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真的沒有小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修煉真的沒有小事,我們遇到每件事,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都需要用法來衡量,用正念對待,否則會摔跟頭,走彎路。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晚上十點五十分,煉完動功後,我去廁所,可怎麼也尿不出尿來了。當時動了人念:對同修(妻子)說:「靜功不能煉了,我想到馬路上運動運動。」我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沒有及時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舊勢力有恃無恐的加害於我:我的小腹開始疼痛,不停地上廁所,可一個半小時過去了,怎麼也排不出尿來。

這時,我覺得自己狀態不對了,我開始發正念,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七二零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師父都給推到位了,七二零之後,師父沒給我安排病業關,大法弟子是修煉真善忍的,是最正的,舊勢力不配迫害我,我做的好與不好都有師父管,我有執著、有人心,有大法歸正,與舊勢力沒有關係,舊勢力的存在,我師父都不承認,那我就要立即滅掉你,解體滅盡。

舊勢力也向我反撲:我小腹越來越疼,疼得我站不穩,坐不住。同修(妻子)見狀心裏不穩了,說:「實在挺不住就上醫院吧,或者給你熬點草藥喝吧?」這次我及時識破舊勢力伎倆,知道它在利用同修(妻子)動搖我,我說:「甚麼也不用,你該幹甚麼幹甚麼去,我有師父在管,沒有事。」

舊勢力給我的內臟弄得很難受,一陣陣噁心,心裏直翻個,之後吐苦水,像膽汁吐出來了,接著我有些迷昏……

第二天晚上,開始往下滴尿水,小便失禁了。這樣持續了十多天,小腹以下直到腳都腫起來,不能穿褲子,只能圍一個褥單,我關過得很艱難,一位正念強的同修來看我,同修問我是不是病?我堅定的回答不是病。舊勢力弄得再像病,也不是病。因為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1]

我心中只有一念,就信師信法,同修與我切磋,我正念大增,隨後又有五、六個同修來與我切磋,幫我發正念,向內找,我找出了色慾心、安逸心、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並解體清除這些敗物。

第十五天,我開始煉動功,煉完功,地上滴了一灘尿水,二十幾天晝夜睡不了覺,幾次舊勢力把我推到了死亡的邊緣,讓我昏厥過去,是師父那雙溫暖的大手把我又拽了回來,十多天不吃不喝卻不覺得餓,我時時能感到師父的加持和鼓勵。師父啊,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您操心了。

長達三十天的生死較量,在偉大慈悲師父的看護下,解體了舊勢力給我安排的死關,感恩大法,叩拜師尊。

直得提醒是,後來由於自己心性沒守好,執著於常人的評書、電視,此種迫害反覆過,但及時向內找,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又走在了師父安排做好三件事的正法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