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我學會了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走進大法

我九七年下半年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幾天,就做了個夢,到現在修煉二十年了,這個夢境還清清楚楚印在我的記憶中:像是在一所很大的學校前,門口有兩個人守門,其中一個人問我:你是來修煉大法的嗎?我雙手捧著《轉法輪》,高興的說:啊,我就是來修煉大法的!那人沒說甚麼,我直直的就走進去了。醒了,我還在喜悅。

修煉前,我身體很差,多種疾病,關節炎、眩暈症、眼脹、常失眠、特別是支氣管炎、哮喘,多年搞的我痛苦不堪。醫生說:兩種病最難整(治好)──外怕摳(撓癢),內怕齁(哮喘)。我到處求醫,無濟於事,家裏人為我憂心,親朋為我牽掛。

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一個星期,我全身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當時我們的煉功點有四十多人,每天晚上七點到九點,學一個小時的法,煉一個小時的靜功,第二天早上六點到七點煉一個小時的動功。那時心裏別提多高興,覺的太幸福了:無病一身輕,家裏的活,生意上的事,地裏的農活,樣樣都幹,不覺的累。家裏人都為我高興,親朋為我祝賀,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為此我的家人和親朋有幾人都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邪惡迫害大法 絲毫沒有動搖我堅修大法的心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中國國內)到處抓大法弟子、抄家搶大法書,邪惡迫害我,也迫害我家人,恐怖的像天都要塌了一樣。丈夫害怕了,怕影響孩子的工作,怕影響孫子讀書,經常在家發脾氣,看我還在學法煉功,就打我、罵我,但我就是不動心,我就是一修到底!

那時我做服裝生意,沒顧客時,我就抓緊學法。我沒上過幾年學,書中很多字不認識,學法比較困難。不認識的字,我就問別人,我下決心一定要把不認識的字都學會,師父看我那顆修煉堅定的心,就幫我,我學了幾個通宵,《轉法輪》書上所有的字我都能認識了。

可那時我只注重把字能認熟,沒有重視修心性,師父給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關,我沒有提高上去,錯過了很多機會。我覺的對不起偉大的師父。丈夫無緣無故打、罵我,我覺的他總是欺負我,是他不對,心裏氣得夠嗆,沒有向內找,不會修自己。有一次,他說我把大法條幅放到家裏,寫條幅字的油漆把他臭著了,他打我,我也打他,我沒打著他,他把我的手臂打青了,好幾天才消下去。

修自己 丈夫變好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反覆給我們講了向內找的法理,《明慧週刊》上同修怎樣在修煉中向內找,對我啟悟很大,也和身邊的同修交流了向內找自己,境界提高很快的情況。

丈夫不愛做家務,我以前愛抱怨,現在我只看丈夫的閃光點:比如警察或社區人員來騷擾我,他每次都是站在大法一邊,說法輪功好,說我那麼嚴重的病,煉大法煉好了,說我們修法輪功的人善良。有一次半夜十二點,三個警察到我家來意圖綁架我,被丈夫的正氣喝止,趕跑了。有時他還幫我做點證實大法的事,同修到我家來,他從來不發脾氣,總是笑瞇瞇的向我的同修打招呼。

在師父法理的指導下,我轉變了觀念,處處為他著想:他不願做家務,我就心平氣和去做;把他換下來的衣服洗乾淨,收拾好;他喜歡吃水果,我每天出去講真相,順便給他買回家;他喜歡穿的衣服,我也買給他。

我心的容量大了,一切為別人著想,他也再不打罵我了,有時他在外面玩,碰到有人說法輪功的事情,他總是站在大法一邊給別人講法輪功如何好。

向內找牙不痛了

既然學會了向內找,修自己,我就時時處處向內找,有一次,我和全家人到餐館裏吃飯,有一道菜特別好吃,我想我回家也要照著做,結果招來了牙痛。痛的我眼淚直流,口水也包不住了,我就找原因,為甚麼會這樣?自己想回家做好吃的菜,這是個執著心,是貪吃的心。師父講:「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1],修這麼多年,我還在執著好吃的,我心裏給師父承認錯誤,又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迫害。找準了,從牙痛到牙痛消失,不到一個小時,就好了。

心不善 遭丈夫的訓斥

不久前一天,丈夫在一個車站的站牌旁撿到一個錢包,裏面有四百元現金,還有六張銀行卡、有一張身份證和一些票據、鑰匙等,他想人家煉法輪功的人撿到再多的錢都不要,我也不要這錢。他拿起錢包回到小區,跟那些熟人說:別人丟了錢很著急,我要交到派出所去,我家老娘子(妻子)經常說做甚麼事都要為別人著想,多做善事必有善報,我也要做一個好人!那些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說:你們老娘子(妻子)真好啊!於是丈夫把錢包交到了派出所,也沒登記就走了。

丈夫晚上回家,給我說起這事。我說,你應該請他們登記,現在的警察道德水平低,他們如果把錢貪了,那丟包的人好著急啊。他想也是啊,過了一天,他到派出所查問,值班的是個女警察,女警察態度很不耐煩,丈夫就訓了那個女警察:你在這裏是幹甚麼的?你們的工作是甚麼?!你不給我查,我問你,你們那牆上還寫著「為人民服務」,你在為哪個服務?!

這時一個男警察過來了,聽他在質問那個女的,就說:「喔,我給你記著了,失主已經把錢領走了。」丈夫說:「那你把失主的電話給我一個,我去問問他。」警察就給了他失主的電話號碼,丈夫認真的致電失主詢問,失主果然收到了遺失的錢包。

丈夫回家,又給我講了去派出所的過程,我聽他把女警察質問了一通,真開心。我平時見著警察就有點討厭,他們綁架了我幾次,心裏氣恨他們。第二天上午,不知甚麼事惹著丈夫了,他把我罵了一頓,怎麼這樣呢?找來找去也沒找著,師父點化我,讓我想起了昨天的事,恨警察──我沒善心,想到這場迫害中,警察更是受害者,他們可憐啊,他們不知法輪功真相,又沒得法,迫害大法弟子,他們的未來怎麼辦啊!我應該同情他們才好。很快丈夫對我又很好了。向內找真是個法寶啊!

每天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勸三退(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如果狀態不好,世人不接受,不退出黨團隊組織,或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出言不遜,我都向內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是否學法沒跟上?是否沒善心?是否語氣、表情不善?等等,真神奇,狀態馬上就變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