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舊勢力的「考驗」 不再上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幾年前,我所在的地區發生了一場很嚴重的迫害。雖然大家都在否定著這場迫害,但一時間,當地的氛圍人心惶惶。在商量如何營救被綁架的同修時,大家也都在找原因,但是卻是在那些被綁架的同修身上找,例如:有的同修有男女關係問題,有的同修資金使用有問題,有的同修參加過演講亂法等等。抱著這些想法,我們做了很多營救工作:長時間發正念,配合各自認識的家屬要人,上網揭露邪惡,打真相電話,請律師等,幾乎能想到的辦法都做全了,但是被綁架的同修幾乎沒有營救回來的,最終判刑的比較多。

以後很多年,我都認為同修被綁架判刑只是同修個人的問題,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在迫害發生的時候是如何做的,直到二零一七年我才看清了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又一種考驗。

二零一七年,那個地方又發生了一次規模不算小的迫害。一個同修的家屬打電話通知我,因為這次我離的遠,能做的只有發正念和寫文章。在發正念的時候,腦海裏開始返出同修的漏,當時認為同修最大的漏還是舊勢力最願抓把柄的色慾問題。這個同修上一次就被綁架了,同修從獄中回來之後,我和她就色慾問題深刻交流過幾次。從她的言談中,我真切的看到了同修非常想要修好的那顆心,但是往往一到實際中卻總是困惑,我在一次次的與她交流中,發現同修偶爾那種迷離的心境本身就是舊勢力強加的,同修就算還有些色慾心,也是沒修好這部份人體自帶,根本沒有那麼嚴重。

當我明白這一點後,發出一念:不管同修有沒有漏,舊勢力都不配考驗,因為舊勢力是被師父定下淘汰的。發完正念後,我覺的應該寫一篇文章。這次寫文章,我把那些綁架同修的警察當成了被迫害者,真心的為他們被邪惡利用而感到難過,真心的希望他們能明白真相,停止作惡,也沒有把被綁架的同修寫成弱者,而是正面寫了同修修煉大法後所展現出的高尚道德境界。

而後,我又繼續長時間發正念。發正念的過程中,突然間意識到,舊勢力可不只是單單想迫害同修這麼一個目地,因為我和同修走的近,舊勢力還要利用同修被迫害這件事來考驗我有沒有正念。如果這次我依然像上次一樣,認為同修有漏才被迫害,我依然還沒有走出舊勢力的考驗當中。

而這次,當我看清它的目地時,便發正念,從根本上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次發完正念後,腦海裏出現一個念頭:同修很快就會回來,我當時還有點不敢相信,但隨即也否定這個思想了,我心想:大法弟子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也絲毫不能承認這場迫害,我把心放平穩,不求結果,只做自己該做的事。

後來,那個同修果然很快就回來了,而這次被綁架的同修回來的也很多。

其實,上一次當我們在議論被綁架同修的不足時,就已經意識到不對,但都沒能真正認識清楚為甚麼不對。有的同修說,那該怎麼對待這些同修實際存在的問題呢?

師父在講法中講過:「師父不希望你們老是走錯路,更看不了你們被迫害。很多時候你們吃的苦真的是人心帶來的。人心強了還不悟,舊勢力的因素就會利用邪惡把你們抓到勞教所進行迫害。」[1]

我現在的理解是:師父講出了舊勢力的手段,並不是認可舊勢力,因為師父是否定這場迫害的,師父這樣告訴我們,正是要我們否定這樣的結果,我們在修煉中會有錯,但不能因為有錯了就要被迫害,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救度眾生,絕不是承受迫害來的。而真正的大法弟子犯了錯勢必會主動在大法中歸正,所以,修好自己,讓自己在遇事時保持正念,才能真正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當前的一些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