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 正念清除人心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初,我有幸得了法輪大法。沒有幾個月,邪黨江氏集團迫害開始。我隨同修去天安門證實法,在天安門我們打開橫幅,向著蒼穹曠宇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順利歸來。

後來,我負責我們小區傳遞資料的工作,那時候,我沒有怕心,就一心想著助師正法。每週給小區送完資料,我就貼粘貼、發真相光盤、掛真相條幅。「九評」發表後,我又發《九評》和新年台曆、勸三退,這些年不知發了多少真相資料,勸退了多少人。

這麼多年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做真相資料就像在無人之地。有一次我沒在家,派出所所長逼迫我小孫子替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回來後,我找到所長,把孩子給我寫的保證書當著所長面撕毀。

還有一次,我送資料,有一盤磁帶錄音是明慧廣播電台節目,當同修聽到:「現在是明慧廣播節目時間。」同修哭了,她們家族十幾口人修煉,從迫害開始,大家都不知該怎樣做,看到同修淚流滿面,我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做好,為同修們著想。

放下名利情

二零零七年正月的一天,接到電話通知,說我的二兒子出車禍走了,當時我大腦一片空白,半天緩不過勁來,那種來自親情的痛苦真是撕心裂肺。我心裏明白這是在過親情關,於是第二天早上,我依然起來煉功。在煉第二套抱輪時,聽到一個聲音說:「真是塊料。」我睜眼一看沒人,頓時明白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我的二兒子生前非常講義氣,他給老闆打工掙來的十二萬元錢,在老闆資金周轉不開時,又慷慨的借給了老闆。另外還有一個朋友欠他五萬元錢,都沒還給他,尤其是那兩個欠錢的小伙子,在給我兒子辦後事的當天,還當著大家的面信誓旦旦的保證:人雖不在了,錢一定會還上,而且就這幾天還。這十七萬元錢對於我這樣一個孤寡老太太來講,簡直是天文數字。可是多少個「幾天」過去了,錢也沒還,人也找不著了。

我知道這又是對我利益上的一大考驗,雖然明白這個法理,可是心性始終上不來,被邪惡鑽了空子,出現病業狀態,全身泛黃,小便像豆油一樣的顏色,全身無力。就在這個狀態下,當時女兒問我能不能去洗澡,我堅定的說:「能,沒事。」隨著這一正念,我的身體狀態恢復了正常。

隨後在學法煉功中,我自然的體會到:我與二兒子的緣已盡,情已了,那十七萬元錢應該是我們全家欠別人的,還了債了。就在那後來的一天晚上,睡夢中,我在天上飛,下面的眾生有的在種地,有的在摘果子,也有跪在地上的,我在向他們喊著:快去找大法弟子,快快找真相。我飛著喊著,這時地上一個人指著我說:快看,那個人不到三十歲修成菩薩了,這時,我緩緩的從天上往下飛。醒來後,我覺的是偉大師尊保護我走過了生離死別的一大關。

信師信法 摔倒了不疼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洗澡,覺的浴霸不熱,我踩在坐便上,伸手去試,結果腳一滑,摔了下來,當時右手腕骨頭支了出來,我一邊握著手腕往起站,一邊說:「沒事,師父,我一點不疼,真的,我一點不疼。」我反覆說著,結果就這一正念,就真的沒疼過,只是麻木和腫脹。

孩子們來了,讓我上醫院,我說不用去,沒有事,幾天就好了。我心裏明白:我有師父管著呢。隨後在我煉功雙手結印時,法輪在右手心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調理手腕呢,沒過多久,我就一切都能自理了,讓孩子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重視發正念 清除人心執著

由於我經常頭沉、頭重,腦袋上像頂個東西一樣,同修建議我多發正念。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初,我們四位大法弟子發正念,鏟除自身大腦空間場的情、欲、色、淫,我們共同發了兩個二十分鐘的正念,並且切磋曝光壞思想。我對大家說:我這七十多歲的人了,有時也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這個壞思想不是我的,我不要它,滅了它。

就在當晚,我在夢中從自己的頭頂右側拉出一條一米長的土色蛇,丟在了地上,在夢中,我還說:這是真的嗎?這不是做夢吧?自己又說是真的,這是真的。白天,我和同修說了這個夢,同修說是師父給你能力了,師父也幫你清理了。

從那以後,我經常發正念,因為我感受到了發正念的威力。也就是十幾天以後的一個晚上,夢中我又從我的頭頂左側拽出兩條土色的蛇,一米長。在夢中,我還是說,這是真的嗎?不是做夢吧?自己又說是真的。當時我的頭特別輕快,真是甚麼都沒有了。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夢中反映出我還有沒修去的疑心和對另外空間存在的模糊認識,其實我們發正念鏟除的不正是另外空間存在的敗物嗎?這個空間的現象都是假相,產生我們生命的地方才是真實的,為甚麼要陷在這個空間的框框裏呢?這是人的觀念還沒轉變。

今後我要在這方面多下功夫,按照大法的要求實修自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