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中正念愈堅 大法威嚴顯現

另外空間所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兩點十八分,我接到同修甲的來電,說同修乙的狀況不好,讓我趕緊去。我火速的去見同修。途中我知道了,同修乙和舊勢力有一個捨棄生命的約定,當即我發出一念:不承認同修乙和舊勢力的任何約定,不允許任何生命迫害同修乙。

見到同修乙時,同修乙坐靠在椅背上,虛弱不堪,臉色蒼白,一動不動。我和同修甲正念幫助同修乙,我對同修乙說:「不承認和舊勢力的任何約定,不把自己的生命交給舊勢力,不允許舊勢力的亂神迫害走肉身,求師尊幫助自己。」同修乙說:「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我有執著,就在師尊的法中修,我的一切都是師尊說了算,我要跟師尊圓滿回家。」

這時,同修乙開始嘔吐,我看見一隻黑糊糊的手伸進同修乙的嗓子裏,在迫害同修乙。我加大力度發正念,那隻黑手依然存在,在同修乙的身體裏,從嗓子到胃,有一個約被捲成捲軸,豎放在那裏,在抖動。正念中我鏟除這個舊的約定,但是不見收效。

同修乙用非常虛弱的聲音說:「師尊救救我。」 這時我看見同修乙臥在一個廣闊的空間裏,周圍是漫無邊際的黑水,師尊把同修乙抱在懷中,清理她的身體,師尊周圍的黑水在翻滾,在抬高,有許多的神在觀看,它們是舊勢力安排的神。在同修不嘔吐的時候,我背師尊的詩,同修也跟著背:「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2]。

同修乙又說:「我是師尊的弟子,不要舊勢力的任何安排,也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請師尊為弟子做主。」同修乙在默默的找自己的不足,她說:「前兩天,我腦子有些迷糊,走路也不穩,我想:我要是過去了,誰都不知道。」我說:「那不是真正的你在想,是邪惡打出的東西。」同修乙說:「我意識到了,不是我在想,是舊勢力硬往我的腦子裏打,我不承認,我要和師尊回家。」

我們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對同修乙的迫害,我對同修乙說:「我看見師尊一直在幫助你淨化身體。」同修乙哭了,說:「謝謝師尊!弟子讓師尊操心了,弟子一定要好好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我和同修甲都相信:同修乙一定能走出劫難。

正念中,我看見師尊在淨化同修乙的心臟,那個舊的約定貫穿心臟,約上的每一個字都是一個星球,近看,是一個很大的神,它的身體裏面還有無數的亂神。過了一會,師尊又淨化同修乙的大腦,我感覺那是一個極其繁瑣的過程。同修乙的周圍依然是黑水滔天。我希望自己能發揮更大的力量,鏟除邪惡,卻發現自己發揮作用的地方非常微小,心裏有些著急,我看見師尊一直在忙碌著,在解救同修乙,在師尊旁邊,有許多的神仙在關注,那些神中,有許多舊勢力安排的神仙,它們在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

同修甲又找來兩個同修,我們一起發正念。從兩點多到五點,我看見師尊一直在忙碌,沒有歇息的時間。我突然感到心酸,感到師尊救度弟子的艱辛。

在這個過程中,我眼前出現了幾個畫面,這些畫面快速的閃過,我一瞬間知道了裏面的內涵。我認為看到這些畫面不是偶然的,是師尊的點化。

一個畫面是一位女同修在病業中,師尊在幫助她,她卻在抱怨師尊,說:「我怎麼這麼難受,師尊怎麼不幫我。我在師尊像前已經承認自己的過錯了。」在她抱怨時,我看見那些舊勢力的神在阻止師尊幫她,無數龐大的神把自己縮小,聚在同修的病灶部位,阻止師尊救弟子,還有神仙對師尊說:「你看,她是你的弟子嗎?她把你當作師父嗎?你日夜不停的幫她,她卻在抱怨你,在修煉中,這是一種讓人神不齒的行為……」我們的師尊沒有說話,眼中流下了眼淚,那是帶血的淚。這位同修後來去世。師尊讓我看到了她原來的世界非常美好,可是她只能去她心性所在的位置上對應的世界裏,回不到原來的世界了,那些高層的、對她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都毀了。

另一個畫面是,一位同修在嚴重的病業中,她表面依賴於同修的幫助,心裏卻一直沒有信心,想上醫院看看。她家人問她:「你是一心修大法,還是去醫院,你自己說。」同修哭著對家人說:「你別逼我。」最終家人被邪惡力量控制著,把她送往醫院。在這個過程中,師尊一直在保護她,她在重症病房裏昏迷時,師尊還在淨化她的身體。她出院後,她的家人對她說:「我們花了十多萬,把你救回來了,你師父救了你嗎?」這位同修在思想中想:「師父怎麼不管我?」滿天的神佛看到她一直對師尊有疑心,都在搖頭。

還有一個畫面,一位同修在病業中,卻一直對同修瞞著自己的狀況,還隱藏著自己的色心,同修一說她有色心,她就不高興,就生氣,她在維護自己空間場中的色的物質,意淫非常嚴重。色魔、邪惡力量就集中在她的病灶,讓她表現的更嚴重,讓她懷疑同修的正念,她拒絕同修去看她,她想:「他們越發正念,我越嚴重,下身越流血。」許多舊勢力的神死死的擋在她的身體周圍,還有許多的神仙,拿著一個本子,上面記載了她的許多色心表現,一個神對師尊說:「你看她是你弟子嗎?她看書時,經常動色心。她從來不曝光自己的色心,也不去修自己的色心,還順著色心而為,她實在不像個修煉人。」這位同修去世後,有的同修對法產生動搖,說:「你看她做了那麼多證實大法的事情,怎麼就去世了?她修的那麼好,都沒了,我能修成嗎?我都沒信心了。」同修的動搖招來了舊神的恥笑,有的舊神在記錄同修的動搖和疑心。

看到的景象讓我悟到:無論任何時候,都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無論在病業中,還是在其它的困難中,你的疑心、你的動搖,都是邪惡阻止師尊幫助你的理由。

同修乙對法不動搖,她堅信師尊,堅信大法,我看到她的心變的金光閃閃,到晚上時,她的身體有所恢復。在第二天上午,她能坐起來和我們一起發正念,在下午時,她恢復了正常,第三天,她又溶入到正法進程中來。

對於同修乙所經歷的病業關,以及在這個過程我的所見,我有自己的體悟:

作為師尊的弟子,我們非常幸運,生活中法光普照的時代,有著無比美好的未來。那些守著舊勢力的安排的亂神非常妒嫉大法弟子將要成就的一切,它們極端的在大法弟子的修煉行為上挑刺,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時,它們就要出手,它們一意孤行的認為它們是在幫助大法弟子。

在師尊救度弟子的過程中,它們目睹了師尊為弟子的付出。當修煉人對師尊、對大法懷疑時,它們就要把這樣的修煉人從修煉的隊伍中拽出去,讓他(她)自心魔變,往他們的腦子裏打干擾的念頭,這時,修煉人能不能明辨是非,就十分關鍵。

修煉者能明辨是非,就能走出這一關一難,層次就能昇華;修煉者不能明辨是非,順著舊勢力的思路走,就中了舊勢力的圈套,舊勢力就讓他(她)懈怠,或在他(她)周圍製造屏障,讓他(她)感覺不到大法的神奇,感覺不到同修的善意,遠離了法,或者在修煉的路上走的磕磕絆絆;舊勢力還會讓他(她)出現病業,甚至迫害走他(她)。

作為一個修煉人,無論在任何時候,都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大法是我們生命來源的保障,也是我們回天的保障,他高於我們的生命。我們唯有一心向法,才能立於險惡的人世,才能洗淨包裹著我們的業債,超脫凡俗,從返天鄉。

師尊一直在保護著我們,不離不棄,解決著我們在每一層次提高時遇到的問題,平衡著在不同層次上的淵怨、欠下的業債和那些錯綜複雜的關係,同時豐富著我們的世界,事無巨細,都是師尊為我們在做!那真是佛恩浩蕩!

所以不要把任何一個對大法、對師尊的懷疑念頭,當作是自己的想法。要把對大法、對師尊的懷疑的想法,當作干擾,清除這些干擾。清除、歸正來自自身宇宙體系中還沒有完全同化大法的生命和觀念;清除、歸正你承擔的宇宙範圍中沒有完全同化法的生命和因素;清除、歸正一切外來的干擾,不論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總之一句話,不承認那個懷疑的想法來自真我,不認可對法懷疑的想法和生命,歸正身體的不正確狀態,歸正思想上的不純正,在修煉的路上,你才能大踏步的前進。

以上為個人在自己所在層次上的理悟,有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