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法去做 就能感受到師父的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一九九八年我媽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就讓我和她一起讀法、煉功,我只是聽話跟著學煉而已,根本沒有真正走進來。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被打壓後,由於自己聽信了電視的謊言宣傳,以後就一點也不接觸了。後來我結婚生了個女兒,她在小學時經常說頭疼,到醫院也檢查不出來甚麼病,一直就這樣疼著,我媽媽經常讓我女兒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照姥姥說的做了,頭基本不疼了,後來告訴我,我恍然大悟:「啊!原來是真的?!」(法輪大法是真的好啊!)

就這樣我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又從新捧起《轉法輪》開始學習大法,也學會了煉功,但只是自己在家學煉,對自己要求也低,對法理也不清,就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兩年多,後來我媽找同修幫我找到了學法小組,就在我家附近,學法非常方便。我通過集體學法,知道了自己以前學法太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實修自己,根本不是個真正的修煉人。

通過大量的學法,我慢慢的悟到了能沐浴在宇宙大法中,是何等的幸運啊!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能感覺到自己在不斷的提升,對於自己所面臨的一些魔難,心裏比以前更加清亮了,能經常感受到師父的點化,路走的比以前更清楚方向了,知道怎麼樣去實修自己了。在實修中,我越來越覺的法偉大、師父偉大!

在修煉中,我漸漸明白:當我們生活中常用的一些物品出現問題時,也是我們修煉提高的好時機。常人的物品用壞了,往往就會找人修理,我們是修煉人,想問題和處理問題的方法就和常人的不一樣,因為我們知道師父教給我們的高層次的法理。

我在打語音電話時,有時電話會出現一些故障,出現問題時,不能馬上找到同修幫著修理,就不去想找人修的事,就想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做的不好?就回想自己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往往當我找到自己的不足時,電話自己就好了。經歷了很多次這樣的事情:有一次,有位同修的真相電話能正常的撥打,但對方聽不到聲音,有時就聽到電話那邊說一些不好聽的話,甚至懷疑我們是壞人。找到我,讓我修一修。我說:我可不會修啊。但是她就是讓我修,我想我不會修,那我就向內找吧。我腦子裏浮現出使用這部電話的那位同修的樣子,馬上想到:我對她有不好的心,如看不起她的心,不願意和她接觸,不喜歡她的心,這些心不好,都不能要,況且她也是師父的弟子,我怎麼能這樣對待師父的弟子呢?這麼想著想著,我打開手機試試,手機完全正常了,真神奇啊!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都很精進,我很願意和她們一起學法交流,在這個環境中,師父也給我安排修煉提高的機會。我們一起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每人讀兩頁,有時候讀到這兩頁最後的時候可能這段讀不完,我們一般的只讀到下頁第一個句號那就停了,後面的由下一位同修接著讀。可是我前面那位同修非得要把這一整段都讀完,如果這一段很長的話,可能會讀大半頁。這時我心裏就開始不舒服了,心想:你怎麼不知道讓別人多讀點?這個念頭一出,自己就知道是不符合法的,不能這樣想,這不是利益之心嗎?吃這麼點小虧就不願意了?每次這個不好的心翻上來,我都不承認它,克制它,這樣反覆磨了大約四次,才能做到當她多讀很多時,也不動心了。當我的心放下時,這位同修她也不多讀了。我立刻就明白了並不是同修不好,都是自己有不好的心,是師父苦心為我安排的提高機會,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無限的感激啊!

能時時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事事對照法去做,就能經常感受到師父的點化。記得,女兒中考時,那時我上班正忙,抽不開身去送她,我讓她自己打車去,她有點不安,我想實在不行,就讓她舅舅辛苦點去送送,我剛有這個想法,走著走著的時候就差點摔一跤,心想:哦,我又想錯了,不能讓舅舅送,他離我家太遠了,如果說要送的話得起大早。那我就明天早上請一小會兒假,給女兒打個車送去吧。第二天早上,我們照計劃出門去打車,剛走到馬路上,一輛車就在我們面前停下了,傳出了聲音:張老師,你女兒也去考試嗎?我幫你送去吧?(她是我以前教過的學生家長,正要送她兒子去考場)我徵求女兒的意見,她一看是陌生人就不太想上車,我只好回絕了。可是她沒有想走的意思,慢慢的跟在我們後面,我就跟女兒說:可能是師父派來的呢!上去吧。這時女兒沒說甚麼乖乖的上車了。這位家長朋友不但幫著送,還負責把女兒接回來,就這樣中考的三天一直由她幫著接送孩子。我走在上班的路上,一邊走,一邊感動的哭,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啊,我知道肯定是師父在幫我,我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心裏無比的溫暖,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謝,只有更加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

在這不長的修煉過程中,我迷茫過,困惑過,吃過很多苦,也摔過很多跟頭,但是我越來越清楚修煉這條路是甚麼,在路上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著我們,我會堅定的走下去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