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警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我是個農村老太太,今年七十四歲, 五十九歲那年我得了直腸癌,化療六個療程,沒有效果,後準備放療。這時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功,保住了這條命。二零零三年正式開始修煉大法。

我出生在東北,從小體弱多病,前半生那些病一直伴隨著我,今天這疼明天那疼。七歲那年,一場傳染病奪走了我家三個孩子中的兩個,我活過來了。緊接著又出水痘,那個年代沒有藥,吃一個偏方:用全身都是黑毛的牛拉的屎熬水喝。聽說能治病,我媽熬好後我搶著喝。我的病好了。我媽說我「命大」。

三十歲出頭,病又來了──風濕,常年戴護膝,後背疼,腳冰涼像踩在冰裏一樣,一年到頭的吃藥,也沒用。就這麼煎熬著。

修煉法輪大法半年後,頑固的後背疼、腳涼、風濕等等毛病就好了。

學法、修自己、煉功、講真相,是每天必做的事。站在第一線講真相,下鄉、去超市,也趕集講。無論颳風下雨,紅白喜事,都不影響我救人。工人、農民、學生、警察都給他們講,哪怕是擦肩一過的人,我也告訴他「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在大集上講真相,一個年輕警察把我拽到警車上帶到派出所。一下車,兩個警察問我:「叫甚麼名字?」我回答:「法輪功。」坐到他們辦公室裏,我從背包掏出真相資料叫警察看,其中一個警察對其他警察說:「別和她嘮,她能把你們嘮進去。」

我說:「了解真相得福報,看看《九評共產黨》吧。從九個方面評共產黨的本質。」他們都翻看了一看。一個老警察到屋裏來,我認識他,就對他說:「那年你說送我回家,讓我上車,結果你把我送拘留所去了。」他沒說話,我說:「《九評》講的是共產黨的假、惡、鬥,說的對吧?我是派出所的常客,六、七次被你們綁架,在拘留所被關過兩次。」

一個警察說:「你兒子不讓你煉,你咋還煉?」我說:「我媽不讓我煉我也得煉。我兒子,他和你們一樣,中黨文化的毒太深,我得救他,讓他明白真相。」

一個警察又問我:「真相資料上一個女的為甚麼手上舉著蠟燭?」我告訴他們:「那是國外法輪功學員悼念中國大陸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我又說:「『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是偽案,是假的,是李東生和中央台的焦點訪談組陳虻他們一手策劃拍攝的,全是偽造的。李東生下馬了,遭報了。羅京、陳虻都得癌症死了。」

一個警察插話:「還是假的?」我說:「你們真可憐,啥也不知道。」我拿出一張真相資料讓他們看,說:「你們看葡萄牙法輪功學員要求法辦張德江。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都要遭報的。周永康、薄熙來都遭報了。中共在解體中,是它作惡多端自己解體自己。蘇聯當初多麼強大,一夜之間就解體了。中共在撐著這張皮,它都爛了。兩千年前的羅馬帝國皇帝尼祿殘酷的迫害基督徒,結果四次大瘟疫,羅馬帝國就滅亡了。如今大法在救世人,所以『三退』可保平安。」

他們都靜靜的聽著,四個警察分別退了黨團。

這時叫我到審訊室。我剛坐下一個警察就搶走我的背包,把裏邊大法真相資料、粘貼都拿出來點了數;把各種類型的粘貼弄電腦上了,我說:還給我,我還要發出去呢。

警察問我資料哪來的?誰給的?我說:「我不告訴你們,告訴你你就去迫害他,這是讓你犯罪,我也是在犯罪。」這時來一個笑瞇瞇的警察說要拍照,我說:「你照我?你照不著。」我背過臉去,大聲說:「師父,邪惡在照我呢。」我回頭一看,他們在樂我呢,他說照了個背影,我說這是犯法。

在審訊室有四十分鐘吧,最後他們讓我簽字,按手印,我全拒絕了。在派出所大部份時間是我在講真相,警察聽著,有時提問題。兩個多小時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證實法中。

過了一個多月後,九月份的一天早上七點,又有兩個警察來到我家,一進屋就要給我照相,我說,你這是違法的,不能照。他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法輪功把我的癌症都煉好了,從端不動飯碗,走路靠人扶著走,剛一學法,一天就能上三趟街,不知道累。現在能下地幹活,耕地刨茬子,我都能幹,多好啊,你說這個法輪功我煉不煉?我永遠不會放棄的!」

他們呆了十分鐘就走了,我邊送他們邊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共產黨正在解體中,尤其公檢法人員,還有你們警察,必須明白真相才能有好未來,你們入過黨團隊嗎?他們撒謊說沒入過。警車慢慢開動,我說:「祝你們平安!」他倆說:「謝謝大姨!」

師父救了我的命,我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唯有好好學法、精進實修、多救人以報師恩。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