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六年我在村口偶遇一位大法弟子在洪法,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書,還有一盤煉功錄音帶。

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有意無意的拿起這本書翻了翻,首先,看到了師父的照片,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這人好像在哪見過?怎麼有點眼熟呢?我接著往下看,一頁、兩頁、三頁、四頁……那種感覺好像有一種東西在撞擊我的心靈,使我淚如泉湧,眼睛雖然被淚水模糊了,可我還在一直往下看,往下看,淚水也一直在不斷的流。因為我是習武之人,性格比較剛強,男兒有淚不輕彈。我心想,這是幹甚麼呢?五十多歲的大男人在這兒唰唰的掉眼淚,讓老伴兒看見這算咋回事?於是我悄悄的拿來一條毛巾靜靜地擦眼淚。心想:這是一本甚麼書啊?好像在我心靈深處多年想找也找不到的東西全在這本書裏,這才是我想要的東西。在這之前,因為生活的折磨,人生無望,總覺著活著沒有意義,總有自殺的念頭。是這本書啟迪了我的智慧,點燃了我的心靈,讓我知道了生命真實意義。

二零零一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瘋狂至極,我被綁架到市勞教所,惡人對大法弟子進行大面積的所謂「轉化」,當時勞教所裏成立了所謂「攻堅」組,專門轉化我們十來個不配合的大法學員,那個邪惡的氣勢使原本就陰森恐怖的勞教所更加陰森可怕。

惡人分期、分批的對我們進行所謂「攻堅」轉化。他們三個惡警包一個學員,其中一個惡警對我說:「某某用不了三天你就得轉化,在隊裏,隊長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談話,最多兩小時,過了兩小時你還不轉化,就對你不客氣了。這回我們全天二十四小時陪著你,過不了三天你就得轉化。」

當時,在陰森恐怖的勞教所裏,我們是看不到師父新經文的,任何大法書都看不到,只能靠背以前記住的幾篇《洪吟》。那幾天,我最常背的就是「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1],雖然是在心裏默背,但是真起作用了,一連七、八天他們都不敢對我下手。後來,我放鬆了背法,出現了漏洞,又主動和他們講話,給了他們可乘之機,其中一個警察說:「今天你還差不多,看你那幾天,那個高大的樣兒。」我突然悟到:對呀,這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你那高大的樣兒」,這不是默念法的結果嗎?這不是時刻保持正念的結果嗎?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邪惡對大法弟子是沒有任何辦法的,慚愧的是當時沒有做到這些。

從那以後,惡人開始了對我迫害。有一天,惡警拿來一個未拆包裝的三十萬伏的新電棍,在這之前,房間了已經擺了三根電棍。他們拿著電棍對我說:「你說,你師父騙你了。」我說:「沒騙我。」他們上去就電我,電完又問。問完又電,他們問一遍,電一遍。最後,他們沒招兒了,就把那個三十萬伏的新電棍給我用上了,我頓時感覺全身的骨頭節都同時發出碰撞聲,發出「噠、噠、噠」的響聲,我心想:這個新電棍是勁大。就在這時候,突然一個聲音打到我的腦子裏:「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我趕緊反覆念這句法……念著念著,電棍不放電了,沒電了。這時,我面對這些惡警哈哈大笑,他們驚呆了、嚇傻了,趕緊逃走了。

這件事使我悟到,如果我們時時刻刻都能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保持清醒的頭腦,保持強大的正念,邪惡就永遠動不了我們,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邪惡就會真的自動解體。

迫害三天,我毫髮未損,他們三天轉化我的夢想破滅了。他們的招兒用盡了,最後只好把我轉入到保定勞教所繼續迫害。

那裏惡人對我又實施了新的毒招兒──死人床。就是用繩子把床與頭一起綁上,然後,從腳部連床一圈一圈的纏,一直纏到胸部。用手銬將手銬在床的另一頭,使整個身體一動不能動。一天、兩天還能過得去,三天後,使人承受不了的那個難受勁兒無法描述。這麼說吧,熱鍋上的螞蟻,在死亡之前掙扎的時候,它還能動,可我被綁在死人床上卻一點不能動,當時我把心一橫豁出去了,我決不能做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事兒。五、六天後緩解一點,接著又是一個難受高潮,這樣反反復復多次,就這樣,我在死人床上被迫害了一個月左右,始終也沒有向邪惡轉化,身體也沒有留下任何殘疾。

後來有一次,大隊長找我談話,問我恨不恨他。我說:不恨。他不相信。他不敢相信大法弟子有這麼博大的胸懷。

在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製造的這場巨關巨難中,我本著對師父的信、對大法的信,得到了師父的加持,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巨大的魔難,才使我堂堂正正的走了過來,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