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弟子:從走「近」修煉談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大法弟子好!

十八歲那一年因緣際會參加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在不帶任何觀念的情況下得法,自然而然的走入修煉。雖然初期認識的都是成年人同修,當時還以為沒甚麼同齡人對修煉感興趣,幸運的是,在我即將就讀的大學竟然剛創立了法輪功社,透過社團各式各樣的活動還有大專營,很高興能認識許多年紀相仿的大法弟子。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那些年的相遇都是累積了很深的緣份。多年以後或者從某人哪裏得知了誰的近況,或者在某個學法點巧然相遇,甚至是在項目中一起合作無間的好伙伴。每每學到師父講有關緣份的法,內心都特別有感觸,深深感到能在這個時期成為大法弟子,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了!

師父在講法中說:「我在中國對學員講,我說許多人還不知道,你覺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這個學習班來聽課,可能在你前幾世,甚至於十幾世、幾十世中都在為了得這個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為了得這個法掉過頭。修煉中我苦口婆心的勸善、帶你們,是因為我知道歷史上的你們是誰,也知道你們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這樣教你也對不起你自己呀。」[1]

在法中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要快快把真相帶給他們,於是帶著強大又堅定的正念,積極利用社團在校園廣傳真相,不管是身邊的同學還是老師,甚至是在活動中初次相遇的朋友,都儘量不帶任何觀念侃侃而談,幾乎都能獲得正面回應,我也真心為這些生命能正確選擇未來而感到由衷的開心。

與世人接觸的過程中我還發現,並不是要多會講才能把人的觀念轉變過來,因為這只是常人最表層的表現,真正起關鍵作用的還是我的善心能否跟對方的心互通,以及我信師信法的心是否足夠堅定,如果心到位了,在另外空間其實已經起了大作用。

舉個真實的例子,我們學校附近有一個中式餐廳,常有很多遊覽車載著陸客團到訪,因為當時我還不太會講真相,就在餐廳門口努力把真相展板舉的高高的,讓車上的人能看的清楚,我看到車內很多人都把展板內容拍了下來,還有一些吃到一半出來抽煙的人也到前面圍著觀看展板。

一開始他們帶著輕蔑的態度,就連帶團的導遊對我們的口氣都很差。但我們不受影響,依然面帶微笑舉著展板,同時親切的問候他們,後來因為飄起雨來,我們還幫忙在車門口撐傘。或許是被我們的善心打動,也或許是師父的鼓勵,原先態度不好的導遊竟然在離開前對我們一鞠躬,還特地走上前遞上他的名片,對我們豎起大拇指。

當然考驗還是會有,正念來自法,若忙於事項忽視了學法就會得到慘痛的教訓。我雖然做了許多項目,但從未深刻的檢視自己的修煉,沒有把握生活中一切可以向內找的機會提高心性。不但修煉狀態停滯不前,更可怕的是,學法少了,心中雜念多了,逐漸被人念佔據的結果就是連自己都能感受到被怕心的物質封在裏面出不來。

以往發正念都能感受到被很強的能量流包圍著,自從被各種人心干擾後,發正念時都是一堆雜念,很難靜的下心來,連學法都容易犯睏,我知道這都是考驗,要衝破它。有時堅持幾天去煉功點就會明顯感到狀態變好了,但人的惰性又把我往下拖,遲遲過不去這一關,而且一拖就是好幾年,內心真的很痛苦,恨自己不成材,一次次的錯過救人的機會。

師父在講法中說:「你必須得把你當作修煉人!你自己主動去學法!你不學法你怎麼能做這件事情啊?你說我能。憑著人的狡猾的思想、機智去做,你保證做不來的,為甚麼?你在常人中做生意、工作上的事可能都行,就這個事不行,因為你講出的話沒有能量,不在法上。你要救他,你講出的話消不了業、去不了他的執著,你怎麼能救他?!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種環境講真相,是不是這樣?也有人想,我是老學員,一段時間沒學法不會有問題。有問題,再老也不行,因為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2]

這時我才驚覺,這麼多年以來,自己只是走「近」大法,只是靠近了,卻不是真正走「進」其中,沒真正向內修、提高自己的心性,就如同徘徊於修煉門外。仔細想想,我在遇到矛盾時,有好好檢視過是觸動到自己的甚麼心嗎?我在看到別人做的不好的地方時,有向內找、看自己是不是或多或少也有類似的表現呢?遇到關難時,我有想到師父在法中提點我們的話嗎?

師父說:「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3]。

不論是身體上的苦,還是心理上承受的苦,我都忘了這些「苦」,恰恰是能帶領著修煉者前行的「舟」,不吃苦就無法提高上去。繼續深挖下去,原來自己長期以來都依靠著一個完美的包裝來掩飾自己,不想跟別人起衝突就做別人眼中的好好小姐,不想讓別人失望就在他人期待的眼光下做個好孩子,諸如此類。

明慧網有一篇交流文章《「不真」的悲傷》,帶給我很大的震撼,以前認為自己最大的優點是待人親切、真誠和善,但在文章中我卻能深切感受到「不真」所表現出來的悲傷,納悶著是否這個「不真」也存在於我的某個境界之中,並且也是那麼悲傷的等著我甚麼時候將它同化法?慈悲的師尊透過幾件事情點化了我。

首先是一位講話自滿、甚麼事都要爭到他對才肯罷休的同事,與他的相處雖然表面和諧,但心中仍舊看不慣他這樣的態度,有時他的幾句話就能把我的心翻動的很厲害,甚至到有一次差點忍不住了,想要跟他「談談」,說是談談,其實內心全是指責,就是想指出他所有不足,想讓他無話可說。

但我冷靜下來後,在他的身上竟然看見了自己的影子,我看見自己的那顆爭鬥心啊是多麼強烈。我所看不慣的那一切,在自己身上不也或多或少存在著類似的物質嗎?如果自己沒有相應的不好物質存在,那邊就觸動不了你,因為我們遇到的任何矛盾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師父為了讓弟子能提高上來的有序安排。

因為師父說:「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4]

接下來還陸續發生好幾起事件,都是在讓我看到別人不足的同時,發現自己也存在著那樣不好的心,而微妙的是找到那些執著心後,心裏的忿忿不平幾乎就去了大半。或許是因為能理解對方這樣的表現,並且為對方感到可惜,因為他是常人,他沒有修煉,他是很難認識到這些問題的。而我是幸運的大法弟子,我有法的指導,就能一步一步昇華到更高境界。

當我能坦誠的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不真不善不忍,正視這些不好的心,我就能更明確的告訴自己不要這些不好的物質,真的很難放下的時候就多學法,會發現一切都過的去。

師父法中已經明白的告訴我們:「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4]

這些經歷讓我更深切的重新認識真、善、忍。其實以前早該發現了,但因為一直沒學會向內找,所以錯過的實修機會實在太多。在這裏把我的修煉過程與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能珍惜這一世得來不易的修煉機緣,珍惜剩下的時間。

最後以一段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勉:「這是千百年來人想知道卻是不傳的珍貴無比真法。人哪,珍貴的東西你在追求中得到一點點,甚至只有一句話,你都會珍惜的不得了,一生中你都不會忘。如果更珍貴的東西來了,甚至我把他全盤托給你的時候,你反而覺的這麼輕易得到的,因此有人可能不會珍惜。人往往輕易得到的東西是有不太珍惜的毛病。但是呢,我告訴大家,也沒有別的辦法。我不會叫每個人到處去找我,我只能把這一切都給你們,叫大家知道,叫更多人知道,再度把緣接上,也只能這樣做,珍惜不珍惜是你們個人的事,你們有緣在先。人有分析能力,你看看這個理是好還是不好,我想,人人都有佛性在,你自己去悟好了。」[1]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