徹底否定舊勢力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前幾天參加了一個法會,我看到了幾位老年同修的狀態不是太好,好像病業很重的樣子,我地也有常年處於病業狀態的同修,給救度眾生帶來一定的影響。

法會上,同修也切磋了如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雖然《明慧週刊》也有好多此類切磋文章,但對好多老年同修來說,還是難了一些,因為生活中,救度眾生中,每一關,每一難,每一件事都被舊勢力虎視眈眈的盯著,無孔不入,稍有一點兒不符合法的地方,舊勢力就插手,所以做起來難了一些。

大多都是人的觀念太多,法也沒少學,但法理不是太清,即使法理清,由於人的觀念太多,造成和法脫節,法是法,人是人,一有事思維就跑人那去了。也知道否定舊勢力,但意志不堅,過關時間稍一長點,內心就不穩,怕自己修的不好,怕師父不管,怕這,怕那,思想極其複雜,使過關延長,造成損失,沒有理解師父說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的法理。

就這問題,我想和同修們切磋一下,我修煉過程中是怎樣做的,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同修們慈悲指出,有可取的地方,可以讓有此類問題的同修借鑑一下,儘快提高上來,下面是我修煉過程的一部份:

我是一名東北老年大法弟子,九七年喜得大法,二十年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很平穩的走到了今天,在修煉的路上,也沒有遇到過大關大難的,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你只要真正相信師父,把你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交給大法,然後實實在在的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師父會給你最好的,一切都會在其中,我想就是這麼簡單。

在否定舊勢力方面,師父要求怎麼做就怎麼做,師父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2]我悟到:在我這不應該有舊勢力,也沒有它安排的甚麼這個關那個難的,腦子裏乾脆就別裝它,也別圍著它說事,就聽師父的,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你只管提高心性,就像從來就沒有聽過有舊勢力一樣,根本沒有存在過舊勢力,省得費腦筋。師父講過:「大道至簡至易」[3]。修煉嘛,就會有關有難有考驗,因為需要去人心、去執著才能昇華,怎麼可能一帆風順呢?

有一次,我執著常人電視的節目,內容是解決家庭生活中婚姻出現的矛盾,為當事人出謀劃策。有一期節目是男方有了外遇,女方不願離婚,忍了多年,生活的很辛苦,請調解人幫忙,主持人很武斷的讓女方離婚,而且把對的那一方用犀利的語言敲醒,反正男人的心已不在這裏,留著他也沒用,何苦為難自己呢,主持人就開導想不開的那一方。

在他主持的節目中,幾乎風格都一樣,對事說的乾脆俐落,我很贊成,後來才知道其實是順著我的執著心在說。因為在這方面我修的有漏,原因是我女兒因丈夫有外遇離了婚,觸及了我對女兒的情,認為主持人罵得對,說的也對,越聽越愛聽,每天到點就聽,不聽似乎缺少甚麼,形成了很大的執著,被常人的情帶動的不像個修煉人。

師父看我不悟,就用孩子們的嘴點化我,說:「你修大法的人還聽這個?」我不悟,明知不對,還繼續聽,沒幾天,我的耳朵就突然腫了起來,腫的很厲害,半個臉都腫了,而且還化了膿,聽不見聲音,學法也費勁。

這時我才醒悟,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1]我後悔莫及,這不是在情的帶動下,無端的增加了魔難嗎?!

我向內找,找到了爭鬥心、嫉妒心、對女兒的情,因為女兒的前夫和他的外遇現在過得表面上還比較好,我對他有怨恨心,所以才覺的主持人說的對,罵得也對,就應該離婚,在這些心的驅使下,我完全忘了法,忘了師父的教導,在這一方面我成了常人。我要提高上來,抓緊時間學法,向師父懺悔,我錯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我向師父保證,我一定要把這些心、這些執著修下去,不修掉決不罷休。

因我有漏,被這些心帶動了,求師父給我歸正,不許舊勢力干預,我動了真念,瞬間就覺的一股強烈的涼風透徹耳底,立馬好了。因為師父說了「了卻人心惡自敗」[4],所以師父就幫了我。

前段時間,我滿口牙齒都鬆動了,好像一碰就會掉,吃東西都困難,我轉念一想,常人年齡大了才會掉牙齒,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修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應該向年輕方向轉化才對,我不承認給我做這個安排的舊勢力的存在,瞬間牙齒都穩固了,就像變戲法一樣。

我沒圍著舊勢力轉,腦子裏也沒有舊勢力的存在,我只有師父和法,其它我甚麼都不要,就信師信法,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有師父管我,我的事不許任何其它生命插手,即使我做的不好,師父會點悟,會給機會修好的,除非你不真修,那師父也沒辦法。

難再大也不怕,因為師父說了「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我們修煉來修煉去的,把甚麼執著都放下了,那不連生死都放下了嗎?說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甚麼執著還能執著呢?已經得法了,我連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麼甚麼事情還能執著呢?」[5] 「朝聞道,夕可死」[6]。師父還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你想啊,有這麼了不起的師父為我們做主,還怕誰呢?誰還敢動你呢?除非你不相信。

師父給弟子的都是最好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大法既修性又修命,我們怎麼會有病呢?七﹒二零以前,師父已經把這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給推到位了,師父說過:「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可是舊勢力它把這一切都改變了,製造出這麼一場魔難來,而且是史無前例的邪惡」[7]。舊勢力不幹,硬是強加進來來考驗大法弟子,所以師父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連舊勢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還承認甚麼呢?我們不但沒病,還得知道自己是幹啥的,擺正與人的關係,得相信自己,相信師父,相信法,哪怕生死大關,都不能動搖。

我曾三次被綁架到勞教所,心裏發出一念:我不應該在這裏,如果這裏有我要救的人,我就救,救完我就走。憑著對師父的正信,那樣的關難很快就過去了,堂堂正正的走出勞教所。

師父都給化解了,我一路就是這樣走過來的,還擔任著傳送資料,包括《明慧週刊》等,風雨不誤。師父慈悲打開了我對電腦和打印機的智慧,在我家建了一個小資料點。

真正信師信法,師父真的會給弟子最好的,我真的很幸運,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也有太多的地方修得不好,但我會堅定到底,我一定精進再精進,圓滿隨師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