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護身符引起的風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住在一個小縣城。一段經歷過去至今已有近兩個月了,但仍歷歷在目。今天我就把這事情經過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二零一八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到某鄉村集市去講真相勸「三退」,並給一個人發了一張真相護身符。由於遭人惡告,我被集市駐地警察綁架到當地派出所,警察拿走了我的老年證。這時是上午九點。

在此期間,按照平時在大法中修煉的感悟,我自始至終堅持按以下幾點要求自己:一、高強度發正念清除解體邪惡。二、對惡人的惡行堅決不配合。三、大法弟子是主角,他們都是被救度的生命。四、對他們講真相,救度這一方眾生。

被帶進派出所後,警察讓我坐在他們辦公室的一把椅子上等候。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一切黑手爛鬼,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與干擾。請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

因為我不知道他們的姓名,所以為了敘述方便,我把幾個主要人物分別用代號A(縣裏主管迫害法輪功機構的人)、B(當地派出所所長)、C(副所長)來代替。

過了一段時間,有人傳話讓我到另一個房間(審訊室),由A為主,B配合對我進行「審訊」。不知道甚麼時候,那張護身符已轉到A的手中。他拿出了那張護身符,問了我一些問題,我一個字都未做回答。他們的記錄是「不語」。A看甚麼也問不出來,就說:「你既然甚麼也不說,那再到原來的地方去(坐著),但要拍個照。」我邊站起來邊回答說:「拍照?免了吧!拍也不會拍上的。我保證不會做有損於人類道德良知的事情。希望二位多保重。」說完這三句話後,我又回到了原來坐的地方,繼續發正念。

又過了些時候,就到了中午吃飯時間。警察們都出去吃飯了,有一個小警察留下看著我。B吃完飯回來,帶回來一些飯遞給我讓我吃,並讓一個小警察給我倒上水。我接過飯水後說聲謝謝,然後放在身邊的桌子上。繼續發正念。

到了下午一點左右,我想這正念已發了四個小時,師父和眾多正神在另外空間把這裏的邪惡可能清理的差不多了。我來到這裏一定有我要做的。我要主動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讓他們得救。

下午上班時間到了,所有人員全部到齊。我說:「你們這裏誰是主事的?我有話要對他說,但必須是說了算的,絕不能推諉說做不了主。」A馬上說:「有甚麼話對我說。」這樣A帶我到另一個房間。以平等的身份坐下後,我首先提出條件說:「咱二人談話,你既不能錄音,也不能錄像。」A答應了。

我先問A:「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是因為一張護身符?」A答:「是。」我問:「既然這樣,護身符上面寫的甚麼,你看過沒有?」A答:「沒有。」我說:上面是說,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劫難來時命能保。並舉了幾個佩戴護身符並誠念這九個字而轉危為安、遇難呈祥的實例。

我看他聽的很認真,就繼續講:這是為甚麼呢?因為法輪大法是最高佛法。「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這四句話出自於《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自古以來迫害佛法的人,或被滿門抄斬;或遭株連九族。從來沒有好下場的。近年來追隨江澤民,積極迫害大法的人遭惡報的也比比皆是。前河南省登封縣公安局長任長霞(全國唯一的一個縣級女公安局長),在去省城開會回來的路上,遭遇車禍。坐在最安全位置上的她是車禍中唯一死去的人。這就是她迫害大法的報應。看來這「善惡有報,如影隨形」的天理是真實不虛的。

接下來我又講了前央視主播羅京因給中共當喉舌詆毀法輪功和「天安門自焚」編導陳虻栽贓法輪功而遭惡報患癌症而身亡的實例。

我又講了江澤民發動這場迫害,是因為對大法師父的妒嫉而引起。當時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人中有六人不同意發動這場迫害。而七個人的家屬中,就有人學這個功法。當年親自聽到師父講法的只有兩萬多人,而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短短幾年內在中國就達到了修者上億。難道這一億人都是傻子?再說在中共歷史上,歷次運動說打倒誰沒有超過三天的,而這一次中共傾盡國力的四分之一發動這場迫害,並持續了十九年。法輪功非但沒被打倒,反而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國的香港、澳門和台灣。這是為甚麼?當然心知肚明。就是因為法輪大法是最高佛法,世界需要真、善、忍。

講到這裏,我又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十五年前我因患了不治之症而走入修煉。我娘家是一個有一百多戶人家的村莊,與我同樣病的人已死了六、七個,年齡最小的三十九歲,多數在四十五至五十歲之間。而我當時五十七歲,自學煉功法後,十五年零幾個月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無病一身輕,天天充滿快樂。我發自內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並把這些告訴我身邊的人,讓更多的人受益。

這時A說:你知道大法好,就在家煉。今天是人家舉報了你,才出的這事。言外之意,責任不在他,他也是身不由己。我又對他說:你我二人素不相識,今天以這種形式在這個地方相見,也不是一般的緣份,平時我找你也許很難。我告訴你兩句話,請你牢記「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現在人類歷史正處在一個非常時期,每個人都面臨著被淘汰和歸善的選擇,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心。看到他默認。我又把那兩句話重複一遍。

到此,我講了已有三十多分鐘。這時他對我說了一件事。就是他們去過我的住處(他們利用老年證上的信息通過房管局查到的),拿走了我的甚麼甚麼東西,甚麼甚麼東西沒拿。這時我的心裏也很平靜,對他說:這本《轉法輪》可是我的命根子,是每天都要學的,你必須要歸還給我。這樣他把拿走我的三本《轉法輪》書又拿回兩本放在我的兜子裏,還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與A的談話到此結束,我看他也很平和。他讓我再到原地方去坐著。他可能去與B交待怎樣了結這件事。

過了一會兒A回來對我說:「一會用車送你回家。」我同意了。A也就離開這個地方回了縣城。

又過了不長時間,B對我說:「現在送你回家。」這時派出所的全部人員都在場,我站起來說:「今天來到這裏,大家都對我很好。青年人都稱呼大姨或大娘,並給我拿水拿飯,我非常感謝大家。」B說:「這都是應該的。」然後我走到B跟前放低聲音說:「那些東西(指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可都是很珍貴的,希望你好好保存,千萬不能毀壞。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B說:「就在這裏,我一定會保管好。」

這樣我就與送我回家的C和另兩名年輕警察往外走,B在後邊站著。當走到要出大廳門口時,我又返回到B身邊再說一遍:「兄弟,你一定要保管好這些書,這可是最高佛法。在閒暇之餘拿出來看一看,你一定會受益無窮。希望你能夠擁有美好的未來。」 B滿口答應說:「一定。」

我走出大廳門口,那三位送我的人早已坐在車裏。我上車後與B揮手告別,說聲「再見」。B一直站在大廳門口,直至車開出派出所的大門。這樣由三個人把我送回家中。整個事情共經歷了六小時三十分鐘。

這就是由一張法輪大法護身符引起的風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