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警察們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我講真相,一般不太挑人講,越是警察,我覺的越應該給他講真相,因為他們是被中共謊言毒害最深的人;那些還在行惡、不聽善勸的人將是最可憐的人,他們因迫害佛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將遭受大惡報。所以,不管是跟蹤我的,還是監視我的,還是偶爾碰到的便衣警察,我一般都很少錯過,儘量告訴他們真相,不讓他們因為迫害佛法、迫害好人遭惡報。

師父給我智慧,不管在街上,在集市上,還是在商場裏,我一般都能識別出誰是便衣警察,我覺的他們是以這種方式來聽真相得救度的。這些便衣警察的共同點:就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承認法輪功學員是好人。

下面講述幾個我給便衣警察講真相的故事:

(1)便衣警察:「要開峰會,現在治安抓的挺緊,你千萬注意啊」

我去一個常人家裏講真相,下樓時看到一個男子站在我出入的地方。我知道這是跟蹤我的便衣警察。我對他說:「兄弟,你知道法輪功被共產黨迫害,是冤枉的吧?」便衣警察說:「你就不怕有人抓你?」我說:「哪有好人抓好人的?學法輪功的人全是好人。」便衣警察說:「是啊。」

我說:「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欺騙了全中國人,哪有一個像電視上演的那樣『自焚』和『殺人』的?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了!全世界都讓學(法輪功),唯有中共不讓學。你有機會出國旅遊就知道了,包括香港、澳門、台灣都讓學。」

便衣警察說:「要開峰會了,現在治安抓的挺緊,你千萬注意啊!」

我說:「學法輪功的人,吃喝嫖賭都不沾,其它的更不用說了,都是守法的人。抓治安與法輪功沒有一點關係。我們就是說實話,為別人好。」便衣警察靜靜的聽著。

我說:「現在的人心眼都壞了,甚麼壞事都敢幹,甚麼好人都敢害,你有機會去貴州參觀貴州『藏字石』,『藏字石』裏面藏了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地質學家鑑定多次,是純天然形成的。現在好人都在相互轉告。」

我繼續說:「殺人償命,欠債還債,這是天理。中國已有三億多人三退,我也希望你能永遠平安。你是黨員嗎?」便衣警察說「是」。我說:「我給你用化名××退出來,這樣將來真有那一天,我們都不後悔。」

他說:「行!」我說:「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好。」我說:「祝福你!好人一生平安!」

(2)「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在本市一個大超市前的馬路上,我看到一個拿手機的中年男子在走路。我走上前去問:「老弟,你是派出所的吧?」他看著我一愣,說:「是啊。」我看著他的眼睛說:「你可千萬別迫害法輪功啊,共產黨全是騙人的,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哪!」

他問我:「你是學法輪功的吧?」我說:「是啊,我學法輪功二十年了,沒有病,出重大車禍毫髮未傷。這可真是個佛法呀。現在天災人禍一天天在增多,我希望你也和我一樣平安健康。」

便衣警察苦笑了一下,嘆了口氣說:「沒有辦法,共產黨叫幹啥還得幹啥。」

我笑著說:「有辦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臉上一下子有了笑容。說:「對對,謝謝你!」我說:「你還要吃飯,更要保命。」他說:「對對。」

我說:「法輪功是佛法,真善忍是佛法根本,出國旅遊的人都知道,全世界都讓煉法輪功,包括香港、澳門、台灣。唯有中共搞鎮壓。迫害死了那麼多好人,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賣錢。有機會,你去貴州參觀貴州『藏字石』,上面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字,科學家鑑定是天寫的。誰說沒有天?」他說:「對對。」

我說:「你是黨員?」他說:「是。」我說:「給你用××化名把黨團隊都退了,將來不後悔。」他說:「好好。」我說:「你得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抬胳膊說:「好!」。

(3)便衣警察都雙手合十說:「謝謝!」

我去趕早市,邊買東西,邊講真相。我無意中一回頭,看到一個既矮又瘦的男子緊跟在我的身後,用手機給我錄像。我發現後,他又佯裝給旁邊賣魚的攤位拍照。

我不動聲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老弟,你知不知道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你知道有多少人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了嗎?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已被聯合國備案。法輪功在全世界受歡迎,唯有共產黨鎮壓。有機會去貴州參觀『藏字石』,看看天寫的『中國共產黨亡』。天滅中共這是天意,我不希望你給共產黨陪葬。我二十年沒病,出兩次重大車禍皮肉沒傷。咱老百姓就圖個平安健康。你是黨員?」他說:「嗯。」我說:「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只希望你和我一樣平安健康!給你用化名××把黨團隊退出來?」

這個便衣警察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向前走了兩步,回過身來對著我雙手合十,激動的說:「謝謝!謝謝!」

四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剛一出門,就看見一個穿著棉衣的年輕人在我們樓房的東北邊走動。我看出他是便衣警察。我坦坦蕩蕩的走過去,問:「小伙子,你在這裏幹甚麼?」他說:「我在這裏找人。」我說:「你是不是便衣警察?」他把棉衣帽子戴在頭上,沒吱聲。

我說:「小伙子,你千萬不要助紂為虐,害人害己的事千萬不要做。法輪功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思想好,身體好。共產黨迫害這麼多年法輪功,哪有一個像共產黨宣傳的那樣?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天災人禍不斷,人不治天治。大災難還在後頭,阿姨希望你平安健康。入黨了嗎?」便衣點點頭。我說:「我給你用××化名退出來。」年輕的便衣警察雙手合十連連說:「謝謝!」

第二天早上,我去家屬房南買早飯,我提著早飯往回走,看到路邊有一個穿著棉衣、棉衣帽扣在頭上的年輕人。我走過去想跟他講真相,可是,年輕人老是不讓我看到他的臉。然後又緊張的跑出幾米遠,還是不敢叫我看到他的臉。

我知道了,這個年輕人就是昨天的那個便衣警察,他怕我認出他來。可能是中共怕「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去上訪,他被安排來監視我的。唉,共產黨太害人了!

(4)「咱不迫害法輪功」

我在十字路口等綠燈,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拿著手機也在等綠燈。我抓緊機會說:「老弟,你是警察是吧?」他說:「對啊。」我說:「咱不迫害法輪功啊,『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

他點點頭說:「知道。」我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全世界都支持,就中共鎮壓,害死的好人太多了。殺人償命,欠債要還,天要滅中共,你不要跟著它倒楣。」他點點頭。我說:「你還是黨員?」他說:「是黨員。」我說:「我用化名『永愛』給你退了,我們永遠愛家、愛國,不愛腐敗黨!」

他離開頭頂的監控器,走到對面,回頭對我說:「好!」我說:「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好!」

(5)「錢重要,命比錢更重要」

我去商店買東西,一般是以講真相為主。一次,我剛到商店,就看到後面跟進一個男的,心不在焉的看了看西紅柿就走了。

我知道,這又是一個跟蹤的便衣警察。我快速買好東西,付了錢,就往外走。我看到他正倚在不遠處的一個電線桿上嗑瓜子。我提著東西,徑直朝他走去。他見我過來,急忙往旁邊的醫院走。

我緊跟著他,他又轉嚮往左邊一群人那裏走,我抄近路趕上他,拍著他說:「弟,我得跟你說。」他蠻橫的一甩我說:「你別跟我講,我不聽,我不信!」

我說:「弟,你甚麼都可以不信,你不能不信真善忍,連真善忍都不信,你還怎麼做人?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都是為了養家糊口。錢是重要,可是命比錢更重要。現在的人入黨提幹都是為了當官發財往家撈,中國的錢都被共產黨腐敗貪了,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是騙局,中共害死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我們是中華兒女,不是馬列子孫,何況蘇聯共產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就解體了。共產黨是個腐敗黨、殺人黨、賣國黨。」

這時,他已不再兇惡。而是慢慢的走到那些人群裏面低頭嗑瓜子。我不管那些人是幹甚麼的,反正我得把他給救了,不能讓他做壞事,毀了自己。

我繼續對他說:「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我以前在前面這條大道上出了一場車禍,對方的車都撞壞了,我甚麼事都沒有。我們老百姓就圖個平安和健康,天真要滅共產黨,將來你沒有命了怎麼養家糊口?」

他抬頭看看我。我問:「你是黨員嗎?」他誠懇的說:「我是個黨員。」我說:「我給你用××化名退了。千萬別跟共產黨倒楣!」他瞅了瞅旁邊的那些人,看的出來,他有顧慮。最終還是堅定的說:「好!」我由衷的說:「祝福你!」

(6)女便衣高興的退黨

有一次,我外出講真相。在我家屬區道旁停了一輛豪華車,車上坐著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我斷定:她是在奉命監視我。我走過去給她講真相,她見狀,急忙開車溜到道路的另一邊,我走過去,她又開車溜到路的那一邊。

一天, 我去買小音箱,看到這個女孩開著那輛大豪華車停在我買小音箱的地方,她借故去旁邊買東西。

我買完小音箱後,沒有走,一直在她車前等著。見她提著東西過來,我徑直走到她面前,說:「姑娘,你在哪裏上班?是不是在公安?」她沒有回答我。我說: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她說:「你別說了,我不聽!」

我沒有放棄她,繼續說:「你們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有『天安門自焚』的課程,現在很多老師都不講了,那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劉思影的氣管切開四天就能唱歌說話,皮燒傷面積那麼大,用紗布全部包裹,那是騙人的。法輪功不讓殺生,我們連活蛹、活蛤都不煮。法輪功在中國遭鎮壓,在國際受褒獎。共產黨是一個腐敗黨、殺人黨、賣國黨。在貴州發現一塊大石頭,摔成兩半,內藏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你年紀輕輕的可別幹害人害己的事。」

她說:「我們一上班,領導就安排我們幹甚麼。」我說:「不管幹甚麼,也不能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你入黨了嗎?」她說:「嗯。」我說:「阿姨給你用化名退了。」姑娘二話沒說,高興的退了。

當然也有惡意的。有一次,我去同修家裏。看到有一輛車在我摩托車前面停下了,我說:「你們怎麼不走了?」那輛車又往前開,停在一座樓前。我知道這輛車上有警察,是跟蹤我的。我沒有去同修家,而是一直往前騎。騎過同修家前面的樓,我把摩托車停下來,提著包坦然的來到那輛車跟前。車裏坐了兩個人,包括司機,還有一個人在車外面站著。司機正拿著手機,我看到司機手機屏幕上是一個警察的照片。我指著那個照片上的警察說:「警察和學生被共產黨騙得最狠。你們知道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冤枉的嗎?迫害了十九年,哪有一個共產黨宣傳的那個樣?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

坐在車後面的便衣警察惡狠狠恐嚇說:「我把你抓起來信不信?!」我平靜的說:「好人哪有迫害好人的?」這時我看到站在車外面那個便衣在望著我笑,司機在裝著玩手機。對我很兇的這個人語氣緩和了說:「我知道了,你走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