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思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中共對法輪功十八年的殘酷迫害,給大法學員造成了沉重的心理壓力,從而不同成度形成了「迫害思維」:一有點情況,就先想到迫害,先想到如何如何。雖然明白師父講的徹底否定舊勢力的法理,但一遇到實際問題,「迫害思維」還是揮之不去,很多時候不由自主順著它去想問題、做事情。其實,是沒能真正做到從一思一念徹底否定舊勢力,對做好三件事造成干擾,耽誤了助師正法和救人。

下面,我把自己在這方面的做法和想法跟同修交流。

一、我的經歷

二零一三年,我與妻子同修先後夢到大致相同的場景:我夢到的是警察突然闖到我家裏來;妻子夢到的是幾個警察在路上圍住我。這兩個夢境引起了我的怕心,是不是師父點化我有甚麼危險呢?心裏老犯嘀咕。

說來也巧,緊接著有一天早晨,我起床後清理廚房衛生,想用一根筷子把燃氣灶下邊的東西掏出來。感覺用力不大,結果筷子折了;我又換了一根兒,又折了。我當時心裏出現一個念頭「(筷)快折了」。

在黑窩裏呆過的同修都知道,「快折了」就是要被抓捕的意思。接下來的事更讓人犯懸:我那條新腰帶不知為甚麼也要斷了。這一下心就提起來了,「要被抓捕」的想法越來越重。我與妻子商量,決定先把大法書籍和資料藏起來,以防萬一。

就這樣精神緊張的過了一天。當天晚上,我感覺自己的想法不對呀,我這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嗎?我這樣的怕心和做法,不就是在招迫害嗎?師父可沒讓我這樣修呀。我發現,在面對當前出現的情況時,我在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舊勢力想讓我這樣去思維,一有點情況,就先想到迫害,先想到危險,先想到藏藏躲躲,這不符合法呀。大法弟子一正壓百邪,遇到問題向內找。

我為甚麼要順著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思維」定式去想呢?我完全可以這樣去想:警察到家裏來了,我不應該想到是來抓我,我應該想到是警察來主動聽真相來了;警察在路上圍住我,我更不應該想到是警察在抓我,我應該想到的是我同時在給幾個警察講真相,在救他們;筷子折了,我也不應該想是我要被抓捕,我應該想是邪惡快完了,筷子又折了一根,我更應該堅信是邪惡快完了才對呀。

當這樣一想,我感覺到,我的正念出來了,怕心下去不少,身心直觀的感受就是輕鬆了。我的這些認識是符合法的,是在否定舊勢力,我的這些想法與舊勢力一點也不沾邊兒。進一步,我從內心這樣想:我當前遇到的這些情況,是師父的點化,點化我去怕心,去安逸心,精進實修自己,它與舊勢力無關,絕對無關。我的事有我師父管,舊勢力根本不配管。

悟到這些,我與妻子商量,把藏起來的大法書籍請回來,一切恢復正常,向內找,修好自己。結果是,甚麼危險也沒出現,一切正常。

二、同修的經歷

有些同修比較看重「夢境點化」,甚至對這有依賴,導致以法為師打折扣。更為嚴重的是被舊勢力利用這個人心,抓住這個漏鑽空子,它會給這樣的同修演化勾你怕心的夢境假相,甚至讓現實中的環境都隨心而化,看哪兒都不對勁兒,好像危險會隨時降臨,躲避、藏書、跟同修減少來往、停止做三件事,從而耽誤救人。

二零一六年,本地一位同修被邪惡綁架,兩天後正念闖出。下面是與她交流時,她向我講述的那幾天的夢境和自己的悟法:

夢境一:她自己在打坐煉功,忽然從窗口飄進來雪花。她醒來悟到:環境很嚴酷啊,冰冷的風雪都侵入到屋裏來了。

夢境二:夢見自己走過一個搖晃不穩的木橋。她醒來悟到:可能還會遇到甚麼危險,不會是又要被邪惡抓捕吧?

夢境三:夢見一隻黑狗朝自己「汪汪」叫。她醒來悟到:邪惡不想放過我,還在盯著我呢!

夢境四:夢見在路上遇見一堆屎。她醒來後悟到:我周圍怎麼這麼多髒東西呀!

後來,經過交流,認識到不該這樣去悟,這是明顯的承認迫害,是在順著「迫害思維」想問題,悟的不對,不在法上。我們完全可以有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悟法,四個夢境依次為:

夢境一:啊,多麼晶瑩的雪花呀!師父又在給我淨化身體,清理空間呢。謝謝師父!我也不能老等著師父幫我,我要勇猛精進,修好自己,讓師父少為我操勞。

夢境二:今天夢見一座橋,搖搖晃晃的,甚麼意思呢?師父在點化我甚麼呢?噢,是在點化我跟同修整體配合還不夠好,形成整體還不夠牢固,我要放下自我,無條件配合同修,消除間隔,形成金剛不動的整體!

夢境三:黑狗為啥朝我叫那麼兇?是不是我有很強的爭鬥之心哪?師父說過爭鬥心跟妒嫉心有關,我一定還有沒察覺的妒嫉心。嗯,謝謝師父點化,弟子明白了,弟子一定得去掉這些心。這條黑狗,到我這來幫我,得感謝它。

夢境四:這哪來一堆屎呢?不管哪來的,讓我看見,不是偶然的,我不能繞開走,不能讓它髒著地,熏著天,我得把它清除掉。這也是一面鏡子,可能我自身還有不少髒東西,我得時時向內找,把髒東西都去乾淨才行。

經過以上交流, 這位同修的狀態好了很多,正念上來了,怕心下去了。

三、一點體會

經過這麼多年的磕磕絆絆,摔摔打打,大法弟子日益成熟。能否以法為師,真正認清舊勢力的本質,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上根本否定它,是一個大法弟子成熟與否的重要標誌之一。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其實都有一個怎麼悟的問題,是順著迫害與人心去悟,還是按照大法的正法理來正悟,向內找,修心去執,這真是個很大很關鍵的問題。

深挖自身存在的「迫害思維」,其實都是人心惹的禍,主要是:怕心,怕被邪惡抓捕迫害;安逸心,怕失去自由安定的生活;爭鬥心,把警察看成對立面;親情,怕自己被迫害牽連家人等等。而維護自我的私心,是其總根源。

師父在法中講過注意安全,但絕對不是要加重弟子們承認迫害的念頭。恰恰相反,注意安全也是徹底否定迫害的一個方面,是身處邪惡環境中修煉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必須面對和做好的,這體現著對自己負責、對整體和對大法的負責。

退一步講,即使那些情節部份或全部來自於邪惡的干擾演化,甚至真有危險襲來,師父允許其發生,也是反過來正用它,考驗提高弟子的悟性,是師父讓弟子從中悟道、修心的。

修煉中的人肯定有漏,舊勢力也一定會抓住漏干擾。當大法弟子向內找,在法上純正的來正悟,按正法理昇華,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輕而易舉,就在一念之間,這是一種境界的超越,它搆不著你了。換句話說,如果連這樣純正同化「真、善、忍」的生命都敢迫害,全宇宙的神都不會饒它。正念正行,邪惡自滅。

腦子裏裝著「舊勢力」,舊勢力就在你身邊;想舊勢力,就是在招舊勢力;用「迫害思維」想問題,就是在承認迫害、可能會招迫害。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思維」,徹底否定舊勢力一切的一切,包括其花樣百出的各種干擾和表演。

大法修煉,直指人心,不是在迫害中修煉,是在否定迫害中修煉和做好。以前,我看明慧網登出的同修從黑窩正念走出的文章,感到他們能從黑窩裏走出太了不起,潛意識中有一種把他們看成「英雄」的心理。後來我認識到,這種心理有承認「在迫害中修得高」的一面,也就是有承認舊勢力的一面。現在我再看這類文章時,還一樣會認為同修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真了不起,但已經沒有把其看成「英雄」的心理了。這個微妙的變化的成因,就是從一思一念上對舊勢力徹底否定後出現的結果。

有一次跟同修見面,某同修問剛從黑窩走出的同修:這次從黑窩走出來,最深的一點體會是甚麼?同修回答:在法上的一思一念都很重要!同修的回答很有道理,但站在徹底否定舊勢力、從一思一念上去掉「迫害思維」的角度來講,同修是否可以這樣回答:大法弟子根本就不該被抓捕!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