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修自己 神跡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我在得法前,在常人中是一個自信心很強、爭強好勝的人。後來走入大法修煉,這個強烈的自我與咄咄逼人的個性,在修煉中充份的表現出來,特別是和同修們的配合中,有時根本就不給人說話的機會,做事情不考慮別人的感受而自己並不覺察,這成為我修煉中一個極大的障礙。近期修煉中遇到幾次過關,與同修一同在法上切磋,用正念認識問題,並實修自己,在這方面有了較大的突破。

一、寫文章時 去自我

一次,同修幫助我寫一篇法會投稿文章,是去公檢法司要人的經歷,同修整理完,讓我再看看。剛看了題目,我心想這個題目不合適,草草看幾段,一眼看到文章快結尾處寫了一個讓我敏感的日期,馬上心裏就不高興了,說這個題目太大了,口氣也大,這個日期不能寫,語氣完全不容置疑,不考慮同修的接受能力,同修說這是證實法的偉大,堅持說沒問題的。看同修沒有改寫的意思,我無奈的說,事情都是事實,你看著寫吧。

文章發表後,我憤憤不平的和其他同修說「這個同修寫文章一個字都不讓改,太自我了……」沒把這個事反過來查找自己。後來仔細想想,文章之所以能發表,說明同修寫文章的水平是能達到標準的;文章中表現的口氣與心態,不正是我長期以來強烈的顯示與高高在上的真實寫照嗎?

再往深找,為甚麼要顯示和高高在上,不就是覺的自己行嗎?把自己擺高了,認為事情是自己做的,多強的自我和可怕的貪天之功啊,忘記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矛盾出現了,不能處處把事情看成是提高心性和去執著心的好機會,當時根本想不到向內找,更談不到無條件向內找了,執著於表面的對錯,總是過一段時間才想起來找自己。師父說:「可是為私為我的這種特性,這種東西,是隨著宇宙漫長的歲月中你們逐漸的被污染的。」[2]

我記得以前同修們交流的時候,兩位鬧矛盾的同修,其中一位在找自己時聲淚俱下的說:「為甚麼同修瞪我的一個眼神都記得清清楚楚,甚至時間地點都記得清清楚楚?總是在腦子裏揮之不去。天天學師父的法,為甚麼就記不住呢?師父讓咱們這樣了嗎?咱們這樣師父高興嗎?舊勢力看到最高興了。」對此我印象很深,觸動也很大。

二、面對同修責難 去自我

一次在同修家,同修開始還是比較平和的說:「你們做的那事(指同修們交流怎樣向公檢法司講真相)都是亂法,讓寄的真相信也不符合法……」越說越激動,氣得嘴唇哆嗦,臉也變形了,「到你們家去從來看不到你學法……你永遠不要到我家來了。」這次我還真是穩穩的守住心性,由始至終笑呵呵的說話:「是嗎?那以後我多學法,你甚麼時候覺的我合格了,我再過來好嗎?」「那你也不要過來了,短時期內都不要過來了。」其實我在家裏經常一天學幾講《轉法輪》,這個同修很少到我家去,幾個月也去不了一趟的。我等她慢慢平靜了,我才走,臨走時,我們目光相視而笑,沒有任何芥蒂了。

然而過一段時間,和其他同修提起此事,我卻憤憤不平的訴說起來。同修走後,我向內找為甚麼當時能忍住,現在又忍不住了呢?我分析自己的心理,當時並不心甘情願,我是表現給其他同修看的:你看這關對我來說不算甚麼,「我」能行、能忍住。如果不是從法上真正放下自我的面子心坦然過關,就會被假我欺騙,一不小心還會「原形畢露」。

三、煉功時 去自我

丈夫是同修,多次提醒我,煉功動作快,我總是以師父講法為自己開脫,說:「不要總盯著人家小事,怎麼能一點不差呢?!」

一次,丈夫又說:「你煉功怎麼總是比師父口令提前,等師父說完再動,就不行嗎?」這次我想,是啊,為甚麼我總聽不進去呢?甚麼東西阻擋我不正視自己的錯誤呢?師父要求緩、慢、圓,這些年為甚麼聽不進去呢?還是執著自我啊。找到人心後,下決心改正。

隨後的一天煉動功,在煉站樁兩側抱輪的時候,一下感到自己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被定住了,上半身空明敞亮,非常美妙殊勝,整整抱了一個小時才放下,如果繼續,還能堅持下去。過幾天,這個煉功動作,我又在這種狀態中站了一個小時。現在我覺的只要時間允許,哪一個站樁動作,站一個小時都沒問題。從那以後,每次煉功能量場都很強大,手掌間帶著嘶嘶的電流。

四、去自我 展開眉頭

我們周圍的同修,大家經常說,誰看到問題,一定要互相提醒啊。一次同修對我說:「你的心總是張著,應該沉下來。」同時還做了個張開的手勢。

我想說的有道理,我要關上。自己靜靜坐著,用手勢關了幾下,然後仔細向內找,確實發現我有一顆張羅事的心,好像甚麼事情沒有我不行似的;大家也經常找我,也助長了甚麼事情都好打聽打聽,過問過問,一段時間一段時間的,搞的自己非常忙,忙於「做事情」、「跑事情」。有時眉頭緊鎖的,身邊同修就善意提醒我「別皺眉,注意說話語氣。」我很快就調整一下,但只是當時管用,一會兒就又像彈簧一樣皺到一起去了。

原來還是自我作祟,我像剝洋蔥一樣,層層剝離,不斷純淨自己。一天上午,在學法的時候,師父又一次讓我體會到,長時間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我,上半身完全是空的,特別是頭頂,非常美妙,無法用語言描述,我一動不動,確切的說應該是定住了,感到師父強大的能量加持。下午及晚上,同樣這樣美妙,連續幾天都是類似這個狀態。

同時我前額緊鎖的眉頭一下子開了,以前總覺的有一個蓋子蓋著似的,現在好像是個平板,想皺著眉頭也皺不起來了,原來展開眉頭,是修出來的,不是煉出來的。我注意到周圍也有幾個這樣的同修,總是皺著眉頭,我想我也應該把自己的體會分享給她們。

五、去自我 突破一個層面

師父在講法中說:「如果每一層你能夠看到這一層的面,而不是一個點,看到分子一層的面、原子一層的面、質子一層的面,原子核一層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間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體包括人身體都是和宇宙空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存在、相通的。我們現代物理學研究物質的微粒,只研究一個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後再研究它裂變之後的成份。如果有這樣的儀器能夠展開,看它這一個層次中,所有的原子成份或者是分子成份在這一層中整個的體現,要能夠看到這個景象,你就突破了這個空間,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真相了。」[1]

由於近期經常的向內找,實修自己,從各個角度把隱藏的自我及私心挖出來,並決心去掉它,就感覺突破了一個層面,人也變的神起來。前幾天同修被邪惡迫害,非法開庭,我去法庭周圍發正念,過程中整個人像被定住了一樣,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我想這是近期精進實修,師父鼓勵我。

結語

師父講法中說:「其實你們還不知道,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過去的修煉人說:「我在幹甚麼」,「我要幹甚麼」,「我想得到甚麼」,「我在修煉」,「我要成佛」,「我想要達到甚麼」,其實都沒有離開那個私。而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才能達到永遠不滅。所以我告訴你們,做任何事情你們首先要考慮別人。」[3]

在近期剜心透骨的去自我的過程中,每去掉一點,慈悲的師父就讓弟子體驗一下超越常人的神聖狀態。法中得知私貫穿很高層次,層層都有不同形式的自我及私心以各種方式表現出來,唯有抓住它,不斷精進實修,純淨自己,才能逐步達到師父和法對我的要求。

回顧多年來隨師正法走過的路,遇到的神跡數不勝數,人間的任何語言也難以表達弟子對師尊的感恩與敬仰、頌揚與祝願!說不完的師恩偉大!道不盡的大法殊勝!

叩拜師尊!謝謝同修!

以上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