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去年我旁聽過很多次同修被非法庭審的現場,同時聽了很多律師如何運用現行法律證明同修無罪。回家的時候慢慢的開始將自己帶入其中,想著我如果是被非法庭審的同修,我要怎麼說之類的。那一陣狀態很不好,也找不到原因,還暢遊在自己編織的想像中不可自拔。直到有一次學法,突然認識到自己那一念是在承認舊勢力,師父是絕對不會安排同修被非法庭審,被邪惡迫害,所以那個所謂的想像的庭審場景,豈不是就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下想如何否定?!清醒過來後,再向內找,發現自己在很多事情上,其實都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一、在幫助同修時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以前,當我看到哪個同修某個執著太重時,怎麼交流也不聽,就會說:你這樣會被舊勢力鑽空子,你最近注意點。過後還覺得自己佔了上風,爭鬥心顯露無遺。如果不久真的應驗,還會生出點歡喜心,心想:是你當初不聽我的,看,出事了吧!其實在思想上我還是在承認舊勢力迫害的框框中。同修再怎麼表現得執著,修好的那一面已經隔開了,能讓我看到的是他還沒有修好的那部份,哪沒修好就在大法中不斷的同化,昇華上來就行了,為甚麼我要和舊勢力的迫害連在一起?

而且每當周圍有同修被迫害或出現病業時,周圍的同修總是會在一起分析他是否是因為某個執著才這樣的,而不是從法理上認識,如何加強同修的正念。那時我也在其中津津有味的分析著,推波助瀾,現在想想就覺得慚愧。這其中包含著妒嫉心,顯示心。它們控制著我的大腦,讓我不能從根本上幫助同修,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還有的同修很疑惑,為甚麼有些看起來精進的同修出事了,從而對是否要精進實修產生了疑惑。其實這都是站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中思考問題,從而想偏。

二、衝破幻象,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能提前在睡夢中看到第二天發生的事情和聽見一些說話聲,應驗了幾次後心裏就相信了。有幾次我看到了另外空間有警察在敲我家門的情景,醒來後心驚不已。在承認了看到的事情的前提下,我趕緊轉移家中的東西,前兩次也的確應驗了。後來我發現不對,我看到的場景究竟是師父安排的,還是舊勢力安排的?漸漸的我認識到師父是不會安排「敲門行動」的,那我看見的就是舊勢力的安排。那接下來該怎麼否定它?

師父講:「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1]

我首先向內找到讓我思想中承認舊勢力的原因。像敲門行動這件事,就是怕心引起的不能辨別真假,還有歡喜心引起的對小能小術的依賴。找到後,開始發正念清除執著心和空間場裏面的敗壞物質,同時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一坐就是半個小時以上,那個時候感覺渾身涼氣往外散,直到體溫變得正常。

然後就是大量的學法,讓自己沉浸在法中,當觀念全部消散,腦中都是大法的時候,正念就出來了。那時就像跳出這個空間,跳出所謂的安排,一切都不是舊勢力能掌控的,而是我自己一念說了算的感覺。當時師父講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2]打入我的腦中,所有人念早已煙消雲散,後來也就沒出現在夢中看到的情景。

現在當我抓住突然出現在我思維中的念頭時,我都會靜下來去認清這個念頭是否在法上,不在法上當即清除。這樣思想也清靜了,很多行為也歸正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