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上精進 「疥瘡」消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十月中的一個週末,我去看望住院的父親,護工告知,醫生診斷老父身上起的是疥瘡,他也被傳染上了,我娘家人也被傳染了。我當時的念頭完全不在法上,竟然跟著說:我身上也起了紅包。就這不正的一念,「疥瘡」開始在我身上肆意橫行,由於長期修煉狀態不精進,心性跟不上去,還採取常人的辦法去買硫磺皂,晚上睡覺前還往紅包處塗牙膏止癢,甚至按照常人的理每天都換貼身的衣服,換下來的衣物每天要「燙洗」、「晾曬」,有時把自己的衣服洗完,還要再用消毒劑把洗衣機洗一遍。先生(同修)說:「你還是和常人一樣把它認為是病會傳染了?」

這些完全不在法上的做法導致所謂的「疥瘡」一天比一天嚴重,嚴重到我難以入睡,嚴重到睡覺會癢醒痛醒,甚至有一次在上班的路上長時間持續痛癢到流淚,白天工作狀態也很差。這時候才開始警醒自己到底是因為甚麼受到了如此大的干擾,也開始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反正也睡不好,這才做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以後再睡,之前長期都是十點左右就睏得不行。這個階段的有求之心特別強,就是想趕緊好,讀書、背誦《洪吟》也是尋找有針對性的內容反覆讀反覆背,所以身體狀況並沒有多少改善。

十一月初的時候,我手上也開始有了很多紅包,上班甚至要戴著手套,影響很不好,因為有些同事是知道我修煉法輪功的。我每天的狀態也是越來越差,索性請了兩天假在家學法、煉功,讀書和煉功時身體的難受程度就能減輕很多,但「疥瘡」還在嚴重發展著。有一天實在太難受了,哭著給出差的先生打了電話說:上不了班了,明天就和單位請假回家歇著了。結果第二天一早師父就點化我看到了一篇常人特別能吃苦的文章,就想,常人尚且能如此吃苦,我還是修煉人呢,吃點苦就不想上班了,於是決定繼續努力上班。但每天就感覺是煎熬,先生耐心的在法理上幫助我分析,也是師父借他之口一再的點我:你還是把它當作病了,它是業力,痛苦才能消業啊,別當回事兒,該幹啥就幹啥;要真正的轉變觀念啊,別真把自己當成病人了;給你安排的這點兒痛苦和很多同修比起來就不算啥,又能吃飯又能走路的,你努力墊墊腳就會過去的,還是太嬌氣了,放大了魔難等等。但是我並沒有真正聽到心裏去。

娘家人和父親的護工都已經抹藥後明顯好轉了,我覺的,自己心性暫時跟不上去,以致身體難受到影響了工作,就也想抹藥先壓下去。先生還是耐心的在法理上和我交流,我也是自知理虧暫時不提用藥的事兒了,就是抓緊學法、煉功,但求好之心依然太強,並沒有好好向內找,並沒有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效果也就沒有多明顯。

即便弟子的悟性如此之差,身體癢痛難忍的那個階段還是得到了慈悲師尊的點化,讓我連續兩天在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剛剛躺下後做了非常非常清晰的夢:

第一個夢是穿過一些異常奇怪的地方,這裏的物質或生物都龐大而奇特,令人心生恐懼,夢中的我就抱著一念:我是師尊的弟子,一切聽從師尊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一概不承認,然後就穿過去了。接下來是更加龐大和奇特的生命或物質,然後還是堅定這一念,又過去了。不知這樣穿過了多少次越來越恐怖的生命地帶,之後就真的睡著了。夢醒後悟到,雖然病業假相貌似恐怖,但只要正念強就一定能過去。

第二個夢依然是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剛剛躺下後清清楚楚的夢境:這次是穿過一些非常龐大的讓人恐怖的各種猛獸,依然是堅定一念:我是師尊的弟子,一切聽從師尊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一概不承認,然後就過去一波。接著又一波更加恐怖的猛獸場景,繼續堅定這一念又過去了,不知過了幾波,前面突然就藍天白雲祥和美景了。這次悟到,身體病業假相「疥瘡」雖然貌似洪水猛獸般恐怖,一波又一波,但只要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就一定會柳暗花明。

感謝慈悲的師尊點化弟子,弟子悟到:大法弟子不應該總是這麼被動的被病業假相突襲和折磨,除了大量學法努力提高心性外,也應該以強大的正念清除病業假相背後的邪惡因素和一切不好的物質。不應只是被動的承受和忍耐這種所謂的「傳染性疥瘡」,導致病業假相肆無忌憚,橫行蔓延。於是開始高密度發正念清除病業假相背後不好的物質,並經常背誦師父的經文。

這之後,精神狀態好了一些,痛癢感有時感覺也好了一些。但每天早上洗臉準備出門時,看到滿胳膊和手背上的病業假相,精神和觀念還是時而會被左右,每天晚上洗澡看到前身接近體無完膚的假相也是必須努力用正念克服常人的觀念。

但在病業假相反覆考驗面前,心性不穩的我,在忍耐、努力了一個多月之後還是沒有經受住考驗,抹了外用藥,還給自己找了個藉口:雖信師信法,但層次所限,先抹藥壓下去,再努力修煉跟上來。

抹藥後身體表面上是很見效,堅持用藥兩週多以後也貌似好了,可停藥之後第三天就開始逐步又全身復發,痛癢依舊,腰上甚至還起了許多比之前更大的紅疙瘩,尤其手上手指上是紅紅亮亮的水泡和包。當時的心理是有些崩潰的,看著自己又痛又癢紅彤彤的手,強忍到週五時又請了假在家學法煉功,有求之心還是很強,所以胳膊手上的病業假相越發的嚴重了。

然而我並沒有在法理上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卻一時沒有了正念,就感覺對自己又沒有信心了,情急之下在網上預約了醫院的號,結果只有下週二的,現在想想如果約上了第二天的號,很可能就去了醫院,還不知道彎路要走到哪呢。

師父慈悲,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週日晚上夜深人靜之時,我學法煉功發完半夜十二點的正念之後,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救我,還求師父至少讓我的手先好起來不影響工作和基本家務,只要手先好起來我週一就去上班,之後就去睡了。清晨四點左右醒來,下意識的就去看手,奇蹟真的發生了,手上的各種紅包和亮泡統統變成並不凸起的暗色痕跡了,我當時眼淚唰的就下來了,內心對師尊的無比感恩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並告訴自己你可跟師父說了只要手好了就去上班,所以不顧自己當時的狀態極差,早上簡單收拾整理下就去上班了。下班回來就和先生說週二也不會去醫院了,先生同修也是如釋重負。

接下來就是更加努力的讀書、發正念、煉功,也找機會和同事或出租車司機或醫院的護工說真相,但是確實講的不多,講的水平也很有限。

在家的時候除了簡單的家事吃飯睡覺外,基本上就是在學法煉功。明慧網上同修們的心得體會也給了我莫大的幫助,常常是心裏正有甚麼心結,當天在明慧網上就能看到同修寫的類似的心性關是如何面對和度過的文章。

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師尊說過「好壞出自一念」[1],這次消業的起因,就是因為沒有學好法,沒有足夠的學法的基礎,關鍵時刻念頭和常人一樣,結果自然也和常人一樣麻煩。前一階段娘家人說她胳膊上的疥瘡此起彼伏,我又應和了一句,「我手上也是」,結果導致我的手那一段時間也真的是好好壞壞的。

這個過程中,其實身體上的包也是根據自己的觀念和心性在變化。比如手上不是好了嗎?但是隔三差五又會冒出來一兩個,這時候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如臨大敵了,儘量用大法來警醒自己:「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或對著包說:「你就是假相,甚麼也不是,就是考驗弟子動不動心呢」,然後手上的包真的很快就會消失,手上就這樣不多的反覆著。但是身上依然沒有見好的趨勢,而且胳膊上的紅包越來越有規模的往手的方向壓過來。

又是一個週末,吃晚飯時跟先生說:「疥瘡」又快到手上了,感覺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有進步啊!怎麼還這樣,要是能鼓勵鼓勵我多好啊。然後說今天實在撐不到十二點了,想先睡了!睡覺前又下意識的看了看胳膊上的「疥瘡」,然後驚奇的發現那麼頑固的紅彤彤的它們竟然全部暗平下去了,再看看身體其它地方的也都暗平下去了,腰上的較大的疙瘩也平復了許多。我馬上明白是師父救了我,是師尊在鼓勵我,按照常人的知識,對於頑固的疥瘡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睡覺了,繼續堅持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才睡。

就這樣,在自己身體上頑固堅持了三個月之久的「疥瘡」突然間就全好了。

這次過關,通過逐步能夠入心的學法,對待病業假相的態度在一點點的改變,心性也在一點點的有所提高,逐漸悟到,這麼一部高德大法,以前卻浪費了很多時間不在法上,發正念不入心,經常走神,學法和煉功也經常像完成任務似的,導致許多執著心長期沒能去掉,比如執著於親情,執著於吃好吃的,還有懶惰心,安逸心,顯示心、虛榮心、嚴重的愛美之心,以及隱藏很深的嫉妒心和爭鬥心等等。

希望通過這次過關能做到同修說的一樣:把魔難當成精進的階梯。

感謝慈悲師尊的救度和點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