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外考驗 忍苦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近一兩年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被困在凡人俗事的包圍圈中,自己猶如身處夢魘之中難以自拔。舊勢力抓住把柄,讓我經受了來自大法弟子外部和內部的考驗。師父慈悲的保護著我,不斷的點悟我,鼓勵我「恒心舉足萬斤腿」[1]。

(一)危難之時,慈悲救人

臘月的一天,同修委託我辦事,期間,我被警察非法抓捕。我心中一邊向內找,一邊發正念。在非法抓捕我的時候,我去衛生間時,一位穿著灰色羽絨服的女士跟進來了,她自稱是「街道辦事處」的。一見面我倆都覺的對方非常面熟,我們像姐妹一樣稱呼,聊的親切自然,她告訴我姓甚麼、老家在哪裏。我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勸她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她都痛快的接受了。

當時,十幾個便衣警察守在外邊,我完全沒有感到自己正處於危難中,一心只想讓她得救。在派出所,我聽見警察叫她「大隊長」,原來那位女士是市國保大隊的副大隊長。她能夠三退,明白真相,我感到很欣慰。

師父的話「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2],我銘刻在心裏。多年來,面對警察和有關人員對我一次次的迫害,無論是開除公職,強行辦「轉化班」;還是非法拘留和審訊,我自始至終對他們沒有一絲的怨恨,反而擔心他們不覺醒,繼續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現如今,人們看到,為江澤民賣命迫害法輪功的許多官員們都以「貪腐」的名義遭惡報。慈悲的心使我真的不願看到他們為中共和江澤民集團陪葬。

(二)吸毒女孩明真相,不用吃藥了

在看守所,查體不合格,拒收,派出所的警察硬將我送進去了。我一進看守所的號內,看到一張大通鋪,室內有十四個人,不知為甚麼,我一見她們心頭一陣酸痛,她們好像都曾經是我的親人似的。同室的犯人一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頓時是一片歡笑,大家都伸出雙手鼓掌,真象歡迎親人似的,號長拉著我的手流淚了,說我很像她的媽媽,也許我和她們生生世世真的有緣份哪。

我想今天不管來到哪裏,都是我講真相救人的地方,都要完成我的使命。我利用晚上她們看電視的時間,分別找她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我告訴她們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指導自己的生活與工作,是佛法修煉,通過五套功法的修煉,強身健體。讓她們知道法輪功中的一些法理,告訴她們疾病與道德有直接的關係,道德提高能夠改善人的健康。她們幾乎人人都聽到大法真相了,有的還做了三退。

一位吸毒販毒的女孩很有緣,小名叫「爽爽」,剛見她時,頭髮蓋著半邊臉,臉色慘白,兩眼半睜半閉,一天到晚昏昏沉沉,性情暴躁,不願幹粘布花的活兒。大家都得幫爽爽完成任務,所以別人總和她吵架。她嘴上常說的話是「殺死這個,殺死那個」,她已經連續換了幾個號了。警察每天送藥給爽爽,她對我講:「我是做買賣的,本來家裏很富裕,因為吸毒揮霍了幾百萬,丈夫離婚走了。我就冒險買賣毒品,我媽沒法子,把我直接送到拘留所來了。」她說現在越吃藥越沒精神,覺的活得沒啥意思。我給她幾次講法輪功真相,勸她要替父母著想,要做個好人。我告訴她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對身體好,比打針吃藥都管用。爽爽還痛快的退出團隊。

一天,爽爽高興的說:「阿姨,我一天從早到晚都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管用,我覺的心裏可舒服啦。」我誇獎她人聰明,悟性好,告訴她只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師父就會幫的。幾天後,爽爽很少吃藥了。她紮起馬尾辮子可精神了,眼睛明亮,人也變的漂亮了,和大家有說有笑一起幹活了。大家看到她的變化都很高興。到了第七天,她已經不用吃藥了。

(三)誠信「真善忍好!」,免牢獄之災

一位等著判刑的女犯人叫「小倩」,她恬靜大方,研究生畢業,家庭背景很好,曾經當過老師和幼兒園的院長。我幾次給小倩講真相,勸三退。小倩接受的很好,對法輪功有很好的認識,很相信真、善、忍是做人的標準。小倩說:「原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啊,我就非常讚美真善忍,做人就應該那樣。」

小倩知道了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殘酷的打壓,天安門自焚偽案,還有活體摘取法輪功弟子器官的迫害後,她非常氣憤。小倩說:「善惡有報,這些惡人早晚會得到報應。」

一天晚上,小倩拉著我的手,她很擔心的悄悄的說:「我看阿姨和那些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您快出去吧,這裏就是地獄,絕不是人呆的地方,太遭罪了。您知道嗎?大法弟子只要說『不煉了』,就能出去,說『還煉』,就都判刑了。您看剛走不久的阿姨,就因為堅持說『還煉』,就判刑送女子監獄了。」我說:「我們是大法弟子,絕不能背叛師父,背叛大法。不會說,也不能說『不煉』的話。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出去的。」

我告訴她:「咱們有緣在此相會,我就是來告訴你們法輪功真相的,讓你們遠離邪惡,退出黨團隊,你們就都能得到上天的護佑了。」我微笑著說:「吃苦遭罪,對我們修煉人來說都是好事。等你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我就離開了,我就是為你們而來的。」小倩含著眼淚一個勁兒的點頭說:「謝謝!謝謝!謝謝!」

在談話中,小倩對自己犯下的過錯,也表示很後悔。她低下頭難過的說:「我進來三個月了,法官說根據刑法,我可能要坐一至二年的牢,不知道判決書甚麼時候下來?」我安慰她說:「小倩,神看人心,你知道悔改了。從內心改過自新,會得到上天的原諒和護佑的」。小倩點點頭笑了,她十分真誠的對我說:「阿姨,您說的話,我一定記在心裏。我今後一定接受教訓,安分守己,按照真善忍好好做人。」

就在小倩聽到真相後的第三天,突然接到判決書,雖然判刑一年,卻是監外執行,第二天她就可以回家了。小倩拉著我的手高興的哭了,大家都替她能免除牢獄之災獲得自由而感到高興。

在這樣特殊的環境下,她們(包括兩個殺人犯,無期徒刑)也能聽到大法的福音,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三退保生命的平安。這些人明白真相後,在大法中都受益了,得福報了。冬天,號裏的熱水器以前從未開放,一天突然有熱水了,她們都開心的洗了熱水澡。

(四)神跡呈現 七天回家

我在看守所的第二天,警察給我戴上手銬查體,說我血壓很高,讓我吃藥,我拒絕,女警察笑著說:「這回讓著你啦。」她告訴我:「這裏不是拘留所,在看守所裏至少要待三十七天。然後……」她讓我做好思想準備。我心想:「我只待七天,救完人我就走!」

我幾乎是天天晝夜不能睡眠,常常感到迷糊。首先我多背法,多發正念。我後悔背過的法太少了。我不斷的發正念,向內找,查找被迫害的原因,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近一年多,我由於放鬆了修煉的要求,放大了對名利情的執著。在家庭中和同修之間,我突出的執著心是做事的心、爭鬥心、顯示心、安逸心,還不注意安全,於是我決定就從現在這一刻開始,事事處處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我深信師父就在我身邊,心裏想的是:我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了,有師父安排我的一切。師父不斷的點悟我,保護著我。一天晚上,我雙手抓住緊鎖的鐵門,望著走廊上密封的鋼絲窗,我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又讓您操心了。我已經給她們講了法輪大法真相,也勸三退了,我該離開了。外邊還有許多人等著我講真相,要得救哪,請您幫助我離開這裏吧。」我又像小孩子一樣求師父說「師父啊,到第七天,我能離開的話,請您將對面的鐵窗打開告訴我吧!」

我定睛的望著對面密封的鋼絲窗,瞬間,一道透明的藍光射向對面,鋼絲窗像兩扇大門向兩邊敞開,對面是一條寬闊的大道一直伸向遠方,藍色的光芒照亮了天空和大道。當時,我感到周圍能量場很強,我好像置身在另外空間,沉浸在靜謐和祥和裏,忘記了周圍的一切。我對師父感恩的心油然而生,我雙手合十,熱淚直流。

第七天,我叮囑全號裏的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大家都聽到了,她們都答應和點頭了。當天我就離開看守所,真的回家了。

( 五)走出困擾 形成整體

出拘留所第二天,我夢到:一個俊秀的中年女子,微笑著將我帶進一間房子,裏面還有幾個女人,人人都監督著我,好像誰也不准離開此地。我問:「你們是搞傳銷的嗎?」沒有人回答,那些人的神態真是令人難以捉摸。我想:我剛逃離虎穴,怎麼又掉進狼窩?心中甚是淒涼。我趁其不備,從高台上縱身跳下,下面是山溝。然後我順著山坡,踩著碎石塊往山坡上跑去。我一下子醒來,夢境清清楚楚。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正念正行,絕不能再遭到邪惡的迫害了。

首先肯定同修在我遭難時,敢冒風險給予極大的幫助,我真是心存感激。接下來的事真令我匪夷所思。我身邊不管是老同修,還是新同修,好似扮演了夢中的不同的角色。那時的我真的被舊勢力演化的假戲所矇騙了。(徵得同修意見,同意寫出來。)

那時,我剛從看守所出來,我內心十分渴望多學法,儘快從法上提高,希望能得到同修的鼓勵。前後有一個月,不斷的有同修要和我見面,搞得我經常都無法靜心學法煉功。每次和她們見面後,攪得我心裏亂七八糟,心裏苦不堪言。由於大家對法理認識的不足,使我和同修都承受了不該承受的痛苦,耽誤了很多事。首先,大家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有的同修認為遭迫害的同修,是有大漏;層次掉下去了,得從頭修。甚至懷疑遭迫害的同修有「破壞大法」的舉動,所以遭到迫害是必然的,等於認同舊勢力安排的魔難是應該的。本來我對同修心存感激,逐漸的卻產生了怨氣。無形之中我和身邊幾個同修有了間隔。如夢中之戲,我感到背後有一隻無形的大網罩著我和身邊幾個同修,舊勢力的魔爪將我和同修控制住了。

師父講過:「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3]

師父的話驚醒了我,因此,我認識到不僅不允許舊勢力利用同修給我製造新的魔難,我還要徹底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考驗,一定走正自己的路。接下來,我不再與身邊的同修經常見面了。 我每天三件事照做,靜心學法,背法,要求自己真正認識法,同化法。隨著對法輪大法法理的不斷領悟,遇事向內找,去掉了許多執著心,對同修的怨氣變成了感恩的心。現在,我身邊的同修有需要配合救人的事,我仍然會積極配合,盡力去做好。

後來,我和同修交流都能認識到:大法弟子必須形成整體,珍惜救度世人的時間,不要背後議論同修的好與壞,首先修好自己,把心思都用到三件事上。即使我們修煉中有漏,我們是在做好三件事中歸正,決不能承認邪惡強加的魔難,必須全盤徹底否定。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敬請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登泰山〉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為何拒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