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了夙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山東的一名大法弟子,與大法在一九九三年就接上了緣份,但由於自己悟性差,加上之前在舊的佛道法門中走了太長時間,形成了太多觀念,影響對大法的正確認識,導致我得法的路很曲折,花費了很長時間才逐漸扭轉舊觀念,才真正走入大法之中,所以修的很差。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在點悟我,這珍貴的緣份一直接續了下來,師父的慈悲度化是我最終能走出舊的一切、真正溶入大法之中的依靠,對此我唯有生命中永遠的感恩。

之所以決心寫出這篇文章,是因為幾個原因。

一個是我得法過程中舊勢力舊神的干擾表現非常突出,我想寫出來曝光它們,也希望對得法過程中受到舊勢力干擾的同修們能提供一點參考;二是在我本地以及其它地區,有極少數曾經在大法中學法並在舊勢力迫害中堅持了一段時期的人,後來由於自己的怕心、由於法理不明對師父和大法的誤解、由於對舊勢力干擾認識不清、乃至由於其它各種執著,離開了大法,但是又由於放不下修煉的心而糊塗走入了舊的末法佛道宗教之中,以為是在修煉而自欺,這些人非常可惜,希望這些人如果有機會看到我的經歷能有所醒悟,從新回到大法中來,不要錯失萬年難遇的珍貴機緣;三是因為我本人是經歷曲折、痛苦、迷茫而艱難從舊的末法佛道法門中走出來的,我認識不少依然在已經走入末法的舊的佛道法門中的人,這些人中,確實有一部份人真正想修煉、想得到能真正度人的正法,可是這些人多數都被自身的舊觀念、邪惡的舊勢力以及末法宗教中已經變異的舊神所阻擋,很難得到不受阻礙認識大法的機緣,我覺的這些人很可惜,因此打算以自身得法的曲折經歷與對大法認識的變化過程,向這些有希望得到救度的人講講真相,給這些人一個參考,希望有人能因此與大法接上真正的緣份,有機緣走入大法中,或者至少能在下一步的正法進程中得到一個機會,師父講過還有一些當年佛的弟子、道的弟子今天又進入宗教中,而變異的宗教舊神以不參與為由阻止這部份眾生得法,也講過將來宗教的問題要在最後解決,我想,我自身的經歷就是師父所說舊神阻止干擾宗教中人得法的一個例子。

我出生於一九七零年,初二時初次接觸到佛道氣功修煉的概念,因此萌發了學佛修道追求真理的志願。一九八八年上大學後,接觸到了更多的佛道氣功書籍,因此逐漸深入其中,也見到了一些與佛道修煉有關的非常神奇的人和事,並遇到了一位身兼佛道數門傳承的人,此人身份有點特殊,傳他法門的人反而卻稱呼他為先生、老師,認為他是他們法門中預計中的在末法末劫時期來救世的某某佛、某某佛,此人對我的影響極大,不過對他的很多說法我也存在懷疑,一方面使我更加決心走上佛道修煉之路,一方面此時形成的各種低層認識導致我後來得法時障礙重重。期間此人試圖按照其預言中預訂的時間去登法位,但我當時的直覺是他不會成功,後來果然失敗,證實了我的直覺,我確定了他並不是真正的末法末劫中下世救度眾生的彌勒佛。

多年後師父講出了舊勢力干擾大法的這個法,我才明白那時候已經被舊勢力安排了,而我也明白了那個人只不過是在低層一些法門中所做的低層、局部的安排而已,面對宇宙正法,過去古代的各層次預言早已經失效。

此後我開始獨立思考,一方面對佛道修煉的境界非常景仰,一方面也發現佛道乃至西方各宗教之間存在的巨大差異與矛盾,無論在教理上還是在其預言中,它們各自以自己為唯一神、至高覺者,並預言末法末劫時救世主會以它們的宗教形像出現於它們的宗教中,而且佛與道之間,互相貶低,存在對修性修命的不同認識。我當時產生了一種直覺:宇宙的至高真理只有一個,屬於全宇宙而不獨屬於任何單一宗教,所以救世主也不可能以任何宗教形像出現,真正大覺者救世度人的大法不可能是任何宗教形式,一定是包含了一切佛道法理的精華並超越於佛道神之上的大法,而且必然是性命雙修的法門,可以使人一世修成。本著這個認識,我一直在尋求。

後來大陸氣功逐漸走向了高潮,氣功界也有個傳言,說末法時代真正救度世人的大師將會在氣功界出現,並且拋棄一切宗教形式,以氣功的形式出現並傳播正法,而此前出現的那些氣功大師都只不過是給真正的大師出來做鋪墊的。聽到這個說法後,我通過仔細思考,確認這個傳言極可能是真實的,因為人類歷史上,每一次影響整個人類歷史進程的大覺者出現,都伴隨著特定的特徵。比如,釋迦牟尼出現在印度吠陀正統衰落、九十六種外道蜂起的時代;老子出現在中國道統正統衰落、禮樂崩壞、百家爭鳴的時代;耶穌同樣出現在西方猶太教正統衰落、大量真假先知出現的時代;而今天的中國,正處在傳統的佛道宗教衰落進入末法、人類道德迅速敗壞的時代,同時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出現了氣功這種新的修煉形式,出現了上千種佛道奇門乃至民間傳承等不同的法門不約而同派遣傳人入世傳授氣功的特殊情形,而且與之相應的,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人口達到了十四億,就好像所有人都爭著要跑來當中國人一樣,甚至相應的朝廷也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出現了計劃生育政策以限制蜂擁而至的人口出生高潮。依據這些情況,我初步認定了,很可能確實會有救世主下世,借助傳播氣功的形式傳播大法。

一九九三年,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一個看似很偶然的機會,我在一家新華書店中看到了師父出版的《法輪功》,當時很激動,瞬間就認定了這就是我苦苦尋求的大法,幾乎完美符合我認識中的各種預期,而且封面上師父打坐的形像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似乎之前就見過。現在想來,在浮淺迷茫中能產生對正法特徵的認識,一定離不開師父暗中點化。

我把書請回了家,從此跟師父和大法接上了緣份。此前在那個人失敗後,曾經對我說,他失敗最後唯一得到的信息,就是啟示他要想獲得今生成就,真正機緣要通過我這裏來接上,於是他失敗後就跑來找我了,我當時甚麼都不懂,也沒給他甚麼有價值的建議。在我跟大法的機緣接上後,我就明白了他得到的啟示是指引他來學法得法、走入大法之中,於是我很熱情把大法推薦給了他,希望他也煉法輪功。可惜他還是放不下他那套東西,他跟我說,法輪圖形和法輪功,他尋遍三界,乃至回憶過去世曾經接觸過的所有法門,沒有一點這法門的信息和記憶,這法門是三界內過去從未有過的(他得到的那些法門,認為成佛就是三界範圍的事),他不能確定是不是正法。我聽到他的話以後,反而更確定了師父的大法是真正來自三界外高層空間,並且在歷史上從未傳過(實際是在本次地球和人類歷史上從未傳過),所以他找不到大法的真正來源。他一方面自己不想進入大法中學法得法,可是另一方面他又隱約感受到了大法不同於舊宇宙中任何法門的全新存在,感覺到很可能他的希望就在這裏,所以他就告訴我要我好好學整個法,有甚麼新信息告訴給他。我感受到了他的執著,覺的他整個心態是不正的,因為他只想從大法中得到他想要的,而不想接受大法正法。於是之後我就漸漸疏遠了他,後來他多次派人來拉我希望我回到過去的他們那個舊的法門的小圈子,我沒有回應。儘管他並沒有惡意,但是他的認識和思想決定了他的選擇會與正法失去機緣。後來我聽到師父的有關講法,我明白了他這個心態是比較普遍的舊勢力舊神的常見心態。

一九九五年中國新年後,我在一同修家裏看到了師父的新書《轉法輪》,一看就喜歡上了,當時本地書店還沒有書出售,我就借了她的書回家,捨不得放下,通宵沒睡把書看完了,一點也沒感覺困,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了今生要尋找的至高大法。

但就在此時,舊勢力的干擾也開始爆發出來,主要表現為我在舊的佛道修煉法門中形成的某些固有觀念與師父的講法的矛盾衝突,比如一些修煉中的概念名詞的不同定義不同內涵,比如師父對禪宗和丹道的評價與我所了解的情況的不一致,比如舊宗教中把佛陀視為最高覺者而師父談到了超過如來境界的覺者的存在,比如師父講過去所有的修煉法門都是度人的副元神,等等。這些講法直接觸及到了我執著的舊觀念甚至是信仰,從而有一段時間我很迷茫,產生了疑問甚至懷疑。

我在舊法門中將近十年的經歷及其所形成的各種固執很深的舊觀念,在舊勢力利用的情況下,對我正確的在大法中理解大法造成了很嚴重的干擾。甚至在學法時,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很自然的就按照舊法門中的認識去理解,這樣就無法在法中理解法的本意,這個問題,到老師的經文《佛法名詞》發表後我才逐漸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以後開始注意儘量在法中去認識法,破除舊觀念舊勢力的干擾。

由於舊勢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它們想要的,而不是真正想得法在大法中同化歸正,企圖還要繼續保留它們想要保留的舊的一切,而我在一段較長時期中沒有人能交流解答我的疑問,使我產生了疑心和怕心,從而導致了我長期徘徊在大法門外不能得法溶於法中,即使在煉功場上和別的同修一起煉功,也感覺自己不能溶入場中,而是似乎有一個透明的罩把我隔離在外面。我很著急,但又沒有辦法,只能多看書,希望能從中得到解答,同時也提醒自己一定要心態純正,不能有盜法的心,而要真正做師父的弟子。

就在慢慢學法和轉變觀念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現象,實際是舊勢力的干擾,就是學法時會看似很自然的就不自覺的想起某個舊的法門中相關的內容,而且這些在過去百思不得其解的內容會在這時很輕鬆自然的明白過來其中的內涵,連那些舊法門中當作不傳之秘的所謂天機,在我學法中也漸漸變的毫無秘密可言。這一現象,使我一方面真正認識到了師父所講的「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1]。我更認識到了大法的高深博大,也更堅定了學法的信心。另一方面,也使我很苦惱,我很擔心自己在不二法門問題上出現大的錯誤。我向認識的那些還在舊的走入末法的佛道法門中的人推薦大法,但卻只有極少數人能破除觀念障礙和舊勢力阻擋,最後真正走入大法,這種情況一直到師父發表新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之後,才開始有所好轉。

就在我和我的家人、朋友尚未真正深入到大法之中,獲得比較深入純正的認識之前,因為大法迅速洪傳,學員人數達到一億,引起了邪惡舊勢力以及它們所安排的邪惡共黨魁首的強烈妒嫉與恐懼,舊勢力及邪惡共黨利用其權力和國家暴力機構,發動了人類歷史上最黑暗、最無恥、最暴力、最野蠻、最流氓的對師父和大法以及大法弟子們的瘋狂迫害。在緊張的局勢下,我很清楚、理智的選擇了堅定與正法站在一起,但是隨之而來的邪惡全面無漏的瓦解式的破壞式的所謂「考驗」中,我一度因為仍然存在的一些舊法門的舊觀念,對大法弟子們主動大規模向政府講真相的舉動不是很理解,因為歷史上多次對佛道神的宗教信仰的迫害中,從來沒有教徒這樣大規模、前赴後繼去做,這是大法和大法弟子們的創舉,我一方面非常欽佩,一方面又覺的這樣去做會讓邪惡感受到更大的威脅和恐懼從而使它們更加急迫和野蠻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知道這是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巨大劫難,而師父在劫難中首當其衝承受這巨大的傷害。

這樣的迫害與反迫害,有一段時間使我迷茫,我深切感受到了自己學法太少、修煉太差,面對如此惡劣形勢深感無力,而同時家庭、單位、朋友各方面的不理解和痛恨、嘲笑,以及當時假經文亂傳,使我非常迷茫,我陷入了痛苦的深淵,逐漸迷失,幾乎動搖了修煉正法的信念,我相信師父的大法是正法,卻不明白為甚麼會出現如此瘋狂的迫害。

此後,師父的經文終於發表,我開始逐漸明白甚麼是舊勢力,以及整個正法的洪大安排,也逐漸明白了面對的形勢的根源,從而慢慢也在學法中學會了怎麼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怎麼在法中認識法,逐漸成長為一個大法弟子。

在此,我想對那些還沉迷在已經走入末法而敗壞的各種宗教以及舊宇宙中曾經輝煌過如今已經失去度人作用無法修成正果的各種舊的法門中的人們說,舊法門淪落入末法已經是事實,不以人的宗教感情為轉移,主持其法門的神也已經撒手放棄不再度人,歷史上眾多的佛道修煉者不斷轉世修煉積累各方面的條件,就是為了今生最後一次得到大法的歸正和同化才能夠最終圓滿,舊的佛道神都有其各自的侷限,只能度其各自世界的生命,而今天來在世上的生命,都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種生命了,過去的生命其一生中都被侷限在一個很狹小的空間生存,從來接觸不到他們的神之外的神的存在,而今天的生命,普遍都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佛道神,各種各樣的信仰,其生命的微觀已經不是舊的單純的佛道神的法門所可以度化,而唯有大法能救度一切眾生,能解決一切複雜情況,能善解一切怨緣。

機緣太珍貴而難得,過去人們聽說過「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聞,真師難遇」,但是卻並沒有真正明白其中的深意。人身難得,不是宗教中說的六道輪迴中人身難得,而是地球上傳宇宙正法的今天,人身太難得,宇宙中的生命都搶著想要來在正法時期做人、與正法同在,很多生命因為人身不夠而轉生成了動物;中土難生,並不是說歷史上難得轉生到中土,而是今天大法在中土開傳,只有那些王和主才能轉生到中土來得法;正法難聞,並不是過去的佛道神那些所謂的正法,而是今天師父親自傳正法,這是歷史上的一切生命從來沒有機會聽聞過的;真師難遇,並不是那些小層次中的所謂真師,而是指大法的師父、人類走向新紀元的真正導師,只有在今天才能遇到,只有成為大法弟子才能與師父接上生命真正的緣份。

能生在今天為人、能生在中土、能得聞大法、能與師父和大法結下生命的真緣,這都是無比難得的機緣,千萬年的安排才走到了今天這一步,所以千萬不要一時的迷惑而喪失這寶貴的機緣,正法洪勢已到,很快就將結束,千萬抓緊這極其有限的時間,這是生命得到救度的唯一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