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二零一一年黃曆八月初一,我正在地裏掰玉米,突然發起高燒來,感覺很不舒服。我是大法弟子,知道這不是病,也沒當回事。

可是以後幾天越來越嚴重,我感覺有點承受不住。我想我可能哪裏有漏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別驚動了孩子們,要讓他們知道了又得折騰著到醫院去治療。所以我決定到本村一同修家去住幾天,因為他們夫妻二人都是同修。同修幫我發正念,請求師父救我,還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讓我聽。同修忙活了一夜,第二天我身體有所好轉。可是我的一個姪子不知怎麼得到了消息,就和我的幾個孩子找到了同修家,強行把我弄到了醫院。

一到醫院我就不太清醒了,只是感覺周圍很多人,很吵、很亂。大夫問我哪裏疼?我說:「我哪裏也不疼,我沒病,我要回家。」大夫不高興地說:「沒病你來醫院幹啥?」我說:「我不願意來,孩子硬拉我來的。」大夫就不理我了。迷迷糊糊的在醫院裏住了七天。那幾天我雖然時而昏迷、時而清醒,但是我有很清晰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沒病,不能老在醫院呆著。我就求師父加持讓我回家。恍惚間我看到師父端著一盤爛肉讓我看,我沒悟到是甚麼意思。只是看到師父後,我就對師父說我沒病,求師父讓我回家。隨後我又失去意識。

後來聽別人說醫院那天做了各種檢查,檢查後大夫對我兒子說:「你父親腸子、內臟全都爛沒了,你們趕緊走,慢了到不了家。」我家離醫院也就五公里,也就一二十分鐘的車程,慢了到不了家,那意味著我的生命隨時可能終結。家人一聽嚇壞了,立即分頭行動:找車的,買壽衣的,回家布置靈堂的,扯白布的(出殯時用),找人修墳的,好不熱鬧。

單說這找車的就挺麻煩,好幾個司機都不願接這活兒,因怕我死在車上。最後這五公里路程是出了五百元高價才算找到車。到家後他們給我穿好壽衣,放入靈堂等著我嚥氣。這期間我已經失去意識,只剩一口氣了。村裏管白事的人也來了,他要我老伴好好看著我,說到不了天亮了。

恍惚間我又看到師父端著一盤爛肉讓我看。我想可能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把我那些爛了的內臟都清理了,但可能是邪惡演化的假相,讓我承認我的身體已經爛掉、不可救要?

隨後有個邪靈演化成我的一個姪子,帶著我的元神去看給我修的墳,說這個墳位置如何好、風水如何好。目地還是讓我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承認我會死。我極力排斥: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會住這裏的。

在那次魔難中,在慈悲師尊的加持下,無論我的身體表現的多麼糟糕、情形多麼凶險、多麼不可逆轉,我都不以為然。我始終認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我不會死。就像師尊講的:「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這個念頭一出,「唰」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本來就是幻化出來的。」[1]天亮後,甚至村西頭有一戶做事麻利的人都帶著香燭火紙給我弔喪來了。可我就是不死,兒子見我這樣,就又找來村醫給我打針。

回家第三天,我感覺打針的地方特別疼,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不讓我再打針了。我就對兒子說我不打針了。兒子不同意,說:還有藥呢,不打可惜了。我對兒子說:「你是要藥還是要我呀?再打針我就死了。」兒子只好把針收起來。

停止治療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回家十一天後,我基本恢復正常,就到菜園子裏去幹活。村民見到我很害怕,以為見到鬼了。消息傳開後,村裏人都來看熱鬧,成了奇景。有人就問:「你不是死了嗎?……」我說:「醫院裏說我不行了,可是我師父又救了我。」

現在七年過去了,我依然健在,依然在修煉法輪大法。感謝師尊慈悲救度,感謝師尊大恩大德,感謝師尊給我延續了生命。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