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學員:給中國人講真相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我於二零一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出生時,前蘇聯已解體,但共產主義的流毒還是影響了我。在戰天鬥地的狀態中,我是一個說粗話的女權主義者。我覺的我甚麼都可以做到,可以用傲慢與暴力實現我的目標。十七歲時,我已出現很多身體狀況:胃疼、蝨病和抑鬱症。還有就是嫉妒心,總覺的別人比我好,給別人找麻煩。

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我意識到我過去的行為傷害了別人,很不善良。我逐漸去除能意識到的壞思想,改進自己,發覺自己的本性。逐漸的,我的肆無忌憚的女權主義的思想去掉了,我變的溫柔,但還是離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很遠。讀《九評》後,我感覺師父清除了共產主義對我的身體和思想的毒害。我感覺很好,很高興。在去除共產主義影響的過程中,我變的更善良和隨和。

法輪大法給了我內在的平和與和諧。我的親人也都受益。一次我的大學老師問我:「你沒有任何敵人嗎?」我說我儘量不和別人生氣。後來這個老師來參加我們的集體煉功和真善忍畫展。

在社交網絡上講真相

在俄羅斯很流行的一個社交網絡(Vkontakte)上,有三十萬人了解了真相。我儘量每天在那裏講真相,時時感到師父的加持。有時很多人註冊加入這個社交網絡,我整晚上都不睡覺和他們聊天。但煉功讓我很快恢復。我跟那些人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和天安門自焚等真相。我上傳音頻、視頻和傳統的中國歌給他們看、聽。有些中國人向我要大法書。如果有中國人對我生氣,我私下給他們發信息告訴他們我相信中國人是一個非常有禮貌的民族。這樣一來,他們就好很多,有人還跟我道歉。

當我有執著心時,我就很難去友好的交流,那些中國人就不理我了。在過去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但我在逐漸改變。師父給我開智,現在很少有人在網絡上把我屏蔽掉了。有些中國人寫到,「我過去不知道法輪功有這麼好。」

我也發關於傳統中國繪畫、歌和故事的信息。中國人喜歡這些。現在每天大概還有五百個中國人給我發信息。

一天我牙疼,一根神經跳,我睡不著覺。但我一開始講真相,牙就不疼了。有干擾時,我想接觸中國人就不順。我向內找,發現我有懶惰心和色心。一般我不煉功時有更多的干擾。意識到這後,我每天都煉功,干擾就少多了。

干擾和執著心帶來的困難

在修煉初期,我沒有學太多法。我有極端思想,舊勢力就干擾我做講真相的事。一天我媽媽把我堵在房間裏,讓我寫保證不再坐在電腦前了。我寫了保證,心裏很不高興。為甚麼我的哥哥可以用電腦,我不可以?我的想法就和常人一樣。我沒有發正念清除不好的思想,當時我很情緒化。那天晚上,我接著和媽媽講真相,她不再反對。從這件事上我意識到我缺乏善心和耐心,舊勢力利用我媽媽來干擾我。

一天我媽媽的一個學生的媽媽到班上來,她說我看起來很年輕。我告訴她我修煉法輪大法,給了她我們協調人的電話。我媽媽發現後讓我再也不要到她的工作單位。我和她爭起來,我說我大學的院長都練氣功。但結果不好,因為我太不理性和成熟。我不斷改進自己,加深對法的理解,我媽媽改變了態度,有一次她認同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

面對面講真相

我先生也修煉法輪大法。他很善良,能為人著想。我的親戚都很尊重他。因為他,我的親戚不擔心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他給我的祖母、叔叔演示功法,給我的父親講真相。我很感激他。我們剛結婚時,我很嫉妒他,因為他的母親和姐姐都對大法有正面態度,參觀了真善忍畫展。我的親戚就沒有那樣。後來我意識到我要更好的向內找,分析他為甚麼可以和我的母親和姐姐很好的溝通,但我就不行。我注意到他真心關心她們,他很善良。

我們從對方身上學到好的特質。當我們互相配合好時,我們感到師父在加持我們講真相。我儘量去除自私心和顯示心,不讓它們干擾我和同修的溝通和證實法。常人對我和我的先生說過很多次:「你們很善良。」

一次我們準備給中國學生講真相,我的臉頭天突然腫起來。我很不安,覺的也許應該推遲訪問中國學生,因為我不能說話。但我想到我太看重自己了,這些干擾出現就是因為我對自我的執著,我覺的自己能比別人做的好。我決定我先生可以做的很好,不需要我的幫助。我們沒有取消這次訪問。我先生一個人可以給中國學生講真相。

我先生和中國學生交談。他們聽的很認真。但有時我和人交談時,人就會走開。我意識到當我想顯示自己時,效果就不好。後來我也開始和這些中國人講真相。我們談了很久。一個人說:「真善忍是很好的準則。」另一人說 :「你們都是好人。」

第二天我們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和那裏的員工講真相。一個人說:「我看你們給中國人發在美國出版的書。」我們告訴他中共有意挑起人對美國的仇恨,因為美國捍衛信仰和人權自由。我們的談話很友好,他的態度轉變了。

在這次訪問前,我們其實內心有些畏懼,不知該不該去。我們意識到這事很重要,但不清楚該怎樣給安全局的人講真相。我想起師父的講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就不害怕了。

我們在自己家旁的公園成立了一個煉功點。很多人了解到大法的美好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先生教人煉功,並給人們講真相。

在我們成立這個煉功點前,我們有點害怕,覺的我們承擔了很大的責任。但一天我們去公園時碰到了一個朋友。她說她想和我們一起煉功。她還邀請了很多人來。我們知道師父在加持我們。我們有一個正念建立這個煉功點,但不知怎樣做。師父幫了我們。頭一天有十個人來學功。

我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我會盡力做好三件事,救更多的眾生,實現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上述是我有限的理解。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出。謝謝您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