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過去 珍重未來

在真相資料項目中的修煉歷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近二十年來,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路上,我們已經走過了最艱難、最殘酷、最黑暗的時期,可是正法修煉的路並沒走完,依然任重道遠,還有眾多的有緣人在等待得救的福音。

一、在最艱難的時刻,接手資料點工作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是我們本地區同修們最難忘的一天,二百多人的大型法會在縣城被中共破壞了,當時就有五十多人被非法抓捕。在後續的追查綁架中,上百人被洗腦迫害、非法拘押、勞教、判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在我鎮南邊另一個城市傳遞資料的原本地同修找到我,叫我接資料,我答應了。因為我要不答應,這一片講真相的資料就沒有人管了。雖然當時資料量並不很多,接過來容易,要送出去還真有些難度,因為當時恐怖氣氛太重,常常是見不到同修,卻能接到同修家人送出來的閉門羹或逐客令。在徒勞往返中常常滋生幾分無可奈何。兩個多月以後,安排給我送資料的同修在路上被非法抓捕了,沒人給送了,我就自己去取。接到通知後,立即動身,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公用電話亭打傳呼,聯繫上之後,再到指定地點接貨。貨量多少不定,少則一背包,多則一大編織袋,或三五箱。但凡難以攜帶時,他們會安排同修用車送貨上門。扛一大絲袋資料坐市內公交車也是有風險的,但有師父法身保護,心裏坦然,也從未遇上過麻煩。如果要打車到長途站得花十幾元,甚至幾十元,坐公交一、二元就夠了。但有時不帶貨,又不超過三站地,就步行,一元也不花。

取回來的資料經過分檢後,再發送給本鎮各村和丙鎮一部份,有時量大,還要分別送給周邊的另外兩個鄉鎮。這些事全靠自行車完成。直到零二年三月初接到消息,城裏和我聯繫的同修被綁架了,真相資料來源徹底中斷了。那時我還沒有手機,但家裏有一台座機,有業務關係的同修,我們都是單線聯繫,而一般關係的同修我都不公開電話號。我找到鄰鎮一位老同修幫我和縣城接上關係,我又有了取資料的地方。

零四年初春,乙鎮同修調給我一台複印機,使我結束了每週一次跑縣城(四十一公里)的麻煩。我可以到乙鎮取樣版自己複印,但是他也是到外地取文件自己打印。每週往返一次乙鎮,得花四個多小時的時間(十八公里),春天風大,冬天路滑,騎不了車,只能走,所以經常要花掉一整天的時間。但是路況好時,早六點之前就已經到位了,不到中午就回來了。

零五年外地同修調給我一台舊筆記本電腦和一台打印機,使資料工作走入了優盤傳遞文件時期。一年後(零六年),我結束了優盤打印,開始自己獨立上網、下載,使資料點實現正規化。

二、獨當一面

從零一年七月接管資料至零六年五月可以獨當一面,算來時間還不到五年,在這段忙忙碌碌的歲月裏,我的項目特點就是:「取回來,送出去。」我的自行車伴隨我不知走過了多遠的油漆路、水泥路、鄉間土路。輪胎也不知換過多少次了,有時從乙鎮回到甲鎮(自身所在地)已經日近西山,可是想到縣城傳給丁鎮的粘貼還在手中,怎麼辦?要不要回家吃完飯再說?不能!這是責任。當這一念升起的時候,會精神倍增,疲勞全無,雙腳也沒怎麼努力,卻見車輪飛轉,耳邊風響,十公里的路程,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完了。

這些年中,無論是到乙鎮去取,還是到丙鎮去送,都恪守一項規則,那就是:取資料須在早六點前趕到目地地。因為這樣可以保證發正念互不干擾,也可避開常人活動的干擾。而送完資料則必須在黎明前回到家中,稍有延誤,早起閒遛的鄉鄰能看出你不是剛出來,而是昨夜未歸,剛回來。

丙鎮直到零九年才建起自己的資料點,在這之前這些年(不少於六年)一直由我給送資料,迫於時間的緊迫、邪惡的瘋狂與對同修安全的考慮,我只能佔用前一晚的時間來做。這樣一來,反倒給我傳播真相資料大開方便之門。因為沿途要穿過四、五個自然屯,可以順手掛條幅、噴字、貼傳單、送資料。回來時,還可以多繞幾里路穿越更多的村屯。可是總體時間並未多佔許多。晚上傳真相,無論是三九或四九寒天,無論是三更或五更,你都不必擔心會凍壞甚麼地方,也不用戴手套,根本就沒有冷的感覺。但是白天風大時,趕路不小心能凍壞臉。

六、七年的奔波歲月,在風風雨雨中,在日日夜夜中,在師尊的呵護下,在有驚無險中,走過來了。為甚麼能走過來?因為有責任在心,責任在身,心中裝著的只有責任,責任可使人不捨晝夜、不辭辛苦、不顧風雨、不懼監牢。這種為大法負責的責任至高無上,不容你不做,不容你拖延,也從未因邪惡的頻繁騷擾和瘋狂綁架而暫停、而拖延過。

三、師尊給我智慧

因為是老舊的筆記本電腦,經常死機或癱瘓,我到電腦城買了一張系統盤,一塊筆記本用硬盤(40G)準備升級,可是新硬盤插入後,發現裝不了,因為沒分區,我又不知道分區方法,後來查到一則給外置硬盤分區方法,我就連成外置硬盤,一試便成,接著裝系統也成功了。

殺毒軟件小紅傘手動安裝沒有中文版,全是英文按鈕,我不懂英文,按錯一次就前功盡棄,我採用逐個淘汰法,憑著耐心和毅力裝成了。

四、錢少不可不做,錢多不可亂做

從取回第一台電腦和打印機(零五年)算起,到現在已經有十三年了,在這期間我們花錢買來的常用設備超百元的只有兩件──大切刀和激光打印機各一台。超千元的設備也是兩件──筆記本電腦和刻錄塔。現在除打印機已易主,其餘三件都在使用中。

那麼是不是這四件東西即使不買,資料點也能正常運轉呢?不是!因為做書沒有切刀是不行的,打印經文沒有好的激光打印機不行,原先的五層自製刻錄塔已經不能勝任大量的光碟製作,電腦的頻繁死機和系統癱瘓嚴重的影響著工作效率。所以這些錢都沒白花,已經、正在收到良好的回報。

那麼作為鄉鎮資料點,是不是我們的資金來源太匱乏了,無力支撐正常消費?不是!我們從甚麼設備都沒有只有資料的時候起,就沒缺過錢。我們也曾有過豐厚的省外輸入,我們輸出給縣城的資金小的數額不算,中後期超過千元的累計額不少於四萬元。

那麼是不是我們只為省錢,不顧資料質量,用破舊的設備應付救眾生呢?不是!我們沒花錢買新設備,不等於我們沒有好的設備。因為市裏換下來的所謂報廢機,都遠遠沒達到使用年限,沒地方放,我們拿回來檢修一下,或換一、二個小零件,就是好機器,非常好用。零部件到網上購買,很便宜,不是假貨。商店的黑心老闆能黑死你,不足一角錢的小件,他敢要五元錢。

刻錄塔價格昂貴,沒有還不行,為了節約資金,我們就只買新的刻錄機和控制器,再花很少的錢就能買到舊的電源和台式電腦硬盤,自己組裝(不用機箱)。效果也很好,卻能省下一些資金做更多的事情。

彩噴機的廢墨是不可利用的,只能適當控制清洗量。激光機的廢粉是可以回收再用的。辦法是自做一個廢粉篩。例如:取閒置的盤香盒去底,取下蓋的外簷做支撐篩底的內圈,用120─240目銅的或尼龍羅底做篩底,用內圈將篩底壓入筒內,用塑膠槍封嚴即成。篩廢粉時碳粉不會散失污染環境,因為粉篩是緊密鑲嵌在另一個更高深的密封容器中。打開上蓋,倒入廢粉,蓋好,搖晃幾下,打開下蓋,倒出來的是篩過的好粉。因為篩底在容器的中間位置,廢渣被擋在容器的上半截。實際上它是一個能儲存兩種碳粉並有篩選功能的密封容器。

機關單位辦公室換下來的原裝鼓品質較好,商家用幾元錢買下,再以十幾元的價格賣給我們,那也合適,因為有些代用鼓品質非常不好,還不如二手原裝鼓,也得花幾十元,買新的原裝鼓得花上百元,所以我們遇上這種機會都不錯過。

這不是常人認為的小氣或吝嗇,因為大法的資源不是你個人的財富,都是農村生活並不寬裕的同修們用辛勤的汗水換來的,是眾生能否得救的物質因素。我們沒有權力、沒有理由漫不經心的揮霍掉。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資料點遍地開花已成時尚。我們全力支持後起之秀。但是,這些年我們有個原則把握的非常到位,就是在能確保正用的前提下,我們不管電腦來源、不管上網資費。無論資金多麼充足,都不聞不問,「一毛不拔」。我們雖然鼓勵同修自費建點,打印設備方面還是多和城裏溝通,儘量利用好尚且可用的資源。就是在不用花錢的情況下,調劑余缺。易主,延長使用價值。

我們覺的大法資源利用到甚麼成度,不只是節約或浪費的問題,而是修煉狀態的問題,是這一地區整體證實法的路走的正不正的問題。所以不可掉以輕心。那麼,為甚麼還有「兩不管」的原則呢?因為獨資建點是你個人證實法的路,是你自行樹立威德的機會,我們只能維護,不能剝奪。再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沒法保證你不會利用這種便利條件到常人網站去做常人的事情。我們一旦把資金投進去,就等於是使大法的資源、大法的血脈流注給了常人。所以,無論是為法負責,還是為個人修煉負責,都不可走到這一步。

五、不可因付出多而挪用公款

零八年至一零年這段時間,是我們地區法會最多的時期,而且多數集中在縣城,去縣城開會坐公交車往返一次需二十元錢,家人不給車費,強詞刁難,說甚麼:咱家就這幾畝地,一年才進多少錢,你整一屋子機器沒黑沒白的響,那不走電字兒啊!家裏家外都叫我拿錢,這日子還過不過了……我只好挪用大法資金支付車費,雖然並不常去,三年之中也有五、六回之多,應該不會超過十回。當時也知道這樣做太過份了,不是修煉人應有的行為。其實並沒有從正法修煉的嚴肅性認識問題。由於法理認識上的不足,促成三年之久行為的紕漏。後來在二零一五年初春,我闖過了一次較大的病業關後,覺的這件事情應該有個了斷了,就從我個人的「老年補貼款」中拿出五百五十元作為濫用公款的賠償。那麼這筆錢數是怎麼算出來的呢?我的辦法是最大估算額翻一倍,這樣即使再有一些小的被遺忘的佔用,也問題不大。

後來我發現了一個問題,法會最頻繁的那三年恰恰是本地區演講亂法最瘋狂的那段歲月,外來的亂法徒們編出一些荒唐的神奇故事、騙人的邪說、似是而非的亂悟,引導聽眾偏離正信正悟、偏離正念正行、偏離師尊給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閉口不講修心,只講做事,明確指出做事就是找人交流,只有交流才能提高。和師尊始終強調的學法、修心,唱反調,誤導學員學人不學法,只看表現形式。他們培植起來的「精英」,個個都能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互相灌大道理,卻不能解決任何實際修煉中的問題。灌來灌去全是些遠遠超越自身境界華而不實的東西。

那麼現在回想一下當年家人拒絕支持參加那樣的會就不只是怕費錢的問題,還有幫你抵制邪惡大範圍的變相洗腦;大規模的拉入歧途的因素。只是被執著沖昏了理智,放不下的人心混淆了是非,都是自身心不正招來的麻煩。對於那段歷史,那股逆流,一些人至今尚且不能清醒的認識,不願認真的面對。

六,當務之急是修去人心、執著

如今我們的資料點在風雨中,在艱難險阻中,在大法的沐浴中,從沒有任何設備,只管取送資料,到有了簡易設備,再到今天的全功能運轉,已經持續的、穩健的走入了第十八個春秋。能夠安全運作到今天,全靠師尊的慈悲呵護,還有眾多的同修們的熱心維護。

從一零年女兒(在外地打工)辭職回家後,使資料點功能有了全方位的、大幅度的提升。我們現在主要是承接大宗資料和較複雜工藝的製作。設備維護方面已經接近專業化水平,已經可以較快的診斷故障,較多的修補或更換零部件,有的品牌機型也可改動。但是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卻是有待提高。隨著物質資源的日漸寬裕,當年那種勤儉持家的作風正在衰退,隨著邪惡因素的日漸縮減,當年那種不怕累、不怕苦、不怕難、不懼邪惡、勇於承擔的精神正在淡化,放縱執著的心已在萌動,尋求安逸的心已在滋生。

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路上,我們已經走過了最艱難、最殘酷、最黑暗的時期,可是正法修煉的路並沒走完,全面清除宇宙中的邪惡已經不是問題,全面清除自身內部的負面因素,清醒的、果斷的修去人心執著,依然任重道遠、依然存在著修上去和掉下來的不確定因素。

師尊曾在法中告誡我們:「要珍惜自己,你們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們。希望你們走好以後的路。」[1]

我悟到,在師尊眼裏,弟子們的提高和圓滿是第一位的。對於弟子們而言,在證實法中兌現使命,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但是在這過程中必須得不斷的提高心性、不斷的歸正自己、不斷的清除人的因素。只有這樣才能無愧走過的路,走好以後的路。

為了完整的、不留遺憾的兌現使命,為了不負眾生的期盼,為了感恩師尊的無量付出,讓我們在未來相對寬鬆的修煉路上,都來嚴肅的、嚴格的對待自身的修為,去迎接宇宙大法對弟子們的全面無漏的檢驗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