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是不講任何條件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個出生在五十年代的退休教師,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路上,這麼多年磕絆跌撞,在邪黨迫害下,有過迷茫,甚至一度停止了修煉。可是慈悲的師父始終沒有放棄我,用各種方式點化我。當我清醒了從新走回大法後,才又真正感覺到生命存在的意義和力量,這一切的一切都感恩於師父的慈悲苦度。

有很多很多難忘的故事和神奇的變化一直伴隨著我,寫幾件感悟較深的事,向慈悲的師父彙報,與大家共同交流。

一、師父拉我出泥潭,環境變好了

半年前,我在家裏忙,累的不堪,不僅體力嚴重透支,心也被家務凡事攪得七上八下,不得安寧。別說講真相救世人,連每天必須的煉功學法的時間也沒保障。真是「早上眼一睜,忙到晚熄燈」。

由於兒子和兒媳高齡得子,對孩子加倍寵愛,但自己照看又力不從心,我建議請阿姨帶,他們又不放心。因此,白天幾乎全靠我照護不滿週歲的小孫子,洗漱、餵飯、洗衣服、哄睡覺。抽空還要打掃衛生,隔三差五出門採購食品蔬菜。早晨要給兒媳和小孫兒做營養早餐,兒子上班遠,晚上才回家吃飯,所以午飯、晚飯正餐還要求葷素搭配。我就幾乎沒有午休時間。我這個人很要強,事事都追求認真完美,爭取做到最好,被人認可,可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啊。

兒媳看我忙,就把她媽媽帶來幫忙,殊不知相處的日子裏,越幫越忙。親家母比我還小幾歲,但患有糖尿病,腰自幼受傷,不能幹重活,也不會做飯,更特別的是有「潔癖」,嫌我家這裏髒,那裏亂;躺在床上睡不著,洗過的被褥還嫌有味;上衛生間覺的噁心要嘔;開門關窗都要洗手。我得不停的洗涮擦拭,飯菜硬了、涼了、剩了,都不能吃,我得從新做或者下次做飯還要照顧到她的需求。我那時整天汗流浹背,汗濕了衣服又被騰幹,像片鹽鹼地,也顧不上換。那時真感覺自己就像人們形容的是「任勞任怨的高級帶薪保姆」。

一天,親家母抱著孩子指著我說:「看你奶奶忙的像個機器人。」我當時心就急了,脫口而出:「我不是機器人,我是一個修煉人!」積壓了許久的不滿、委屈和怨恨一下子爆發了。可冷靜下來一想:我是修煉人嗎?學法煉功這些最基本的事情你都沒做,怎麼說是修煉人呢?師父教我們弟子向內找,任何事情發生都不是偶然的,我自己這種狀態和家裏這種緊張勞累的環境,一定是自己的甚麼心促成的。

靜思細想後,要強逞能,不就是我的顯示心嗎?顯示心的背後,不就是證實自己特別能幹的心嗎?追求完美,讓人認可,不就是求名,求稱讚的心嗎?這不也是證實自我的心嗎?

揭去表面這一層不滿委屈的心,深層還隱藏著求輕鬆的安逸心,更深層的還有抱怨心、怨恨心和妒嫉心。怨兒子和兒媳不體諒不知恩,我丈夫離世已近七年,我獨自一人健康生活,不給他們找麻煩,反而給我帶來這麼多事兒;看不上親家母的為人處事,卻妒嫉她會享清福、會使喚人。而這些心又都是「情」派生出來的:重兒女情、重祖孫情、重親友情、重講情面等等,這些重情和這些證實自我的心糾纏在一起,像個大泥潭把我陷進去,而此時我的主意識又被這些情和心及外來干擾所迷惑,消極無奈,不能自拔。

一天,我想起師父早就講過的法:「可是站在煉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麼對你好,你怎麼修啊?你的心怎麼暴露出來呀?你怎麼提高啊?你怎麼消業啊?不是這個問題嗎?所以你碰到的所有這些魔難,你不要抱著抵觸的心,你一定要正確對待。」[1]師父的話敲醒了我,正念一強,把暴露的心和情一消下去,同時消業,提高心性。主意識也強了,我的家我做主,不能圍著常人轉,我想應該主動清除魔難干擾,淨化修煉環境。

我和兒子、兒媳商量,請個阿姨幫忙,做家務、帶孩子,他們也同意了。冥冥中,師父早就給我安排好了人選,一位熟悉的同修恰巧四處打工為生計奔波,聯繫時她剛好辭掉一份工作,同意馬上到我家來幫忙。於是我們現在有了一個良好的互幫互促的修煉環境。弟子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二、修煉是不講任何條件的

這一段時期,在改變後的家庭環境裏仍然存在著暴露執著心、不斷提高心性的各種考驗。我和阿姨同修堅持凌晨煉功,臨睡前學法,白天全力以赴做好家務帶孩子。儘管如此,有時兒媳還不滿意,總能挑出許多毛病來,或者找出新的家務活,讓阿姨做,有時一件活兒接一件活兒下指令,我的心裏就特別不痛快。

我陪孩子午睡時,讓同修也休息一下,畢竟這個肉身也需要休息調整呀。同修就打會兒坐或看書讀法。兒媳明明知道我倆都是修煉的人,我想她應該能理解並支持,誰成想,她又派些無關緊要的活兒,縫這兒補那兒的,不讓阿姨閒著。

我忿忿不平,就和同修講:「她真不懂事。現在你敬修煉人一分,將來會有十分福報,而她這樣對待我們,會造業的……」心裏還想,密勒日巴佛修煉時,是他的上師出難題考驗──搬石頭蓋房子,蓋了拆,拆了蓋,你算甚麼人物?盡刁難我們啊。這種心一起,家裏空氣似乎都凝固了,誰都不高興,說話也都帶著刺兒,聽著心裏堵堵的。

晚上學法後,我和同修切磋,我的這種想法符合法嗎?符合真、善、忍特性嗎?我還是抱著抵觸心,不能正確對待常人的指責呢?我還是用同修情來對抗婆媳情呢?阿姨同修很理智的說:「我是來工作的,她安排的活兒就是該幹的工作,我沒有別的想法,讓她滿意才是。」

我一下意識到是自己錯了,沒有在法上認識法,還站在人的角度把修煉人和常人對立起來,把修心過關的機會當成常人間的勾心鬥角而憤慨抱怨,深挖根源,還是沒有脫離人的情和證實自我的心啊!

師父說:「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2]我悟到了當我們遇到麻煩或刁難時,一笑置之,不放在心上,就是在提高層次過關啊!

轉變了人的觀念後,再發正念,事情就起了變化。我和同修達成了共識,把兒媳這種做法當成是幫助修煉人提高心性的階梯,還真得謝謝她呢!我這顆擰著勁兒的心扭轉過來,不再抱怨兒媳,大家彼此和諧相處,又能談笑如常了。

還有一件小事暴露了我一個大的怨恨心。兒媳給孩子網購了一輛玩具小汽車,打開包裝一看,是輛公安警車。同修說了句,「我們最討厭警車了……」兒媳馬上解釋說選擇這種規格型號的原因,還說不喜歡就拿到孩子姥姥家去。兒子也接過來說:「我媽她們最恨這些。」

我聽了這些話,覺的常人對我們還有很大的誤解,連身邊的親人都認為我們恨這個恨那個,缺少慈悲心,那對以後救人會造成障礙的。我趕緊回應:「那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用公安警車盡抓好人關監牢,給我們印象太深了,我們恨的是那些抓好人的壞人。」

隨後我和阿姨同修立即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場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空閒下來我們切磋,凡事不能走極端,應該特別注意得修口。大法弟子沒有對世人的仇恨,把邪黨文化的常用語「討厭呀、仇恨啊」摒棄掉。大法弟子只有學會時時、處處、事事都要向內找、修善,才能修出慈悲心,才能讓常人無論在何時、何處都能感觸到大法弟子有大海般的胸懷,才能真正達到師父所講的正法修煉者應有的境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

生活中的考驗一件接一件。上個月的一天,兒子下班回來,憂心忡忡的跟我說:「最近公司資金緊張,已經正式下了公文要裁減百分之二十的員工,有可能也會裁到我。」兒子的單位是個大公司,工作職務比較穩定,收入也不錯。我聽到這個突然的消息後,沒有動心。當時就想,一切都在師父安排之中。兒子早已明白真相,做了「三退」,沒有後顧之憂了。我告訴兒子,不管職場命運如何,就順其自然吧。

那些天兒子壓力的確很大,有時還唉聲嘆氣。兒媳也發愁說:「都是四十歲的人了,再找份穩定的工作,不那麼容易。」

有一天,兒子還跟我悄悄說:「媽,說不定下個月,我就回家和你一塊兒看孩子了。」我勸他:我們師父說過:「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 還是隨其自然吧,他很認同師父講的法理。這一次,我仍然沒有動心起念。

就在前兩天,兒子回來告訴我:「公司取消了裁員計劃,連××部門已辦好離職手續的員工都留下,不讓走了,我們部門更不會裁員啦。」我明白是師父又一次護佑了弟子的親人和家庭,心中默默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