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發生在雙城地區綁架事件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由黑龍江省公安廳和哈爾濱市雙城區公安局在同一時間內綁架了雙城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在此之前的所謂「敲門行動」中被騷擾的大法弟子就有一百五十多人。從二零一一年到現在,雙城地區已經出現了三次這樣的綁架數十人的案例,被綁架人數之多在全國已屬首位。

在今年的綁架迫害中,雖然大部份同修已經回家,但邪惡卻放出風來,要在雙城辦洗腦班繼續迫害大法弟子。在正法進程到了今天,邪惡少之又少的情況下,居然還發生這麼嚴重的迫害,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同時,還有那麼多公檢法人員被邪惡操縱對大法犯罪,也有一部份明白真相的人因為迫害又對大法產生了負面想法,包括大法弟子的親友。給救度眾生造成了嚴重的影響,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和反思。

我們總結了幾方面的問題,在學好法的基礎上,做到真修實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整體提高,走好走正今後的路。

協調人之間的矛盾

雙城的協調人都很有能力,做起項目來都很了不起,但是有的誰也不服誰,比如有的協調人之間意見不統一,就互相不配合,各自拉一夥人去幹,還互相講對方的不對,都證實自己的對。長期不能實修向內找,造成很多協調人被綁架。當某個協調人有突出不在法上的行為時,其他協調同修採取的辦法是直接到該同修協調的片區去接替,在黨文化的做事方式下,領導式的、號召性的做事,而該同修知道後就明爭暗鬥,在妒嫉心和黨文化思維的驅使下,拉幫結夥,互不相讓,相互傾軋,長期處於這種對立僵持狀態,甚至互相攻擊,造成嚴重內耗,有的同修看到這種情況,也都表示無能為力,而採取迴避。

師父說;「為甚麼有的時候在各個地區經常發生爭論、有時爭論不下呢?為甚麼在證實法中意見老是統一不起來呢?這在中國大陸最近一個時期就比較突出。其實是甚麼問題啊?很簡單,就是你是在證實法還是你在證實自己。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1]

然而修煉不是做事,是在做事中修心,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看護,我們能做了甚麼?當我們有了證實自我的心時,已經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上了,作為弟子怎麼敢有「貪天之功」?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可不是嘴上說的,是在實修當中真正按照大法的標準修煉自己,放下人心和自我,用修煉人應有的胸懷寬容、善待同修,嚴肅對待修煉才能做到的。而做事和修心上的脫節,導致麻煩不斷。

項目與項目之間的間隔

長期堅持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看不上那些在家裏走不出來的同修,認為自己才是精進的,是在法上修的。甚至對同修被綁架也不關心,理由是不能影響救度眾生,還認為被綁架的同修是不精進造成的。參與打電話直接勸三退項目的同修認為自己這個項目救人力度大,也看不上其他不做這個項目的同修,做資料的同修也覺的自己做的是很關鍵的項目。有的同修用是否被綁架、騷擾來衡量修的好不好,而不在法上悟。

師父說:「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社會階層不同、職業不同、環境不同都能修煉,這就是大法展現給修煉者的路。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2]。

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當我們用分別心來衡量同修時,就已經陷在人中了,而師父是要我們在法中圓容。

以法為師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盲從和依賴

其他同修一部份是協調人讓幹甚麼就幹甚麼,從不用法來衡量,在法中正悟,另一部份是看不慣協調人的做法,消極抵制。

比如有個同修幹事心特別強,包攬的項目非常多,接觸的同修也非常多,她協調的很多大項目成功率特別高,引起一部份同修對她產生崇拜和依賴,但她卻時時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因為她說自己法學的很少,做事卻莫名的順,很多事都是在大腦上突然反映出來,然後就隨著去做了,還做成功了,這使她感到迷惑。

相當一部份同修也很迷惑,因為她一方面顯示出很多神跡來,另一方面又表現出很多明顯的不符合大法的行為。比如有的同修遇到魔難時,她在幫同修時隨便發脾氣,甚至是張嘴罵同修,這引起同修們的強烈反感,卻又無可奈何。因為她也顯出許多神跡。比如她當年去北京證實法,同去的人被非法關押,而她卻能順利回家。再比如這幾次雙城綁架案,與她接觸的同修很多都被綁架,而她卻能安然無恙,甚至警察到她家裏抓別的同修卻不動她。這一點連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有的同修就認為她是舊勢力安排來破壞法的,從而孤立她。就造成這種間隔。

其實這恰恰上了舊勢力的當,師父說:「千古人間一台戲」[3],舊勢力在歷史上安排了各種角色和各種恩恩怨怨。到了正法的今天,舊勢力仍然用我們在歷史上所演的角色而造成的各種恩怨對我們進行迫害。而我們要想否定這一切,就必須跳出舊勢力的這種思維否定所演過的角色而形成的生命,分清真正的自我。按真、善、忍同化大法,不再入戲。

其實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現也是被舊勢力安排的,不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大家都能看清這一點就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既然舊勢力安排了一套它的東西,又把相生相剋的理絕對化了,它安排一個同修這樣表現,那也相應的安排了其他同修相對的表現,而當我們不能看清這一切,把同修當鏡子反觀自己向內找,不能夠用法衡量,慈悲對待同修否定舊勢力的這種安排,都看同修的不足,舊勢力就會突出這個同修的不足。甚至會讓同修亂法,而舊勢力的藉口就是你們那麼多人都有這樣的心,你們都不修自己、都向外看,都有那麼強的妒嫉心,互相拆台,根本不是大法弟子的所為,所以它就要下手。它就挑一些它們認為該收拾的,或者可以起到迷惑大家作用的同修,把這些人抓起來,看你們還能不能警醒。一次不行,沒使大家改變,它就要兩次、三次,甚至把整個大法弟子的環境造成一個混亂的表象讓大家都認為亂。

那麼我們該如何否定呢?首先我們應該以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修煉心態向內找,在思維上否定舊勢力:比如一聽說同修被綁架了,有同修馬上就說:不能承認舊勢力,得發正念否定迫害,接著又說:他為啥被抓呀?!是法沒學好吧,正念沒發吧,沒出去救人吧,或者他哪關沒過好吧,他那怕心可重了。這樣的認識邪惡能不迫害嗎?不但自己這樣說還出去傳。聽到的同修也可能這樣說,大家想一想,這是在否定舊勢力嗎?

邪惡之所以敢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因為他們也是這樣的認識,才去迫害同修的,而你和舊勢力的想法是一樣的,那不等於和舊勢力一夥嗎?如果大家都是這樣的想法,這樣的思維那就不但沒有否定舊勢力,反而給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增加了藉口,那麼我們的第一念應該怎麼動呢?首先應該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同修無論做的如何都應該歸師父管,都會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舊勢力以任何藉口迫害同修,相信同修是好的,一切不好的表象都不看,包括對待出現病業的同修以及出現一切不正確狀態的同修,都全盤否定迫害。整體同修動的是正念很關鍵,我們都能做到無私完全符合法,誰也動不了,也就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不是喊口號,在思維上,在一思一念上清除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就會給我們做主,眾生才能真正被救度。

迫害發生後我們幾個同修到一起交流了一下,當時表面環境和氣氛都顯得很緊張,但是大家很快認識到這種狀態不對,應該否定,大法弟子才是主角,不能被邪惡牽著鼻子走。其中有一位被綁架同修的家屬同修,當時狀態很不好,帶著對警察的仇恨和報復心,面部表情冷冷的很嚇人。有個同修看到這種情況,就告訴這位同修不應該這樣,其他幾個同修也有同樣的想法,都想勸他改變,這時另一個同修說:「我們不能看被綁架同修的任何不足,也不要用人心替同修擔心,修煉中誰都有執著,但這不能成為被迫害的藉口,而且同修有師父管。我們對被迫害同修的家屬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要關心、理解同修。」同修的善心使這位家屬同修很感動,說出了自己當時的想法,他很艱難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思想中一直要去報復抓他妻子的警察,但他畢竟學了法,知道不能那樣做,所以很痛苦。剛才那位同修又接著說:「其實我個人覺得在歷史上你可能被安排了這樣的角色,也許正因為你這裏有了不正的場,才招來了邪惡的迫害,同修之間的場是互相影響的。而師父將計就計恰恰讓你否定那個角色,不再隨著舊勢力的安排走,放棄那些想法,清除那些不符合大法的念頭,同化真、善、忍,走正路,證實大法。」當時大家都抱著慈悲的心和向內找的祥和心態,都感到這是一次整體昇華。過了些天,再見到那位家屬同修,他像變了個人似的,熱情的和同修打招呼,一身正氣,沒有了負面的東西。寫到這裏,真心感謝師父的慈悲看護。

我們還見到了直接打電話勸三退做的很好的一直很精進的同修,她說她自己及很多同修都認為同修被抓被迫害是因為那些人不走出來救人,及沒有實修造成的。那麼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那部份自認為自己及自己這組同修精進的人該怎樣看待其他同修的被迫害呢?還有人說:「迫害發生當天,在大街上講真相的那些人沒受到任何干擾。」當然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會有效的否定迫害。但對其他同修遭受迫害,我們作為一個整體,也不能置之不理,至少我們要用否定舊勢力安排、徹底解體迫害的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

打破地域的間隔形成整體

從迫害開始到至今,黑龍江省一直是飽受迫害的重災區,雙城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尤為慘烈,這有雙城同修自身的原因,但是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雙城的問題已不僅僅是雙城一個地區的問題,作為其它地區的同修也應借此機會找找自己,想想周邊的地區我們是不是也有責任?是否也曾經用人心看待雙城同修的精進,盲目的學人,把雙城同修作為榜樣,去效仿和依賴,不是站在法上「比學比修」[4],而是用人心做事,追求表面的轟轟烈烈,這種不在法上的表現,給邪惡提供了迫害的藉口,更助長了邪惡的迫害。

結語

正法已到最後,救人已相當的緊迫。從雙城的情況可以看到,迫害仍然在很大範圍內持續而且很邪惡,當然有的地區可能做的很好,環境已經相當寬鬆。大法修煉要求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而哪一個法粒子沒做到,那裏就有漏,也就需要我們去圓容。也就是說不管修煉的個體或者一個群體修得怎麼好,他都要對大法弟子的整體有一個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徹底結束這場迫害,救度更多的人。而不是去鑽到舊勢力的圈子裏用邪黨文化去分辨是非對錯。當然作為修煉的個體,我們自身是要時時對照法向內找的,徹底結束迫害,大法弟子都會在法中歸正自己,讓我們都發出這純正的一念吧,圓容師父所要的,救度眾生。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還請同修慈悲指正,文中涉及到的同修還請包涵,對事不對人。旨在整體提高。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喚醒〉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