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迫害存在的原因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進入二零一七年以來,明慧報導全國各地對大法弟子綁架與非法判刑的案例逐漸增加。我們地區還有幾個同修在短時間內以病業的形式被迫害離世。在正法快接近結束的今天,邪惡少之又少的今天,為甚麼突然出現了這種迫害形勢?這裏除了我們對現政權的依賴與對圓滿時間的執著等人心外,我想從另一個角度談一點自己的認識。

我認為我們對迫害只是停留在表面與局部認識,沒有對迫害存在原因或深層原因去在法上認識,換句話說關於迫害存在這方面法理還沒有很好的領悟,致使邪惡沒完沒了的鑽空子。

我看到,同修對病業迫害,這麼多年來幾乎形成了一種模式。同修一出現病業,其他同修就與在病業中的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向內找,最後同修走過來了。我們就認為達到要求與標準了。可是過一段時間邪惡又鑽空子迫害別的同修,我們還是重複這樣的模式否定迫害(當然向內找的執著心不一樣了),這樣沒完沒了的處於魔難中,是不是像師父講的:「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1],才導致這種狀態?

師父有這樣一段講法:「我們現代物理學研究物質的微粒,只研究一個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後再研究它裂變之後的成份。如果有這樣的儀器能夠展開,看它這一個層次中,所有的原子成份或者是分子成份在這一層中整個的體現,要能夠看到這個景象,你就突破了這個空間,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真相了。」[2]從師父的這段講法中,我認識到只有跳出這種剖析「微粒」式的局部否定迫害的表面認識,從深層查找迫害存在的根本原因,在法中歸正,才能真正解體迫害。

舊勢力為甚麼敢迫害大法弟子,師父告訴弟子:「這有兩種情況。一是過去舊勢力覺的大法弟子中出現一種思想,一旦修了大法了就上了保險了甚麼都不怕,也不會死了,也不會得病了,也不會這個也不會那個了,而且都是有福份的。可是呢,這個心一起來就麻煩,舊勢力它們就要幹它們要幹的,不自覺承認了它們的安排它們就會有藉口管你,就會給你造出各種危險。」[3]師父還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3]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認識到迫害存在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修了大法就上了保險了的人心

我自己認為我沒有這樣的心,其實不是沒有,只是隱藏的深,自己都意識不到。自己最近一段時間非常懈怠,三件事都很難保證,我總想擺脫這種狀態,但是總覺得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抑制著自己,無法擺脫,非常苦惱。有時自己還安慰自己:「七二零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了,訴江也沒有落下,三件事以前做的挺好的,只是近一段時間有點懈怠,自己不會有甚麼大問題的!」沒有認識到這種嚴重偏離法的認識已經非常危險了,是對正法修煉沒有根本的理解。修煉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剩下這部份是沒修好的,要繼續修好。覺得自己圓滿已經沒有問題了就放心了,覺得自己保險了!這是人心的認識,根源深處是置眾生於不顧的極端自私的認識。帶著這種認識能真正保險嗎?

二、不自覺的對舊勢力的承認

我們經常說否定舊勢力,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可不是嘴說的,是在法上有深刻的領悟實修才能做到的。有時我們嘴說不承認舊勢力,但是我們的所言所行都是按照它的思維在走,這種情況非常普遍。

一個同修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一天,她突然上不去明慧網了,她就想「這是舊勢力干擾,就不承認你舊勢力!」,她就開始發正念,可是發了很長時間正念後還無法上網。她給電信部門打電話一問才知道是欠費了。

邪黨開十九大搞得風聲鶴唳。一天我到陽台,看到遠處駛來一輛警車在樓後的馬路邊停下來,下來一個警察朝我們小區的後門走來。我立刻把房門關好,緊張的注視著那個警察。結果那個警察在樓下一個門市辦完事就開車走了。

聽起來是笑話,可是這裏反映出一種錯誤的思維方式:出現問題,第一念想到的是舊勢力,想到的是迫害,而不是想到修煉,想到大法,想到救度眾生。很多時候我們都是這樣去思維的。如果出現問題,我們的第一念是舊勢力的迫害,那麼這本身就是對舊勢力的一種承認。在這個前提下的向內找,否定迫害等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都達不到大法的標準。

師父有這樣一段講法:「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4]以前我對師父這段講法一直不理解,現在才有一點領悟。師父給大法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就是修好自己與救度眾生,遇到問題我們第一念想到是修自己,找到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找到與真、善、忍擰勁的地方,在法中歸正。救度相關的眾生。不是第一念想「舊勢力鑽了我甚麼空子?」根本不去考慮甚麼舊勢力,這在無形之中就否定與清除了舊勢力。

遇到問題,我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是純淨的修好自己,救眾生,這樣我們就找正了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就是這樣的生命。

對個人提高的願望超過救度眾生與證實法,無論出現甚麼問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提高,想到的是自己千萬不要錯過這個提高的機會。這種認識是為私為我的,或者說是個人修煉的表現。我們向內找,修自己的目地和基點是為了同化大法,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圓容好師父所要。

三、默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這種默認舊勢力的安排現象也非常普遍,有時明知道按照大法該怎麼做,可就是被人心帶動按照舊勢力的安排走。我們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都是在默認舊勢力的安排。

為甚麼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是因為我們人心太多,實修不夠,最根本原因是我們學法存在問題。沒有把法學到心裏,沒有真正同化法,靠人的意志怎麼能抵擋舊勢力操控的執著心哪?!

有的同修看到自己問題時說:「自己不會向內找,不會修,很著急!」其實就是沒有學好法,沒有得法。

有一個同修講了這樣一個體會。以前她與家人同修總是鬧矛盾,總看對方的不足,不會向內找。後來她開始背法。通過背法,法理的不斷展現,她明白了修煉要找自己,別人在自己面前的表現都是自己要修的。從此家庭環境變好了。

我對此深有體會。記得二零零三年,我從勞教所回到家,被原單位非法開除,來到外地找了一份工作。剛到一個新地方,無法聯繫上同修,自己又不會上明慧網,手裏就一本《轉法輪》與三篇師父的經文。那時,我除了正常的工作外,大量時間就是學法,後來就開始背法。當我克服重重困難把法背下來的時候,大法的法理不斷的展現出來,感到離師父越來越近,一想到師父就淚流滿面。那時,我也不知道如何向內找,可是一遇到問題,大腦中一出現常人的想法,就會有一段對應的講法出現在大腦中,就讓我認清那個常人的認識,我就按照那段法去做。自己就感到提高非常快。那時,只要一坐下來就靜下來,沒有任何雜念,根本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無論自己怎麼努力去感覺就是沒有身體。處理常人的工作和其它一些事都能按照大法法理在常人的這一層理去處理,非常自如,處於一種「如意」的狀態。每天除了心中想著師父,裝著大法,剩下的就是快樂了!

後來,舊勢力多次操控惡人企圖迫害我,都沒有得逞。因為,我從法中知道師父是不承認迫害的,舊勢力也迫害不了大法弟子的。對於當時舊勢力每次安排的對我的迫害的整個思維過程,我一下子就能看到,而不是陷於它的思維中去認識。真就像師父講的:「其實你們知道釋迦牟尼佛也好啊,其他的神佛也好啊,他們連牛馬的思想都知道,更低生命的思想都知道,一切盡知,但是他們不會進入其中,就是甚麼都知道,僅此而已。」[5]那時看到舊勢力就是在自己面前做遊戲,智慧非常有限。不管它怎麼表演,我就是不動心,因為我知道它根本就迫害不了大法弟子。我只是找自己的執著與不符合法的地方,在法中歸正,再發正念清除。所謂的安排在無形中就解體了。這樣的事有過很多次。

我現在認識到,目前在大法弟子中出現的一切問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們學法存在問題。如果法學的好,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在大法中,「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6],能解決不了我們正法修煉中所遇到的問題嗎?

另外,我還發現學法之所以存在問題,是我們對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中為甚麼要求弟子必須學法的意義理解存在問題,沒有真正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沒有真正認識到學法對我們這種前所未有的全新正法修煉意味著甚麼。有些同修對學法的認識陷於一種佛教中讀經書的一種認識,每天讀了就完成任務了。我們可以自己看看自己的學法狀態,是不是我們現在看《轉法輪》與半年或一年前一樣,沒有新的認識,如果是這樣就說明我們這一段時間根本沒有在法上提高,只是停留在做事上,這還不是大問題嗎!

師父講過:「每當看完一遍《轉法輪》,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個問題,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7]我們看完書,甚麼也沒有明白,我們提高了嗎?我現在才理解了師父為甚麼發表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真的是我們在學法上存在大問題了!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與圓容補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