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書失而復得促我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八月的一個週日,我參加完每週日公園的煉功洪法活動,回家路上坐公交車再轉地鐵,下了公交車時,一眼看到站點旁邊的品牌服裝店裏一張大大的百分之六十折扣的促銷牌,就想進去看看有沒有適合的衣服。

這家店我前段時間已經去過兩次,沒有挑到適合的。這次進去一看,又有許多不同的款式了,我很高興,開始挑了起來。店裏人很多,我背著單肩的帶拉鏈的布包,挑衣服時我感覺有人兩次輕輕碰到我的包,回頭看一眼包沒甚麼異常,等我挑好衣服準備去試穿,一回身發現我的包拉鏈怎麼開了,我一愣,意識到被偷了,往包裏看,打坐墊在包裏,手機在包裏左側,錢包在右側,沒丟啊,甚麼丟了呢?啊!我突然發現,是書,我的大法書被偷了。

我意識到我不該再次來買衣服,馬上把手上的幾件衣服全部放下。站在那想一定是小偷把我的大法書當成錢包偷走了,因為我的大法書是小本的,我用透明保鮮袋裝起來又用一個黃色的帶拉鏈的半透明塑料袋裝起來,看起來就像錢包一樣。可是為甚麼手機沒丟,錢包沒丟,丟的卻是大法書?沒有偶然的事,向內找吧,難道是我不珍惜大法了嗎?我環顧四周,我不知道是誰偷了我的書,也沒有發現異常。

我走到店外,一個念頭出來,沒關係,我還有一本大的大法書,立刻意識到不對,難道一本珍貴的大法書在我心裏就是這種份量嗎?我開始意識到我從沒有認真衡量過大法書的珍貴,萬一偷書的人發現偷的不是錢,把大法書給亂丟了甚至丟到垃圾桶怎麼辦?那我得造多大業啊,不行!絕對不能這樣!此時我非常懊悔,自己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我站在店門外一時不知怎麼辦,我想我得向內找,還得發正念不能讓偷書的人把書丟到垃圾桶。我不能就這麼無奈的走了,我應該在這條街附近的垃圾桶先看一看。

我一邊走著,一邊開始靜靜的向內找自己,是有對買衣服的執著,今年已經買了七、八件打折的衣服了;有貪便宜的執著,一看到折扣很大也不管需不需要就想買幾件。就這家店都已來三次了,年初還曾到別的店買過有折扣的衣服。其實剛買幾件的時候我就意識到自己有這個執著了,也知道該去掉,但始終沒有很重視和做到,以至於做夢還在買衣服呢。但我以前沒有這麼強烈的想買衣服的慾望,可見現在執著不小了。這幾次買衣服都因為天氣太熱,總想買適合炎熱天氣穿的衣服,嫌自己現在的衣服都太厚,正好是打折季,便宜,但這背後是不是有色慾方面的執著呢?我想肯定也有,這個之後還得認真找一找。

另外,一直以來我還有一個錯誤觀念,就是認為誰會偷書啊?週日在公園洪法時,我經常把裝有大法書的包隨便放在地上就去洗手間了,覺得有同修在,不會丟,誰會偷大法書呢?所以把我認為值錢的手機和錢包帶在身上。這個觀念一直沒有想過不對,這次卻真的遇到書被偷了。

再看修煉狀態,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修煉狀態有多麼鬆懈,很長時間學法時心不靜,一直以來煉功心不靜,一些雜念經常會跑出來,發正念經常走神兒,有時很累沒到發正念的時間就睡著了,結果晚上的正念也沒發,有時早上沒聽見鬧鈴,早上的正念也沒發,過後也沒有全補上,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一直採取措施想要突破,但一直沒有太大的改善。這不是對自己的修煉要求不嚴嗎?不能再放鬆了。

我開始衡量大法在我心裏的份量,我自己覺得我是很重視保護大法書的,平時都包好放好,但是我請小本的書就是為了隨身攜帶方便,但我平時背的包只有一個口袋,裏面放了各種雜物,再放大法書感覺不適合,我就一直想買一個有兩層的包,可以把大法書單獨放一層。但是很長時間一直沒有買成,原因是我總是嫌包貴而遲遲沒有買,難道我為了放大法書都捨不得買一個包嗎?

我一邊向內找著,一邊往路邊的垃圾桶裏看,還往路上的店面裏靠門邊的垃圾箱裏看,都沒有看到,心裏很著急,這時看到一個收垃圾的清潔工正在把一個個垃圾箱裏的垃圾裝到他的推車裏,我想我得問問他看沒看到書,我不會當地的語言,他沒有聽明白就沒有理我,我一想到如果小偷把書丟入垃圾箱我就難過的不行,立刻接著發正念清理偷我書的人背後一切不好的生命與因素,絕不能讓他把書亂丟,希望他不要因此而造業……

我又走到對面的街上找,看了十幾個垃圾箱,都沒有,這時我看到一輛大垃圾車正在裝清潔工人收來的垃圾,我意識到再找垃圾箱也沒有用了,這附近的垃圾箱已經都是空的了。我還不想放棄,不行,我今天必須把書找到,找不到書我不回家,這書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決不能讓他落到那種不堪的境地。我在心裏向師父認錯,在心裏請師父點化,我的書在哪兒啊?

我走到那家衣服店附近的一個因維修而關閉的地鐵站入口,看到下面台階上看起來像小偷的人正在失望的翻一個插滿卡的錢包,我馬上懷有一絲希望的在他身上和附近搜索,沒有看到書的蹤影,內心真是有些煎熬,但我不能就這麼回家了,我今天一定要找到這本書,這一念非常強。

此時我已經在外面找了可能快兩個小時了,我想我還得再回到那家店裏看看,會不會有甚麼發現。進到店裏,人還是很多,我四處張望,走到左邊的展台時,突然看見裝書的黃色袋子在一堆衣服下面露出一角,我非常驚喜,一下拿出來,卻是個空袋子,書呢?我迫不及待的翻開展台上的衣服,卻沒有發現書,這時我急了,怎麼只有袋子?我想到問問店員有沒有看到我的書,說我的書在這被盜了,現在我只發現了裝書的袋子,問他有沒有看到我的書。他說沒看到,說一旦看到就告訴我,我先後問了三個店員和一個保安,都說沒看到。我還不放棄,我請他們幫我留意,告訴他們如果看到就請幫我保存,我明天還會來看一看。我告訴他們這本書對我很重要,我想自己在這裏再找一找,他們點頭同意。

我心裏很焦急,覺得有希望了,但樓上樓下就是找不到,更衣間也找了也問了都沒有,各個展台也翻了也沒有,明明袋子都在這裏,怎麼就沒有書呢?難道被拿走了嗎?此時我眼淚都快下來了,我還不死心,心想我一定要找到這本書。這時我看到一個衣架下面有一件衣服掉在架子底層,只隨手把衣服撥開,啊!我的書!我的書就在那裏靜靜的放著,我太驚喜了,太高興了,不敢相信我找到了!這簡直是個奇蹟,我在心裏謝謝師父。我高興的告訴店員們我找到書了。

這下,我可以放心的回家了,一路上我都手握著書,生怕再失去。

過了許多天,每當我拿起書學法時,我拿著失而復得的書,心裏仍有一種珍惜感,珍惜修煉的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