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度敲門的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邪黨兩會期間,本地派出所四個警察以「關心」我、「照顧」我、看我有甚麼困難來「幫助」我的名義輪番到我家騷擾,他們一進院就打開手機照相,還東屋竄、西屋竄。

因為我曾經多次給警察及政府官員講過真相,所以對他們的上門騷擾沒有怕心,我嚴肅的對他們說:「你們私闖民宅、不出示任何證件、各個房間亂竄、照相,這樣做是違法的。我倒沒有甚麼可怕的,因為修煉法輪功,我曾被冤判,蹲了三年半大獄。回家後,我還堅持修煉,因為這個功法太好了。可是我的兒子、兒媳、孫子、孫女他們不修煉,對他們來說,壓力很大。如果你們家也總有公安局的人打擾,你是甚麼想法呀?」

其中一個警察說:「我們這是關心您!」我說:「你們要是真的關心,我們村的土地被政府給強佔了,當時一畝地只給幾百元錢,有甚麼用?現在一畝地幾百萬了。老百姓沒有了地、沒有生活來源,借錢、貸款在自家宅基地建造幾層樓房出租,養家糊口。政府強拆的強拆、查封的查封,你們真的關心,就把這些封條揭了吧!還有今年政府還要求農村煤改氣,現在已進入冬季,燃氣送不來,又不讓燒煤取暖,暖氣管、自來水管都凍裂了,樓道裏到處漏水,老百姓只能挨凍,你們這是關心嗎?如果真的關心,把這些實際問題解決解決吧!」警察說:「我們把您說的向領導反映一下!」然後就走了。

第二天,他們又來了,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說沒有時間。我說:「如果你們真的沒有時間,以後就別來了,還耽誤我的正事。」我找了一張紙,把他們的警號都記了下來,問他們的姓名,也一起記了下來。一個警察問:「記這個幹甚麼呀!」我說:「你們是人民警察,我是合法公民,你們不出示任何證件,就是私闖民宅,我有監督你們的權利呀。」一個警察說:「那以後我們不穿警服,穿便服來可以嗎?也省得你家人有壓力。」我說:「不行,我會以為你們是壞人私闖民宅,我要報警的,你們要是聽我講真相,我會歡迎你們的。」他們說:「明天下午我們再來。」我說:「一言為定!」

第三天,我等了一下午,他們一個也沒來。我起了歡喜心,認為自己正念強,記他們的警號、名字震懾了他們,他們不敢來了。

第四天,幾個警察又來敲門,我沒有給他們開門,在大門裏對他們說:「你們說昨天下午來,為甚麼沒來,害得我等了你們半天的時間,你們言而無信,我不會給你們開門的。」一個警察說:「昨天我們有事,所以沒來。」我說:「那今天我也有事,接待不了你們,你們走吧!」

這時街上來了幾個看熱鬧的人,在小聲議論著,其中一個老太太大聲說:「人家不就煉法輪功嗎?又沒偷沒搶的,這麼沒完沒了的騷擾人家,還有信仰自由嗎?」警察知道理虧,怕圍觀的人太多,開車跑了。

我像得勝的將軍一樣,沾沾自喜起來。回到屋裏,我回顧這幾天警察敲門的全過程,認為自己做的還不錯,從常人的理來講,維護了家庭、村民的利益。從修煉來講,記警號、記姓名、指出他們違法,震懾了邪惡。不給警察開門,也符合「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

但是隨著深入的向內找,我發現了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和怨恨心等,根本沒有慈悲心,有這麼多不好的心,又怎麼能生出慈悲心呢?警察屢次來敲門,幹啥來了?他們是來了解真相的,是為得救來的,而大法弟子就是來救度眾生的,這都是億萬年前就已經安排好的,我怎麼能用邪黨的爭鬥、怨恨把求救之人拒之門外呢?警察都能用和善(儘管是偽善)的語言對待我,我怎麼就不能用大法修煉出來的真善來善待他們呢?我誠心的對師尊說:「弟子錯了,弟子要善待警察,不能把他們當作邪惡看待,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他們是深受邪黨毒害的眾生,如果我不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很可能就沒救了,我要救這幫警察。」

第五天,我準備了《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和破網軟件,還有一些糖果、花生、瓜子、香煙,沏上一壺茶,靜等他們來得救。下午,來了兩個年輕的警察,得知他們都是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這的。我很客氣的讓他倆坐下,讓他們喝水、抽煙,警察各自點上一支煙後說:「法輪功不是不抽煙嗎?」我說:「是的,我在修煉之前也是抽煙、喝酒的,修煉後這些不良的嗜好都戒掉了,可是現在年輕人都喜歡抽煙,我是專為你們準備的,你們抽吧!嗆不著我的。」沒有領導在,他們也很放鬆,想玩手機,我讓他倆把手機放到北屋的餐桌上,專心聽我講真相。

我就從自身的祛病健身、家庭和睦,講到做生意的拾金不昧,到大法洪傳世界、再到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天滅中共的藏字石,講到大法是度人的、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在救人,還講了迫害大法遭惡報的許多實例!他倆靜靜的聽著。當我講到三退保平安時,他倆高興的退出了團、隊組織。真的為他倆感到高興。

第六天下午,隊長帶著一個手下來了,我像昨天一樣善待他倆,因為我發出的是一顆慈悲的心,隊長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不像以前那種偽善了,很誠懇的願意聽我講真相。我想給他倆放《風雨天地行》看,比我講的力度更大、更具體、更全面、能量更強。當看到「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重重疑點時,這個隊長看明白了,說:「這是假的,是在造假。」我說:「可是它卻實實在在的欺騙了所有的中國人、全世界人。」由於他們有事要辦,只看了十幾分鐘就走了,沒來的及給他們做三退。

在以後的時間裏,這個隊長就不來了。我很後悔,沒能在他說出那一句真話的時刻抓住時機,勸他三退,真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整個兩會期間,其他三人基本上天天來我家,只要他們一來, 我就像招待客人一樣,給他們放真相光盤,不管你看十分鐘也好、五分鐘也好,只要他看就沒有白來,就有收穫,第三人也做了三退。

兩會過後不長時間,三人又來我家,我問:「今天來又是甚麼目地呀?」他們說:「領導有令,讓我們隔三差五的就來看看您,您只要在家,我們就放心了。」我說:「那好,我明天找你們領導去。」

第二天,我找到該派出所所長,因為以前我兩次來派出所給這個所長講過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這一次我開門見山的問:「你們這樣沒完沒了的騷擾,是對我監視居住呢,還是甚麼名目?如果是對我監視居住,請給我出個證據吧!」所長笑嘻嘻的說:「甚麼也不是,就是看看您在沒在家,這也是上邊的指示,如果您在家,我們照個像,也證明我們去了,好向上邊交差!」說著所長拿出手機對著我。我說:「那好,你錄吧,把我講的真相給你的領導聽一聽,如果我專門找他們,他們還不一定見我呢,真得謝謝你了!」他那邊錄著,我這邊講著,我感到強大的能量加持著我,覺得自己頂天立地,我知道師尊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師尊在做!

十幾分鐘後,我和所長握手告別,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