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歸正自己 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身體很不好,要是有兩天不生病,第三天也得身體不舒服,我外號叫「三難受」,而且性格還很特別。

因為我身體不好,我姐姐向我介紹法輪功,說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很好的效果,並送我一本《轉法輪》和一張師父的大法像。我請了師父法像非常開心,買了鏡框,把師父法像裝上,掛在牆上。因當時學法不深,工作之餘有時間也學法,到煉功點煉煉功,知道大法是讓人做好人的,身體再出現病業反應時能認識到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守住自己的心性,知道是好事。現在想想當時對於修煉的認識還很淺薄。

迫害發生、迷失方向

因為法沒有學好, 迫害來臨時就傻眼了。不知道怎麼做了,就迷失了,狀態也是帶修不修的了。但是心裏知道大法好,不能離開大法。看到有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由於自己有怕心,放不下對家人的情,也不能走出去證實大法,覺的對不起師父,心裏很痛苦,經常在家裏流淚,也不能保證每天學法煉功了,過起了常人的生活,可是生活一點也不開心,像失去親人的孩子。

和同修配合做資料

雖然不精進,但是心裏放不下大法。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和同修配合做真相資料。我要把自己失去的時間找回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

那時我們這裏做資料的同修還很少,每週要給同修幾百本的小冊子,幾十本《九評共產黨》,還有其它資料等。我那時怕心還很重,由於學法跟不上,和同修總是產生矛盾,也不向內找,致使後來就不和同修配合了。自己買打印機、電腦等,每天自己上明慧網,自己做資料,自己再出去發。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

後來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知道是自己錯了,向內找後發現我有看不慣同修、太執著自我,還有怕心等人心,認為和同修在一起不安全。

直到訴江以後我才改變了這種不正確的狀態,而且師父幫我拿掉了不少人心,從那以後我給幾個同修做資料,在我家還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們小組的同修都在自己所在層次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放下對丈夫的怨恨

因我修煉前身體不好,自從我走入大法修煉,是偉大的師尊給了我一個健康身體,所以丈夫很支持我修煉。他也認同法輪大法好,我做資料他還能幫我買耗材,在做資料用錢方面,他從來都是支持的。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此也得到了福報。

我丈夫在建築部門工作,所以常年在外地,我們常年是兩地分居。十幾年前我去他那探親,我就發現他下班經常和單位的一個女人一起走,還有說有笑挺開心的。我甚麼也沒說,只是觀察他,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信任他,不能把人都往壞處想。後來我就回家了。其實在那個時候,讓我一直信任的丈夫就已經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了,等他從外地再回家休假時我就感覺到不對勁了,但是我還是甚麼也不說,該怎樣對待他還怎樣對待。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還照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但是我一直在默默的觀察他。我發現從那以後他就愛自己買衣服了,對我也不像以前那麼關心了。我們的家對他來說是旅店、飯店,孩子從小是我自己帶大的,我孩子從上學到結婚他都沒費過心。

二零零七年丈夫到南方工作,不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工作了,那個女人把電話打到了我們家找我丈夫。電話是我接的,我問她:「你是誰?」對方稱是公司的人。從那以後我就肯定丈夫外面有女人了,而且肯定是那個我見過的女人。從那時起我就生活在痛苦中,但是我在丈夫面前從不表現出來,也不和我親友說,只是在心裏承受著。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丈夫在外地打來電話讓我很傷心。當時我沒和他說難聽的話,放下電話我沒守住心性放聲大哭,我太難過了,心想:他不在家的時候家裏的事都我自己做,我從不看著他的工資,他拿回來多少就是多少,從不過問。我和他生活這麼多年,給他生兒育女,他從來沒給我買過一樣像樣的禮物。他沒有外遇之前,也給我買禮物,但是我這個人很仔細,不讓他買。他外面有女人了,也就想不起家裏還有一個看家的人。他常年在外,我自己把孩子帶大,有時還要去看他的父母,他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還傷害我。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恨他,並有和他離婚的想法,只是那時我孩子還沒成家,我就忍著,心裏很苦。

有一天我學法,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師父還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2]我每天都背師父這段法心裏就好受些。

二零一七年,丈夫就不外出工作了,在家上班,有時給我臉色看,還嫌棄我,我覺的太過分了,問他:「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如果覺的我不好,這個家不好,你可以走,我不攔你。」他說他外面沒有人。有一天我在他手機上發現了女人,在事實面前他默認了。我知道全部真相後沒跟他吵,因為我已經忍了十幾年了。

可這心就翻騰著。師父說:「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1]

師父還說:「大家來到一個家庭也好,來到世間也好,就像住店一樣,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夥,來世誰認識誰呀。你周圍就有你以前恩愛的丈夫和其他親人,你認識嗎?他認識你嗎?我講的就是法理,不是不叫大家孝順父母,就是叫大家放下這人心。任何一種心牽著你你都修煉不了,它都牢牢的拽著你不叫你修煉,不讓你成佛。站在這個角度上講他是不是在魔你呀?不讓你成佛呀?你自己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呢。」[3]

師父都講明白了,那是自己的業,剩下的就是修心了。有時還往上返,我就心想:我不要它。慢慢也就放下了,慈悲心出來,覺的丈夫也可憐,在迷中好壞不分,常人太可憐了,大法弟子有偉大的師尊、有大法,是最幸福的。

我在寫稿之前學法看到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為了提高要不給你製造出這個環境還不行。你要沒這個麻煩還不行,我還要利用這個麻煩提高你的心性。提高心性的同時你自己在長功啊,你的心性在提高。誰給你製造麻煩的同時他也在給你德。你在痛苦中自己的業力還在轉化成德,你一舉四得,你該感謝感謝人家才是。你還恨人家,對人家還忍耐不住,那就不對了。」[3]

學了師父的法我還笑了。我對丈夫說:「我給你讀一段我師父的法你聽聽。」我就把師父這段法讀給他聽。我說:「我錯了,都是我的業造成的,我不恨你了。」他很感激,說:「你別說了。」我看得出他很內疚。我說:「如果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都不知結果會怎樣,我們要感謝偉大的師尊的救度。」

現在我和丈夫之間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在文章的最後我要說的是:在這有限的修煉時間我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用大法歸正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跟師父回家。

感謝偉大師尊慈悲救度!弟子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