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前不久,我被當地國保便衣警察從家中綁架、抄家,並非法拘留一個月。表面上很突然,實際上我心裏明白,這段時間自己在修煉上有大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修煉了這麼多年,在邪惡越來越少的形勢下,我突然被綁架迫害,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真的是對不起師父,現在我把這些年自己修煉中的不足一一曝光出來。

一、學法目地不純,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這次迫害為甚麼能發生在自己身上?靜下心來向內找,長期學法走形式,學法就犯睏、不入心,特別是這一段時間,幾天學不了一講法,自己也著急、煩躁。煉功、發正念胡思亂想,妄念像奔騰的野馬,把學法、煉功、發正念當任務完成,其實是學法目地不純。

九六年,我是帶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百病纏身、脾氣暴躁,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修煉後,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清洗了我的心靈,本著對師父的感恩戴德,跟著師父修著大法,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可總覺的修的不那麼踏實、純淨,遇到過關的事就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了。這次在拘留所翻出來的那些人心,抓著名利情,嚮往著常人中所謂的幸福、安逸,修大法原來是為了在常人中過的好。

師父說:「大法可以度一切眾生,我不反對甚麼人來學,我就是把大法傳給眾生的,關鍵是這些人心裏並不認為我是他(她)們的真正師父,學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來保護他(她)們自己心裏放不下的東西以及宗教中的甚麼,或他(她)們心中的神。這是竊法行為。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但是他們當中有一部份人,人的這一面思想並不十分清楚,所以我一直在看著他(她)們。因為我想不管甚麼原因走入大法的,總是他(她)們的一個難得的機會。網開一面,畢竟他(她)生在大法洪傳之時,又是人身。我一直等待著他(她)們的醒悟。」[1]

原來我這些年的修煉,整天忙忙碌碌,三件事也做著,但並沒有嚴肅對待大法和自身修煉,而是利用大法來保護自己心裏放不下的東西,沒有從法中領悟到正法修煉的實質和內涵。受自己作為舊宇宙生命智慧所限,藉著修大法得來的福份,抓著常人的名、利、情,享受著常人中帶給自己的光彩。你看我修大法了,啥病都沒有了,家裏的事多順,我多善良、多孝順。

說到孝順,事實上,我對婆婆的怨恨,到她老人家去世,關也沒過去,表面上還偽裝著孝順的樣子,還美滋滋的固守著、維護著那個人心中被讚揚的「假我」。

師父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2]

師父的話使我明白了自己根本就沒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因為自己學法的目地不純,只能是走形式而不得法,自然不能在法上認識法,遇到魔難、過關時,沒有用大法來指導自己的言行,也無法闖過舊勢力設的關、難,使自己陷入常人的情中疲於應對。

這次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人心重,怕心重,不想吃苦,不想承受,狡猾的人念促使自己想著花些錢儘快出來學法、煉功,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同時毀了眾生的壞事,教訓深刻。

對照師父的講法,我要真正的修煉自己這顆心,一心一意按照師父安排的走,把自己的一切歸正到法上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真正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

二、修煉圖形式,會被舊勢力鑽空子

師父說:「我講過,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裏不變就提高不了,甚麼也得不到。」[1]長期學法不修心,沒有把修煉當作每天要做的事,把常人中的美好生活放在第一位,修煉事倍功半,被舊勢力鑽空子。

1、幹事心:老想著還有甚麼事要做,無意中形成學人不學法。大幫哄,湊熱鬧,促使自己每天到處跑,不修口,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注意同修的安全。這次被迫害他們說是有人說出了我,其實這都是我自己不實修造成的,包裏經常背著資料等東西,有時家裏隨便放著,同修善意提醒也不在意,造成了學法點被破壞,幾個同修先後被迫害。自己痛悔無力挽回給大法和同修造成的損失,在悔恨中,怨恨著自己負面思維越來越多,沒有用正念否定一切,給舊勢力留空子鑽。

2、顯示心:顯示心強烈,出事前幾天,有同修說她把手頭的活停一下,跟著我去講真相救人,看你做的多好,是因為我經常到她那兒去,說些自己怎麼做的,夾雜著常人心,賣弄誇張一通。我平時說話做事總是誇大自己,也會狡猾的偽裝,給和我有接觸的同修一個精進實修的樣子,黨文化觀念害人害己,給舊勢力迫害留下了把柄。

去年,在一同修家也沒提前把隨身帶的不安全東西處理好,還拿出來給同修看,意思是你看我還做著這個項目。同修很驚訝,她當時就說我有顯示心,我還不承認,裝作沒意識到。唉,就是不修自己,不向內找,還自欺欺人的認為自己三件事做的可以。

看望有病業的同修,一去就說我來了,話一出口,連自己都覺的在顯示自己,過後卻不用修煉人的方式把它抓住修掉,一帶而過不管了。顯示心在我這還有很多。

師父說:「顯示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執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3]作為修煉人,在一切環境中,只有保持謙卑的、善意的、平和的心態,放棄虛榮心、自以為是的心、強勢的心,踏踏實實的實修,才能提高自己。

3、隨口撒謊:修煉這麼多年,可有意無意撒謊的行為我一直未改,有時還意識不到,習以為常。像這樣隨口撒謊在家裏也影響著孩子,從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來:孩子給表弟買書包,本來書包是一百多元,他怕爺爺嫌貴,撒謊說五十元。掩蓋、偽裝,變相保護自我,撒謊成性,在法中不實修混事。還有和同修相約見面,我不是遲到,就是不去了,根本不把約定當回事,都是黨文化為私為我的東西,根深蒂固,還不願修去,在大法中還維護著它。

在拘留所,我做了個夢:我有個舊臉盆,有塊白色金屬小片在盆底跳,旁邊有人說:「我給你焊上。」我看盆底沒爛,一會兒他說:「我用食鹽給你焊好了。」我問多少錢,他說:「七百元。」我說那麼一個小點,少些錢,他說二百元,我還想著再少點錢,沒說出口,這個夢很清晰。師父看我修得太差勁,點悟盆底爛了是我修煉有大漏,用食鹽焊是我一直把撒謊像說真話一樣,一再講價錢是我利益心太重,食鹽有「實言」、也有「失言」的諧音。總之作為修煉人,修煉就是修自己,我卻浮於表面,放不下法,也放不下人,在修煉中,裝腔作勢、圖形式、圖名,而非實修自己。

我正因為怕失去工作(錢財),怕兒子找對像困難,怕家人受連累,怕失去自由,怕判刑受苦等,用狡猾的人心,想著花點錢,只要能回家、自由了就行,而自己還在那講甚麼堅定不寫保證,邪惡卻叫家人監視自己,處處以撒謊和欺騙來維護私我,舊勢力就等著抓這把柄。表面上達到了自由,其實都是師父的慈悲保護,可自己已經掉下去了。

回來是能學法煉功了,可自身的狀態和家裏的環境像完全變了樣,其實是自己沒做好,內心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那些在這件事中應該被救度的眾生,頭頂像是有密密麻麻的小蟲子在啃咬,心慌氣短,怕的這種物質壓得我隨時像要窒息。

師父說:「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有決心走出來這才是修煉,這就是修煉。」[4]

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意識到沒修好,已經走了彎路,還有這麼多執著和不爭氣的想法,甚至腦子裏出現「想死」的念頭,我求師父,突然想起不好的念頭、想法,都不是自己,師父說:「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實都不是你。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就分清了:噢,這個思想不好,應該消下去,去掉它,我不應該這樣去想。這本身就是在消嘛。」[5]

我就靜下心來發正念,想死的不是我,你想死,我看著你死,你就死吧,還有怕死的這個物質,我想把怕死的本身也清除掉。這樣一想,一下輕鬆多了,精神狀態也好多了,感謝慈悲的師父點悟保護,我只有精進實修。

這些天我一直在理清自己的思路,我在修煉上是有大漏,但我不上你舊勢力的當,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舊勢力迫害與我無關,我只聽師父的話,認真學法,無條件向內找,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個人體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