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後果不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九歲了,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如:乳腺病、後腦麻木、頸肩酸痛、蹲起頭暈、眼前發黑、眼冒金星等病,使我身心疲憊,在痛苦中煎熬著;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身心愉悅!

今年二月末,我將五十多袋玉米棒從房東提到房西,並攢到茓子裏,累得通身是汗。第二天清晨起來後,覺的左乳房疼,用手一摸,更疼;心想:可能是昨天累著了,念頭剛一出現,這痛感就像電波一樣幾秒鐘就沖到了右乳房,痛得我不敢喘氣、不敢快走。這時才覺的不對,立刻盤腿發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師父把我身體淨化的沒有病了,你不配來考驗我,徹底清除給我肉身製造病態假相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發了好一陣才算緩解了,可還是不舒服,晨煉都不敢用勁。過後向內找,找出了:自以為是的心、不善的心、怨恨心,自己馬上清除掉。雖然三件事也在做,可是這不正確的狀態還是拖了近一個月才消失。

今年七月中旬,我去女兒家呆了半個月,由於天氣太熱,每晚都得吹風扇,否則無法入睡。十幾天後,我覺的肛門不太舒服,我想不是病是消業,沒在乎、也沒理它。回東北後,天沒有那麼熱了,睡的是火炕,反而這不正確狀態更嚴重了,腫脹、發癢,坐著都不舒服。每天站著的時間多,丈夫有些察覺,我也沒太敢細說,怕給修煉時間短、有不正確狀態就要吃藥的丈夫造成負面影響。

八月三日我站在地上看期刊中的發正念三次糖尿病症狀全無文章,給了我啟發,我這不正確狀態不是消業,是迫害,我一定把它滅掉。於是我對丈夫說:「我要滅掉迫害我的一切邪惡!」當即立定站直,單手立掌發正念,正如同修說的像爆發的火山一樣,強大的正念瞬間噴湧而出:「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誰也不許迫害我,我修的不好、有漏,我有師父在管我,我會在大法中歸正,徹底清除給我製造犯痔瘡病假相的、不讓我用健康身體證實法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其邪惡的生命與因素,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滅 !」發著正念就明顯的感覺痔瘡在收縮、肛門不腫脹了,不癢了,幾秒鐘恢復了正常。

這瞬間的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時也增添了丈夫信師信法的信心。

同樣發生在我身上的兩件事,前者「病魔來」假相來的兇猛又符合犯病的理由,第一念「累著了」,攪在具體事裏不能自拔了。「累著了」就是常人的觀念,不是徹底否定迫害的正念,帶有很大成度的承認,結果就陷入很大成度的病業狀態;陷入其中再去否定就很難徹底,所以本該正念清除轉瞬即逝的病業假相,拖了一個月。而後者,第一念不同,結果不同,發正念能清除,而且立竿見影。

這兩件事的對比,使我對師父的「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1]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理解;同時對「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的法理有了真切的體驗。真是一念之差,天壤之別。

修煉是嚴肅的,自己一定要踏踏實實的學好法,時刻保持正念,修好自己、多救人。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幫助!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