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曙光注入我的生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無比美好,無法用語言表達對慈悲偉大師父的感激。感謝師父牽著我走過漫漫長夜,將希望的曙光注入我的生命。

一、緣起

我家住農村,二零一五年臘月初,我突然感覺肚子疼痛,鎮醫院輸液治療無效,疼痛越來越厲害,於臘月十二在縣醫院檢查為結腸癌,還有高血壓(高壓180,低壓90至100)、膽結石。當時就如五雷轟頂,覺的人生太短暫了,感到很絕望,抱怨老天爺不公,給我的魔難太多。我十歲喪父,母親拉扯我兄妹五個,我是老四,只讀了初中二年級,就沒錢讀書了,在家幹活。

難道就這樣結束人生嗎?我真的不甘心。此時我很煩躁,醫生決定手術治療,手術割了癌變的結腸,拿下了膽囊。手術做了五個半小時,是縣中醫院做的。術後有一天,我看到一尊大佛像,現在想來一定是師父一直在管我。過後又化療六個療程,每個療程二十四天,全程五個月,此時我精神徹底垮了。每做一次化療就緊張一次,聽人說,有的人化療過程中就死了,我就像上戰場一樣,就這一條命,任由醫生擺布,化療過程中十分難受,吃不下飯,渾身癱軟無力。術後查肝臟部位又長了一個血管瘤。

幸運的是在我做第六次化療時,遇到兩位修煉法輪功的老太太,她們紅光滿面,精神煥發,我真的很羨慕。她們給我講法輪功好,我挺相信,我以前接觸過法輪功,也煉過動作。但那時覺的這都是迷信,也沒在意。這次見到她們,我高興的接受了法輪功真相資料。我還請了一本《轉法輪》,當時還在住院,翻了幾頁就放下了,決定回家靜下心來看。

母親在世時曾經修煉法輪功,那時我還小,因受中共邪黨無神論毒害,就沒有煉。但又天性好奇,有時也學著母親的樣子模仿幾個動作。母親九六年七月去世,九九年邪黨開始打壓法輪功,但我卻越來越覺的法輪功好,但苦於不認識哪個修煉人,也不知到哪裏找。好在我能經常拾到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每每拾到都是如獲至寶,帶回家認真看。我很後悔當初沒能跟著母親一起煉功,但我一直記的幾個動作,就時不時的煉一煉動作。

二、修煉

從醫院回家後,沒幾天我就認真地看完一遍《轉法輪》,覺的太好了,彷彿明白了一些問題,知道了人不能做壞事、要做好人。我的思想徹底改變了,以前的焦躁情緒沒有了,心也平靜了,心態變好了,知道了自己得病都是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所致,心中豁然開朗,不再抱怨老天不公。

一開始煉功還煉不完整,只能煉十分鐘,逐漸煉的時間增長了,能煉三十分鐘,到後來能堅持煉完五套功法,現在打坐能雙盤三十到五十分鐘。從煉功後,精神也好了,身體恢復到比煉功前還好,能騎自行車,能下田幹些輕活。吃飯也甜,睡覺也香,感到無比的美好。再檢查,肝臟的血管瘤也沒了。丈夫也很相信法輪功,支持我修煉。我每天五套功法煉完,現在雙盤打坐半小時到五十分鐘;學師父的經書《轉法輪》每天一講,有時讀兩講,極特殊情況哪天學法少了,就找時間補上。

去年八月複查,已沒有癌細胞,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無比感恩師父的救命之恩。

三、消業

修煉人要講一個悟。我煉功後每天都要拉三次肚子,肚子還連續疼了兩年。二零一七年九月,我拉得實在受不了了,心就有點不穩,想用藥止瀉。到縣中醫院看,醫生給開了幾包中成藥,我買了藥提在手裏,正好碰到幾個老大法弟子。這真是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弟子啊。看我不悟,師父就安排同修(同修一部法輪大法)來幫助我。

同修見了,就立即與我交流,並給了我兩本真相期刊。我拿回家一看,剛剛對著我的心,一下解開了我的心結。我的心輕鬆了,沒吃一粒藥,反而症狀好了很多。此後一天只拉兩次肚子,而且肚子也不痛了。我悟到這一關雖然是磕磕絆絆走過去的,師父仍然給了弟子很多很多。每天拉肚子都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幫我把體內的毒素逐步排出來。

我認真學習師父的《精進要旨》〈病業〉這一篇經文,師父說:「關於新學員在一開始學功時,和身體已經調理過的老學員,為甚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1]。

師父還說:「像樹的年輪一樣每一層都有病業,那麼就得從最中心給你清理身體,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來人會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險。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推出一個兩個,這樣人能過的去,在難受的過程中又還了業,但這也只是我給你消業以後所留給你自己承受的一點而已。」[1]

我流淚了,我想到自己罪業深重,慈悲的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同時我體悟到,無論身體感到怎麼難受,都是在自己能夠承受的範圍內,並不是像沒修煉前那樣難受的死去活來的,這使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意志和決心。

四、為他

修煉後,我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時時處處做好人。 二零一六年臘月間的一天,我與丈夫買肉過年,共買了五百塊錢的肉,可賣家少算了一百塊錢,我當時發現了,就對丈夫說,我們不能要這個不義之財,得退給人家。丈夫一算也發現少收一百塊,就當即補給賣家一百塊錢。賣家是兩家合夥,算錯錢的一方又感激又感到不好意思,他另一夥伴則滿面笑容,面帶感激之情。

我女兒讀大學三本,費用較高,她很節約,每年也得要兩萬五千元,這對我的家是很難承受的,好在女兒每年都有貧困生補助,緩解了我們的壓力。可去年老師對女兒說她沒有補助了,得給其他困難同學。當女兒打電話告訴我時,我就安慰女兒說:「沒有就沒有吧,爸爸媽媽想辦法供你,也許其他貧困同學更需要呢。」女兒就將我的話轉達給了老師,還坦然地說:「就給其他同學吧。」老師當時沒說甚麼,到了年底,老師卻默默地把班裏的一個五千元一等獎學金給了我女兒。當我知道這事時,感覺不可思議,女兒雖然學習成績名列前茅,但並不是第一名,老師卻把一等獎學金給了她。

我深切感受到師父講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我豁然明白了很多。

我要真心的告訴全天下的朋友,法輪功真的好,望朋友能從我的故事中得到啟發,相信法輪大法好,從而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