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在瀋陽市鐵西區衛工街,我追上一名走路的男子問路。我們說話的時候,他從上衣的裏懷掏出證件──警察證。我一看名字,大吃一驚:某某某。這不是九年前綁架同修的警察嗎?!再看名字上方的標準照,正是明慧網上曝光的那張照片。當年是我把這個信息曝光的。沒想到我倆能在九年後相遇。

在與他的談話中得知,他於二零零九年(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之後,遭到了厄運。他說喝酒造成昏死了好幾天,之後失語、失憶,一直到現在九年了。現在走路有點輕微不暢,這幾年剛恢復說話,失去了部份記憶,現在一個字都不認識。

我想:今天一定要把真相告訴他,讓他得救。

我說:「在中國大陸當警察,有好處,也有弊端。弊端就是,警察被要求像工具一樣,聽共產黨的指揮,很多人在執行任務中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失去了辨別是非的能力。比如文革,製造了眾多冤案,文革結束,一批警察被秘密槍決,成了替罪羊。」他點頭:「文革的事我知道。」

我說:「共產黨的運動多。文革過去了,現在運動是迫害法輪功。警察被要求抓法輪功修煉人。你抓過嗎?」他說:「是。抓過。」

我看他有點麻木,就急切的說:「可是你知道嗎,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是錯的!它導演『天安門自焚』假案,栽贓法輪功,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大法『真善忍』讓人身心健康、社會道德回升,有百利無一害。你說法輪功『真善忍』好不好?」

他看我急了,笑了:「聽你這麼說,是好。」又說:你年輕。

我拉著他的胳膊說:「你知道嗎?參與迫害好人,是有報應的。你的病,就與這個有關!」他有些迷茫的看著我。我說:「其實我早就認識你了。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在明慧網上認識你的。」他緩緩的說:「啊,那我明白了。」

我感慨的說:「茫茫人海,咱倆能在這裏相遇,真是上天的巧妙安排。」他點頭。我說:「我希望你好,希望你健康、平安。不管你信不信因果報應,甚麼事情有起因,才有結果,對吧?你知道法輪功修煉人被抓之後,他們在勞教所、監獄裏經歷多麼殘酷的迫害嗎?好人遭受折磨,這個結果誰來承擔哪?抓捕他們的人,必然要承擔一份呀。就這就是因果報應呀!」

我說:「給你看個東西。」他看我在包裏找東西,說:「你也有證?」我說:「是照片。」我拿出大法弟子在勞教所被酷刑毀容的照片,給他講解。他接過照片仔細看了一會,說:「這個人被弄成這樣,完了。」我說:「已經被迫害死了。多少警察在共產黨的欺騙和利誘下,迫害好人、在無知中幹了錯事呀!」他流露出難過的樣子。

我講共產黨的來歷,為何退黨,他靜靜的聽著。當說到「退黨才有未來、我幫你聲明退黨」時,他激動的與我握手,說:「謝謝!我只能說謝謝你了!」一隻手指著腦袋,意思是得病之後,現在表達有些障礙。

我又問他一遍:「你說法輪大法『真善忍』好不好?「他嚴肅的說:「好!」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好起來的!」他又激動的與我握手。

道別之後,我十分感慨:是師父慈悲於他。他得病後,多年沒有記憶、語言,也不看文字,使他還了罪業,還少受了很多污染。感到他的部份思維──酒色財氣等思維,被閉塞了。他現在的長相變的平靜、和善、單純,舉止也很文明,與以前照片上臉黑黑的樣子變化很大。

剛看到警察證上他的名字和照片的時候,我的腦中閃現一句話:解鈴還需繫鈴人。當年,是我給他上到「惡人榜」的,謝謝師父給我機會,又讓我把他救下來。

法輪大法是救度。師父慈悲一切眾生。巧的是,九年前,他就是在我倆相遇的這個地方執勤時,綁架的大法弟子;九年後,在同一個地點,他有希望得救了。

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