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魔難中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今天讀了813期《明慧週刊》同修的交流文章,在《魔難中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深有感觸,也想把自己在二零一五年所經歷的一次病業魔難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如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幾年前,有位同修大姐找到我讓我出來參與協調一些事,參與協調工作後,我漸漸的就把做事當成了修煉。遇事首先看別人的不對,不向內找,向內找的時候也是表面,而不是發自內心的向內找;並且非常堅持自我,總覺的自己悟的對。由於這些長期不在法上的狀態,讓舊勢力抓住了迫害的藉口。

慢慢的我身體就出現了不正常的狀態:腿和腳開始浮腫,渾身無力。這時,同修大姐找到我,和我在法上交流,告訴我這是舊勢力的迫害,聽師父的話,全盤否定同時向內找。我根本聽不進去,並且還用師父的法為自己開脫,認為這是好事我不怕它,不理它,並沒有真正靜下心向內去找。表面上還在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但心裏執著一大堆:爭鬥心、顯示心、面子心、不讓人說的心、貪吃的心、安逸心、指責心、看不上別人的心,而且長期不煉動功,背後議論同修等等。

結果在二零一五年大年三十,肚子開始浮腫,僅三天的時間,我就像懷孕五、六個月的孕婦,走路很困難,上樓大喘氣。我丈夫和兒子很擔心,要帶我去醫院檢查,我說堅決不上醫院,我沒有病,會好的。雖然表面這麼說,但心裏帶著強大的爭鬥心,結果不但沒好,反而身體更糟。到了三月中旬我已經出不了門了,像臨產的孕婦。

丈夫嚇壞了,把我妹妹、弟弟、兒子都召集來了,強行把我送進醫院。一檢查血色素只有2克多(g/dL)(正常人是11-15克),醫院告訴家人我隨時都會休克,很危險。但我的血壓正常,不頭昏,不發燒。我一點也不害怕,堅信師父講的法:「身體上不舒服的原因哪,我告訴大家不是病,但是它表現出來是和病一樣。」[1]可是我的病業假相卻給證實法和救度眾生造成了很負面的影響,丈夫不停的埋怨我,不早點去醫院,對大法和幫助我的同修越來越抵觸。

出院後,丈夫逼著我吃藥,並且告訴我說:「醫生說不吃藥不出三個月再腹水,再住院。」我的擔心和怕心都出來了,害怕再腹水,害怕丈夫埋怨我,天天度日如年。很多同修也來看我,和我從法上交流,學法,幫我發正念,使我從法上真正明白了,認清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堅信師父堅信法,全盤否定,加強學法,發正念。

通過學法和看同修交流文章,我明白了那個害怕的不是我,我就背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2]「可是因為宇宙在正法,我是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是可以徹底把操縱與利用邪惡生命的神與邪惡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層次,不管誰打的、誰操縱的、誰利用的、誰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裏毀掉。」[3]

可是「再腹水」這個壞念頭經常往外冒,而且很強烈,排不掉,壓不住,那種痛苦無法表達。我就雙手合十高喊:「師父救我!那不是我,我不要它。」瞬間腦子裏閃出一句話:「我的身體是來證實大法的,救度眾生的,不是給邪惡迫害的,滅盡這些邪惡!」我感覺身體上厚厚的一層物質去掉了,身心輕鬆。我放聲大哭,發自內心對師父說:「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幫我把這個壞物質拿掉了。」

現在我的身體是越來越好,把這個壞事變成了真正的好事,遇事用法來衡量,做事想別人,嚴格要求自己,逐漸的把一些不好的人心觀念去掉了,但是還有一些隱藏很深不易察覺的心。

通過我的前後變化,家人、丈夫,對大法都能正面認識了,也很支持我學法,有時還幫我保護大法書,抵制警察回訪騷擾。

在證實法的最後時刻,不管在甚麼樣的魔難中都不能動搖對師父的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和救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