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學員:大法幫助我消除宿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我是墨西哥普埃布拉市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二零一二年九月得法。我在大學管理部門工作了十三年。

二零零四年,我有一位老闆對我非常不好,經常在別人面前羞辱我,辱罵我,他讓我簡直無法生活。無論我在工作中多努力,他都不滿意。有時候他向我要錢,但不會還我。此外,我常常必須用自己的錢為他購買香煙。後來情況越來越惡劣了,即使我的財務狀況不好,我也不得不辭去工作,因我知道如果我繼續在那裏,我一定會生大病。

我辭職兩個月後,在大學其它部門有一個工作機會,我決定接受。儘管我有了一份新工作,但是我對前任老闆懷恨在心,我覺的他對我不公平,毫無理由的傷害了我很多。

直到二零一二年我開始讀《轉法輪》時,我找到了很多答案,我能夠理解關於償還業力的問題。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1]

二零一七年七月,我的這個前任老闆來到我的辦公室參加一個個人面試。他進了門,向其他人詢問他應該與誰進行面試,同事將他帶到我面前。他走過來,很緊張的看著我,問候我,問我是否可以幫助他,我說可以。當我靠近他的時候,我的心劇烈跳動,但是我記住了師父的話,我知道這是讓我提高層次的一個考驗,讓我意識到這個怨恨在那裏,因為今天我是一個大法弟子,不像過去那樣,我必須在一個更高的層次處理這件事。

我對他很友善,幫助他,甚至為他考慮,因為他沒有所有必要的文件。我可以在沒有感受到仇恨或怨恨的情況下看著他的眼睛,而且,從我身上湧現出一種很好的感覺,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它,但我相信它是慈悲。當他離開時,我感到如釋重負,好像債務已經償還。大法是非凡的,佛法無邊,他能夠改變我的心。

師父說,「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2]

我有一個妹妹,她的婚姻出現問題,並離婚了。當她需要幫助來解決她的衝突時,她總是習慣於找我的母親、我的兄弟姐妹或我。但她聽不進任何建議,她只是想讓我們幫助她。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年,所以我很不高興,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我對她產生了怨恨,因為我認為她沒有考慮到我們。我幫助她是因為我相信這是一種道義上的責任,但我對她不是出於慈悲或寬容。

有一天,我的妹妹精神崩潰地來到我家,再次需要幫助。她無處可去,所以住在我這裏。起初我很寬容,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她的出現感到不舒服,氣氛變的緊張起來。我忘記了向內找,我像一個常人一樣,我覺的她打擾了我的安寧,她又把她的問題帶回家了。

我的母親,也是一名大法修煉者,跟我交流,並建議我對妹妹要仁慈,我卻全是怨恨和嫉妒,並決定儘快與妹妹交談。後來我試圖和她說話,但她很憤怒,拒絕看到我或與我說話,而且她決定離開家。我很傷心,不僅沒有通過這個考驗,我的行為也像一個壞人。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我無法睡覺或者用平靜的心學法,我開始出現腹瀉、嘔吐和嚴重頭痛。

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幾天過去了,我想向她道歉,但她拒絕見我,也不想知道我的任何事情。三個月後,我的妹妹在一個清晨來到我家,她看起來病的很厲害,就像她上次出現時那樣,但是這次我的主意識很清醒。第二天,我終於能夠擁抱她並道歉。我心中的憤恨消失了,我只感受到愛、慈悲和真誠的感激,她讓我看到自己的執著,並幫助我消除那些不屬於我的有害物質。

我希望這些分享對其他大法弟子會有所幫助。我仍然有許多執著,我感到羞愧,因為我多次沒有通過師父安排的考驗,但我知道大法的法理已經滲透到我身上,我決心繼續在師父和同修的幫助下精進修煉。我希望大法弟子都能修煉圓滿。

以上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