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走出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我和老伴是同修,我們都是「7.20」以前得法的老年弟子。得法前,身體都很不好,兩個人無論在家,還是在單位,都是「重點保護對像」。修煉大法後,我們雙雙都像換了個人,健康、精力旺盛,讓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特別是我們單位,因我身體變的非常好,使得周圍的同事紛紛拜讀《轉法輪》,有幾個同事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我和老伴感情一直不好,修煉前,就經常吵架,曾經幾度想離婚,退休後,孩子們知道我們的情況,就給他找了一份養花的工作,一幹就是十幾年,現在單位看他七十多歲,年紀大了,就不讓他再幹,這回徹底退休了。

每天兩人相對無言,雖然都是修煉人,但因為所在層次不同,對法的理解不同,對一些事情的見解不同,所以經常發生爭執和矛盾。

我也很苦惱,因為從年輕時候,我們就沒有甚麼共同語言,所以到現在還是老樣子,兩個人很難交流和切磋。他平時和我話很少,講話從來沒有甚麼好氣,每當我回憶起一件件一樁樁往事,從內心深處就有一股怨恨心,我也發正念解體它,但效果不好。

師尊曾經點悟過我,說我們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中,在久遠的年代曾經結過一段惡緣。「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1]。當我明白了我們之間的因緣關係後。就不斷的在法上歸正自己,遇事忍,儘量和他配合,去掉情的因素,我們倆在同事和朋友及家族中各自都非常隨和,人中口碑都很好,唯獨我們倆之間到一起的時候,就矛盾重重,爭爭吵吵,平常我幹甚麼,他都看不順眼,說我這也不好,那也不是,從來沒有好臉色。

在這種情況下,我有時表面上強忍下來,內心深處也沒有完全放下,最近身體出現病業狀態,吃飯時根本嚥不下去,水都喝不下,噎得很。我沒有和任何人說,但孩子看出來,問我的情況,組織同修給我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

這些年,我也多次經歷病業迫害,每次在關難之中,有師尊的慈悲保護,同修的無私幫助,憑自己堅定的正念很快就過去了,這次我不斷學法向內找,深挖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和執著情的心,不斷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範圍內干擾我修煉的所有邪惡生命與因素,包括情魔、色魔的干擾。有的時候症狀減輕一些,有時候還是那樣,好長時間就是過不去。

那天,老伴又因為一點兒小事數落我,本來到了發正念的時候,我心裏的火「呼」一下直沖頭頂,眼看心裏又過不去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個修煉故事:大概意思是說,一個修煉人圓滿修成飛上天的時候,人世間她媽媽發出淒慘的呼叫聲,她回首看的瞬間,掉了下來,呼喊她的那位親生母親眨眼之間顯現原形,原來是一個大魔,哈哈笑著說:我等你五百年了,就為了今天這個時候拽你下來啊!

接下來,師尊的講法打到我腦子裏,師父說:「所以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2]同時我眼前顯現了三個字:舊勢力。我心中噌噌往上冒的那股氣頓時順了下去,我對舊勢力說:舊宇宙的生命你們放手吧,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只聽師尊的安排。無論你給我們夫妻多少魔難,我都是不承認的,以往的恩恩怨怨,師尊早已給我們善解了,我們現在是助師正法的法徒,是走在神路上的覺者,從現在開始,你們的安排一律作廢!從今以後我再也不看老伴怎樣,只看自己有沒有真正聽師尊的話,實修自己,也不過是舊勢力利用他在表演。當我正念一出的時候,堵塞的食道立刻通暢了,吃飯喝水再也不噎,再也不疼了。

正法進程走到了現在,師尊說:「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2]滾滾紅塵之中每個常人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修煉人更是如此,常常看到周圍處在病業關難中的同修,有的人承受不住,正念不足,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上了醫院,有的甚至被拖走了肉身,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同修啊,「人神一念哪。」[3]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出情,堅信師尊堅修大法,緊緊跟上正法進程。走好以後的路。

因個人層次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