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夢中的考驗和點化

對否定舊勢力挽救眾生的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前幾日做了一個夢,個人由此對在大法中修煉及挽救眾生有些體悟,在此和大家分享交流。

我有個多年的好友,曾對他多次講過大法真相和三退,可朋友一直執迷,每次都談到要以現實為重,其它都以「與己無關」而推脫。

在這場夢境中,我和他先在一個白色的房間裏聊天。然後走進來兩個醫生,其中一個對我講這個人病的很嚴重已經救不了了。接著醫生又詢問我有沒有健康證,拿給他看看。當時我的意識是完全沉浸在夢境中,不假思索就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摺疊好的健康證給他看。我心裏明白自己是健康合格的。

醫生拿了我的健康證看了看,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對我說這個健康證作廢了,而且我的健康體檢不合格。然後拿出一個新的文件叫我簽字。當時我的心中立即就起了警覺。他們到底是誰?要幹甚麼?馬上眼前的兩個醫生就變成了穿警服的邪惡人員,光線一下昏暗起來,整個房間充滿壓抑陰沉的氣氛。房間的門也變成了鋼管焊接的柵欄門,並且被上了鎖。

我當時第一反應這是邪惡要迫害,便立即從他們手中抓過來那份合格的健康證揣進兜裏。轉身疾步走向鐵門,心裏想著要開門離開,但是鐵門上了鎖,一時打不開,同時兩個邪靈也立刻向我撲來,就在這一刻心中升起一念:甚麼健康證?甚麼合格不合格?憑甚麼你們說甚麼就是甚麼,統統不存在。我要離開。就這一瞬間天光大亮周圍甚麼都消失了。

我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周圍一片靜悄悄,夜深人靜。

對於這場夢我仔細回味了一下,有以下幾點體會:

一、對舊勢力的否定。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自覺做好現階段該做好的事。認真學法並且助師正法挽救眾生,兌現自己的使命。而在具體的日常工作生活中就有可能因為學法不深,有放不下的執著而掉入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中。就像這場夢中我完全無意識就配合邪惡要求掏出健康證給它檢查,還自認為是合格的符合了它們要求。在邪惡露出真面目時,首先想到奪回那份健康證,很重要。其實整個夢境中的一切,包括健康證都是舊勢力所謂考驗而幻化出來的。大法弟子否定舊勢力的一切,甚麼有,甚麼沒有,甚麼合格,甚麼不合格不是它們說甚麼就是甚麼,不是由它們製造出一個環境,我們就要順應那個環境去做,做成它們想要的,認可的東西。如果它們今天要健康證,明天要合格證,後天要申請書,沒完沒了,大法弟子天天跟著它們轉還有時間精力去學法,去挽救眾生嗎?那不就達到它們迫害大法弟子,毀滅眾生的目地了嗎。而且這樣去做不就是按照它們說的去修了嗎?按照它們修的符合宇宙大法的要求嗎?所以否定舊勢力,否定它們的一切,否定它們存在的一切場,讓它們無立足之地。

二、面對邪惡的一念之間。夢境中當邪惡現出警察面目,氣氛陰暗壓抑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邪惡迫害,要趕快離開,其實是不對的。大法弟子講真相,挽救世人,做的最正的事,是得到宇宙眾生認可的。而且就自己和好朋友一起聊天,有甚麼可以被迫害的?就連警察本人來了不也是應該被救度的嗎?假如自己首先能正視他們,理智的搞明白他們要做甚麼,為甚麼這麼做,再理智的應對他們,理智的給他們講真相不是更合適嗎?也許後面的夢境又是另一番模樣了。由此暴露出自己在面對邪惡環境的時候,首先想的是逃之夭夭,而不是用大法弟子的理性來衡量自己該怎麼樣面對邪惡,震懾邪惡,鏟除邪惡。這也許就是導致講真相達不到期望效果的一個原因吧。任何時候不僅是講真相大法弟子都要行的正,坐的直,心中有法在都要表現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這樣世人才會從內心裏感受到大法弟子光明的力量和正義的勇氣,讓人發自內心由衷的佩服大法弟子好,真正的信服大法好。

三、同化大法挽救眾生,是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我們做這件事的基點是在符合大法中做到讓眾生有機會聽聞大法洪傳真相,有機會看清迫害大法的邪惡本質,讓眾生有機會對自己未來做出選擇,而結果怎樣是生命自己的選擇,不能勉強。如果對自己想要的結果太執著時,就容易在遇到挫折時氣餒,那不是大法弟子應該有的狀態。

記得師父講法中說過類似情況,一個學生做到了用心好好學習自己的功課,成績自然就會好。那麼這位在世間迷失的太深的朋友看似頑固不化,但事實是在我對他多次講真相的情況下是不是內心已經有了波動?有些願意聽聞真相呢? 是否正因為他的本性開始復甦了所以才有了邪惡急於跳出來要演這一出戲,宣布他無可救藥了,要我配合舊勢力放棄他,被他們恐嚇逃之夭夭呢?那麼對於大法弟子而言,不管邪惡怎麼表演,不管這些世人在聽聞大法弟子講真相後是甚麼狀態,大法弟子就是一顆心,只要有機會,我就要真心實意的給你講真相,無慾無求甚麼都不可以動搖。

以上僅是個人修煉體悟,不正之處請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