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計就計」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晚,我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夢:地上上下擺放著兩件上衣,展開放著,很乾淨,肅穆。但感覺到是很古很古時候的青衣,我很害怕,因為就像古代人死後裝老的衣服。我不理解,很奇怪,總覺的有甚麼事要出現,突然一個平和的聲音傳過來:很久很久就安排了這件事。

二月二號,我和妻子(九七年曾煉功,後來不煉了)到市第一醫院拿給妻子檢查的結果,醫院工作人員說:級別有點高!我說究竟是甚麼意思?回答說是高級別的膀胱腫瘤,就是膀胱癌。當時真如晴天霹靂,怎麼也不相信她會得這種病,平時身體棒棒的,在單位風風火火,做事又快又好,在家裏家務全是她一個人承擔,是公認的能人。我有時做證實大法的事,很少管家務。都是她把家安排的有條有理,這一下家全亂套了,真是天都塌下來了。

我們經過考慮到省醫院去動手術,當時在學生群上發了一個消息(我是教師),看看到甚麼醫院好。二月三號下午,我們到了協和醫院並住進了醫院,四號上午動手術,五號輸液一天,六號天黑時回到家,雖然中間有許多麻煩事,但程序很順利,別人好像等著我們,沒有預約卻一切非常順利(在大醫院不事先預約是不可能有床位的)。二月七日是大年除夕,可我不會做年飯,餐館訂年飯的已滿員,我和孩子們只能自己做(平時都是妻子做)。我都不會做,總算七拼八湊應付過去了。

手術後要灌注,可那藥對人的刺激特別嚴重,每次總是三~五分鐘要解小手,一次比一次疼,有時一分鐘解一次,(打電話問醫生,醫生說別人好像沒這麼嚴重,實在不行就來住院吧)並且要人扶著,我的大腿每次都被她掐的生疼,整天整天都是這樣,如果不解小手,就會像有無數的小蟲子在向外爬,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難受極了。

禍不單行,我們一歲多的孫女又被開水燙傷了,家裏亂糟糟的,每個人都緊張到了極點,生怕再出甚麼事。我問妻子:孫女燙傷那麼嚴重,疼的那麼厲害,你怎麼問都不問一聲?她萎縮的坐在床頭,頭很低,很微弱的聲音說:「我自己都不知道會怎樣,我能管誰?」真是「生在苦難中 掙扎以求生」[1],她人瘦了,精神狀態差到了極點。

我叫她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幫她發正念。有時好一點,但作用不大。我想,誰也救不了她,天下只有師父能救她,我很嚴肅的對她說:你修煉大法吧,只有師父才能救你。她眼睛一亮,沉思了起來。下午,兒子來到床前,對她說:媽媽,你還是像爸爸那樣,修煉法輪功吧,我認為只有師父才真的能救你(兒子明白真相,每次都稱李老師為師父)!晚上兒媳婦也說:媽媽,你煉吧!女兒也勸她媽媽修煉。這時妻子咬咬牙說:我不煉就不煉,要煉就一修到底。她下床給師父法像合十:師父,我要修煉了,一定堅修大法到底,隨師父回家!

第一次煉功就三十分鐘解一次小手,以前都是一~五分鐘解一次的。這真是奇蹟啊!我們高興的上二樓告訴兒女們,他們可都不相信,說:是真的是假的?妻子說:當然是真的,並且全身非常輕鬆!(其實她能上二樓也是奇蹟,我們當時沒想到),我們都由衷的感謝大法師父。談話中,突然女兒拿著手機大叫:媽媽,你上二樓有一個鐘頭了,你有一個鐘頭都沒解手了。

我們地區的同修經常來看她,鼓勵她,給她請了一整套大法書,幫她發正念,和她切磋,她的大姐來照顧她,開始看到病情,偷偷躲著哭,看到她修大法後的奇蹟,也走入了修煉。親戚原來都看望過她,我們接他們來玩了一天,表示答謝,妻子用自己修大法的體會,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一一給他們做了三退,有的親戚年紀大,記不住,叫我們給他們每人寫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紙條,好天天念。街坊也在議論:法輪功真的好,我們街坊有個老師煉法輪功把癌症病都煉好了,看來法輪功真的好。

兩件古代青色衣服,剛開始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現在我的理解是舊勢力一件讓妻子穿,把她拉下水,甚至威脅她的生命,感謝師尊將計就計讓她走回了大法修煉,走向了生命最美好的回歸之路。我根本沒有叫家人勸妻子修煉,而他們同時想到勸她修煉,在中國大陸這要多大的勇氣啊,一切是師父在操心啊!

那麼另一件青色衣服呢?舊勢力也對我進行了邪惡的安排。

我於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跌跌撞撞中走到了今天,還有許多心沒修去。妻子開始修煉後,我的左臂突然疼痛,過了兩天整個左臂毫無知覺,我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爭鬥心、安逸心,對煙酒沒有徹底放下,沒修出真正的慈悲心,做證實大法項目圓容不夠。同時加強發正念:鏟除利用我還有執著迫害我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按照師父的安排做,其它所有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認!我還做三件事,去執著,加強發正念。我頂天獨尊,我有偉大的師父,即使和舊勢力有甚麼簽約,我不承認,就不承認,如果還來迫害我,說明你不想走入新宇宙,宇宙的特性也會解體你!

一天,我在學法小組學法,突然師父關於做大法項目要圓容的法充滿我的大腦,滿大腦都是師父講的法,好像師父所有關於圓容的法都顯現出來(過後卻記不清了),當時天目看到無數的星星點點從我大腦慢慢散開,慢慢散開,飄向晴朗、純淨的天際。我身體內也是廣闊無邊、天清體透。感激的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師父啊,您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師父給我拿掉了這一難。

邪惡就是惡,一計不成,又想迫害我,讓我出現象中暑的狀態,我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不斷地發正念,兩天後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的迫害徹底失敗了。

師尊的「將計就計」真是妙,舊勢力本來準備迫害我妻子,師尊卻安排讓她走回了修煉,走向人夢寐以求的修煉之路;邪惡想迫害我,我好像隱隱約約知道邪惡想讓我所謂的「中風」,師尊「將計就計」讓我看清自己的執著,修去執著提高層次。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師父甚麼都可以做到,但我要勇猛精進,不要總是讓師父操心,要按照師父說的「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去兌現自己的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志堅〉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