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病」瞬間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父母住在鄉下,都是七十多歲的人了。方圓五個村只有母親一人修大法,平時沒有同修交流,甚至《明慧週刊》都很少能及時看到。但是,母親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一次一次的闖過生死關。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下午四點多鐘,母親看天氣不好,要下雪了,就到後院去劃拉柴禾。她剛劃拉幾下,就感覺頭暈,迷糊。她抓著一根棍子想支撐著自己,卻順勢倒了下去。她馬上喊:「師父,快救救我!師父,快救救我……」連喊了三遍。然後,自己慢慢爬到屋裏,又爬到炕上就暈過去了。這時正好父親從外面回來,馬上叫來村醫生。村醫生一量血壓已到頭了,醫生說爆表了,高壓得有三百。說趕快打「120」叫救護車。

妹妹從縣城給我打電話說了母親的情況。我當時正好在省城辦事。聽後我堅定一念:「母親不會有事,因為每次過關她的念都很正。」同時也立掌發正念:徹底清除迫害母親的所有邪惡因素、黑手爛鬼,決不允許他們迫害母親,也不允許在這時干擾我(因我當時有事離不開),並求師父救我的母親。

一小時後,我打電話詢問情況,知道「120」還沒到,但母親情況基本穩定,只是仍處於昏迷狀態。我接著求師父、發正念。又過一小時「120」才到。前後三個小時母親才被送到縣醫院就診。診斷為腦出血,但量很少,決定採取保守治療。十天後母親出院。臨走大夫說:回家好好鍛煉,別拴住。

待我回家一看,母親的精神狀態很不好,就像幾天沒睡覺那樣強打精神,眼睛都不願意睜開,老是閉著,臉通紅伴著青紫。

經歷這次病業母親有些心態不穩了,說胳膊腿也不靈活了、眼睛也花了、腦子也不好使了,還說我不煉了,這麼大歲數了,死就死唄,打從醫院回來沒看書,也沒煉功,說特別是父親對她干擾很大。

我一聽,不對呀!就先找自己,找到我把常人的事看的太重了,偏離了法,這也使得母親從法理上悟不上去。我先歸正自己,然後再和母親交流。我說:您給誰煉呢?您不是給師父煉,也不是給我煉,您是給自己煉,給您的眾生煉!那麼多的人等著您救呢!您修好了他們都有救了,師父為咱們承受的比咱們自己承受的更多啊!

隨著交流,母親就在變化,母親的眼睛一直瞅著我,沒再閉目養神,臉上的紅色一點一點的褪去,紫色一點點的褪去,二十分鐘後,母親的臉色恢復正常,精神狀態也恢復如初,整個就像換了一個人。

這時父親進來了,我們停止了交流。母親轉過身請出《轉法輪》學法去了。

我一看,啊呀!大法太神奇了,以前都是從《明慧週刊》上看見或聽同修說自己的經歷:正念一出,關立即就過去,是師父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這次親眼見到母親瞬間的變化,我很激動 ……

村裏人正在傳說著:「誰誰夠嗆,腦出血、血壓計都爆了……」醫院大夫的囑咐,親朋好友的擔心,現在全都過時了。凡是見到母親都對她說:「你要不煉法輪功,恐怕真夠嗆了!」

從母親的變化想到師父為我們的付出,我們還有何理由懈怠!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多救人,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