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闖過一關又一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以傾國之力、集古今中外邪惡手段之大全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群體。多年來,我曾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兩次被關押在看守所,一次遭非法勞教。在看守所,警察對我打罵、關禁閉、罰站吊銬;我拒絕搜身和填寫登記表、照相、按手印、穿號服、強制手工勞動。在勞教所裏,警察為了逼我放棄信仰,曾對我進行了隔離、封閉關押、挨凍、限制大小便、晚睡早起、不讓洗漱、不讓見親人、長時間罰坐塑料板凳至臀部肌肉腫爛、強制洗腦等殘酷迫害。接著逼迫我下車間勞動,幾乎每天都幹十二個小時以上的活,因高強度的奴役勞動,導致我每半個月來一次例假,每次持續半個月,而且出血量很多,經常流到褲子裏,有時晚上疼的睡不著覺,在床上打滾,有時在廁所嘔吐,甚至痛暈在車間裏,然而這一切都不能改變我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我牢記師尊教誨:「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是師父給了我信心和勇氣,給了我堅強的意志,讓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我被當地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綁架至當地看守所。半個月後,將我綁架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在勞教所裏,當地「六一零」組織給單位施壓,要他們和我解除勞動合同。當勞教所獄警拿著單位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讓我簽字時,說如果我放棄法輪大法信仰,她們可以出面和單位協商保留我的工作。我當時堅定的一念:即使不要這份工作,也不放棄法輪大法信仰。我毅然的在「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上簽了名字。結果一年半後我從勞教所回家,丈夫說:「你簽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單位沒有往上級報,你可以繼續上班。」

就這樣,單位讓我休息了半個月後,徵求我的意見,問我對安排工作有甚麼要求,我告訴他們沒有要求,單位看著安排就好了。結果單位給我安排了一個很好的工作,工資獎金和其他員工一樣,一分錢都不差。我知道這都是慈悲的師尊給我安排的。

二零一一年三月,由於單位工作需要,我轉崗到了一個新的技術崗位,眼看還有幾年就快要退休了的我,面對眾多的自動化進口設備及電腦系統,我的壓力很大。一想到我是大法弟子,無論如何,再難我也要把工作幹好,這是師父是大法對我的要求,大法弟子無論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無論在哪裏工作都要對得起單位發給我的工資和獎金,我必須把工作幹好,我給自己提出了嚴格的要求:工作中絕不能出半點差錯。就這樣我抓緊時間努力學習技術知識,上崗時嚴格要求自己,同時又髒又累別人不願意幹的活我默默的去幹,有機會就和同事講大法真相,講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二零一二年十月,我們局級單位領導對我單位員工進行技能抽考,沒有抽到我,抽到了另一個員工,正好他生病了,領導安排讓我替他參加考試,由於自己年齡已近退休,和二十多歲、三十多歲的年輕員工一起參加考試,壓力很大,我心中求師父,我是大法弟子,肩負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責任,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必須得考好。面對一摞考試資料,我認真學習,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考不好啊,我考不進前三名,我怎麼也的考進前六名啊。」考試成績下來,師父就讓我考了個第三名,我心中無比感謝師尊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

二零一四年八月,局級單位領導對我單位員工又一次進行技能抽考,這一次抽到了我,我心裏求師父:「師父,我是大法弟子,肩負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歷史責任,我不能考不好啊,上一次我考了個第三名,這次我不敢想考個第一名,怎麼也得考進前三名啊。」考試前我抓緊時間學習,考試成績下來,師父就讓我考了個第一名。當單位的處級領導在全公司領導幹部大會上提著我的名字表揚我時,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面對邪黨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誹謗和造謠宣傳,是慈悲的師父讓大法的威力再一次在人間展現。

得法二十多年來,慈悲的師尊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我,點化著我。大法弟子做的好時,師尊會讓神跡處處展現。舊勢力邪惡甚麼都不是,中共邪黨甚麼都不是,一切師父說了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