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師父一路呵護我走過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我今年八十歲,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大法中風風雨雨磕磕絆絆的走過了二十一年。人身難得、中土難生、大法難遇。我今生有幸得遇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我常常在想,我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多學法、學好法、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一、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提高心性

我面對面講真相已有十多年了,我是半天學法,半天出來講真相。我性格外向,不怕與陌生人說話。初期與世人講真相時,真要走出這一步,還真是甚麼人心都出來了。怕惡人舉報、怕碰上便衣警察、怕世人不聽、愛面子的心、顧慮心、怕心等都出來了。雖然每天也走出來,向世人講真相,但是做的膽膽突突的。專選那些看著面善的人、一些老人、老年婦女、或問我路的人。

記得有一次,我把光碟送給一個看上去六十歲、滿臉笑容的男子,他笑著接過了光盤,突然轉身扔了出去。這一舉動,像一記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臉上。畢竟我也是一個有知識的人,一直受著別人的尊重。現在遇到這個事,心裏真不是個滋味兒。但還是強忍著,笑著告訴他:「你不要就退回來,那可是救人的東西,就這麼扔了,那你可就錯過了一個得救的機緣哪。」那人騎上車子就跑了。那麼深的草,我求師父才找到被丟棄的光碟。這一幕,被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婦女看見了,我正想著要不要給她,她不會也像那人一樣吧?她一直看著我,我一下意識到還是救人重要。我不再顧慮重重,就走到她跟前,告訴她真相。沒想到她一下就明白了真相,接了光盤,還三退了。

這樣的事情,後來我又碰到過一次。一個擺攤賣菜的人,把我給他的真相光盤狠狠的摔在地上,光盤盒也摔壞了。我很生氣心裏想著:這個人真可恨、為你好、讓你能得救,你還不知好歹。真不該給他。這時的爭鬥心、怨恨心、愛面子的心全起來了。這些心一出來,我馬上意識到。帶著這些不好的心,講真相的效果能好嗎?

因為講真相我還三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每次都把家給抄了。我心裏感到很苦,救人太難啊。

學法時,同修們一起交流切磋,談救人的體會。其他同修給世人講真相時,總是面帶微笑,神態自若,每天都能講退十個、八個甚至二十多人的。我為甚麼就修不出慈悲心來?師父告訴我們:「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1]我還是沒有做到先修好自己,我是用常人心在做事。世人都在等著我們去救度,每個和我擦肩而過的人都是有緣人。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要兌現史前誓約的,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

調整好心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論嚴寒酷暑、還是風雨交加,走出去救人、抓緊時間救人。

二、去掉怕 修出慈悲心

看著熙熙攘攘來去匆匆的人群,想著在不久將來的大淘汰中他們的命運將會如何?心中不免感慨,都是迷中人啊。那種憐憫之心油然而生。我努力去嘗試,碰到身邊的有緣人,我不再選擇。

有一次在公交車上,旁邊坐著一個看上去神情嚴肅的男子,心中有些打怵,沉默了一會兒,還是鼔起勇氣,給他講起了大法的真相,他一直默默的聽著,然後看著我手中拿著的真相期刊問道:「是法輪功的東西嗎」?我說:「是」。他說:「拿給我看看吧,是法輪功的東西我才要」。我便把手中的資料給了他,車到站了,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為又一個生命明白真相而高興。

這些年來,甚麼形形色色的人我都碰到過,有不聽的、謾罵的、說三道四的:「這麼大歲數不在家帶孫子,跑出來幹這些事,發甚麼資料,共產黨給你錢,你還反對共產黨。吃飽撐的,沒事幹了……」我都一笑了之。有舉報的,有便衣跟蹤的,每次遇到危險時,我心裏總是想著師父,師父就在我身邊。多次都化險為夷。曾經有八、九次被便衣跟蹤,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在師父的護佑下,最終擺脫便衣的跟蹤,安全離開。有六次被不明真相的人抓住,糾纏著。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加持,並給他們講:「法輪功是救人的,我們都是好人。善惡有報是天理」等。最後擺脫他們的糾纏安全離去。

還有一次,被一個惡人舉報後,來了兩個警察,架住我的兩胳膊就拖走,在廣場中,我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下引來眾人的圍觀,這時,又衝過來幾個警察,把我拖到警車中,送到派出所。我沒有怨恨,只覺的這些生命在無知中造業,未來是很可悲的。我發自內心的真誠和善意,告訴他們大法真相。「我們是在做好人,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無論幹了甚麼,將來都要為你的行為,所幹的一切負責。美好未來的選擇,由自己來決定」。就這樣,派出所的警察前前後後有六、七個人聽我講了法輪功真相。一個警察笑著對我說:你走吧。還有一個警察微笑著站在門口目送我。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回到了家。

我不因為有這些魔難,就放棄師父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師父講:「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2]因為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只有宇宙大法才會讓我們修出這種慈悲心。

每次的講真相過程中,對我的心靈都是一次次的撞擊和考驗。「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3]我感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

三、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

有一次,一個紅綠燈十字路口,一個人徑直朝我走來問路,周圍站著很多人,她卻只找我問,我想這不是偶然的,是師父把她送到我身邊來聽大法真相的。我把她拉到一邊,我給她講了很多,綠燈亮了,她也不急著走了,滿臉笑容點著頭聽著,我講完了,她也聽明白了並做了三退,路也不問了,滿意的走了。

還有一次,我們五、六個人站在路邊,街邊一個房間裏有一個人朝我招手,我心想,我也不認識你,她還是一個勁兒的招手。旁邊的人說:快過去,是在招呼您呢。我走過去問道:你找我嗎,她說:是的,然後遞過來一把鑰匙說:請您把房門上的鎖給打開。原來她被反鎖在門裏了。打開後,她對我像老熟人一樣。我看機會又來了,馬上給她講起了真相,她滿心歡喜的聽完了我講的大法真相,並作了三退。我準備走了,她拉著我的手一個勁兒的說謝謝!

也有一些比較頑固的,不屑一顧,自視其傲的說:「我們現在過得很好,我們戰天鬥地,我們創造了一切。」我就告訴他:「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人是戰不了天的、也是鬥不了地的。人不能太狂妄了,人應該順應天意。做成了一件事還要謝天謝地。」一般這種情況他們便點頭稱是,再講真相也聽得進去了。最後他們會笑著表示認同,並做了三退。

對於受無神論毒害的那些人,你告訴他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他們作出的反應基本上都是:「我不聽,我不信」。這時我會用另外一種方式說:「那我就說一點別的吧,有聽說過或看過西安的舍利佛塔嗎?那可是釋迦牟尼的指骨舍利。還有九華山修行的高僧圓寂時,放入缸中,千年肉身不腐。韶關南華寺的禪宗六祖慧能也是千年肉身不腐。常人死後不做任何防腐處理,在常溫的情況下,幾天就腐臭了。不修行的常人火化時,為甚麼沒有舍利子?」這時他們無神論的思想開始瓦解,我再進一步的說:「法輪功是修佛家大法的,大法弟子告訴你們的都是真相。誰信誰得福報、誰三退誰保平安。」每當這時聽到的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所轉變,也能接受法輪功真相,並做了三退。

有一次,在公交車上,我給一個玩手機的小伙子講真相,然後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他非常認同的點了點頭。接著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他突然一下像是被觸動了甚麼似的,臉色也變了,對我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我是警察。」我的心「咚」的跳了一下,我一下意識到:我是在救他,我幹嘛要怕他,我平靜的說:「警察也是需要保命的。生命是最珍貴的。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早退早平安。」他不再說甚麼,把頭埋了下去,我說;「你可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啊。」車到站了,他說:「謝謝您告訴我這些。」

有很多次看似偶然的一些人來到我身邊聽大法真相,其實都是師父看我有一顆救人的心,就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四、明白真相的眾生也為我祝福

這麼多年,我所講真相的人中,有幹部、軍人、教授、工人、農民、知識份子、學生,警察。他們明白真相後,都對我報以微笑,連聲說:「謝謝!」有的會說:「注意安全啊!」有雙手抱拳的,有作揖的。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向我表達感謝和敬意,這時,我的心裏總會感到暖暖的。

我給兩個五、六十歲的女士講大法真相,她們聽得很認真,講完了,她們聽明白了,爽快的做了三退,臉上一直洋溢著微笑。就這麼一直衝著我微笑,好像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刻,現在等到了。她們離開時大聲的對我說:「祝您老人家健康長壽!」另一個緊接著大聲說:「祝您老人家生命無疆!」我也祝福她們:「祝你們健康、平安、幸福!」周圍的人都回過頭來,注視著我們祥和的那一幕。

最後用師父的一段講法,我們一起共勉:「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