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主角 正念制止警察犯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去年六月十二號晚上七點左右,有三個警察闖入我家,問我父親:你兒子在家嗎?我們想了解一點情況。父親說:不知道,我也不管他。當時我正在裏屋,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前天他們來過一次了,我沒在家。

回想我剛走入修煉,因自己也不完全明白真相,更不會講真相,被他們幾次恐嚇與抄家,為了儘量避免他們造業,我就智慧的離開了現場。這樣卻在當地造成了一種恐怖氣氛,真相也沒人敢聽了。為突破這種局面,我加強學法,因為師父明確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多學法,才能夠更好的講清真相救人。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的正念逐步加強,我決定堂堂正正的面對邪惡,利用這次機會講清真相,救度上門的警察,把壞事變成好事。

我主動來到他們跟前,首先向他們問好,然後問他們有甚麼事。一警察說:「你是某某某吧,我們是來了解一下你煉法輪功的情況的。」同時還擺好了紙筆。

我一看這架勢,立即問道「你知道現在是甚麼時間嗎?」「現在是晚上。」「既然是晚上,也就是我們休息的時間,而且你們也該休息了。況且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跑來我家騷擾我,搞的上下鄰居都不安寧。難道我們煉法輪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犯法?我告訴你: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不是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你們等一下,我去叫幾個人來評評理。

我急忙走到外面,把我妻子叫回,同時還叫上一些鄰居。我對妻子說;「你用手機先把他們拍下來。」同時對警察說:「你們有證件嗎?」A警察說:「有。」順便摸出了證件,我馬上拿紙筆抄上他的名字與警號。「電話號是多少」他說:「我沒有電話。」「電話都沒有,那你在外怎麼執法呢?還有你們倆的證件。」他們說:「我們沒帶。」A警察說:「我們是一起的。」我說:「一起的也要查看證件,沒有證件就沒有執法資格,就不能參與執法。」

接下來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哪怕人身受到傷害也不怨恨別人,更不會找別人的麻煩。就拿我父親來說吧,那年他老人家八十歲了,在馬路邊上被別人的汽車給撞了,撞的頭破血流,送去縣人民醫院搶救,從頭頂至太陽穴以下幾寸長的大口子,縫了十幾針,雙眼腫的睜不開,兩天用掉五千多元錢,我們就急著出院,不想多花車主一分錢。當時有說我們愚蠢的,有說我們煉功走火入魔的,有譏笑的,有看笑話的和說各種風涼話的。我們不顧這些,回家後,我們就學法煉功,在那炎熱的夏天沒有採取任何醫治辦法,沒有發炎而且恢復的很好,還出現了醫療技術達不到的奇蹟,沒有留下半點疤痕。傷好以後,我們沒有多要車主一分錢。碰到這樣的事情,你們能做到嗎?」A警察說:「那你們這虧就吃大了,該賠償的損失就應該由車主賠償,受法律保護。」我說:「對於你們來說是吃了大虧,對於我們來說,這就是因果關係,前世欠了別人的,這世要還,沒有哪個開車的心裏想要撞人的。我們修煉人,相信善惡有報,舉頭三尺有神靈。你們共產黨信甚麼?」A警察說:「我們相信無神論。」說到無神論,我就和他們講起了《共產黨宣言》。我說你們知道《共產黨宣言》是誰寫的,怎麼寫的嗎?你背來聽!」「不知道,背不來。」「那好,我就告訴你,它是共產黨的祖宗馬克思所寫。馬克思十八歲之前信奉天主教,十八歲之後背叛天主,信奉撒旦,撒旦就是魔鬼。《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一個幽靈在歐洲的上空遊蕩。這很明顯,你們為了自己的名啊、利啊,就不顧甚麼幽靈不幽靈,魔鬼不魔鬼,舉起右手就發誓,要為它奮鬥終生,這就是把自己的生命獻給魔鬼了,發誓為魔鬼奮鬥終生。我告訴你們發了這樣的毒誓是要兌現的,神不會保祐這種人的。只有廢除毒誓,退出這個惡魔的所有附屬組織黨、團、隊,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們才有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為甚麼要勸人三退保平安。你們以為我們搞政治,以為我們在反黨,其實不是,我們是在救人。」

他們一個個聽的啞口無言,完全忘記了他們來的目地,然後就開始往外走。我將他們一一送上車,再三叮嚀:「請你們回家好好考慮我今天的話,一定記得三退,並且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美好未來。否則大難來時就危險了。」

他們走後,在場的鄰居為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有個小伙子豎起大拇指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又過了一天,我在家幹活,我妻子從外面進來告訴我:「派出所今天又來人了,在外面轉悠,但不是前天那個為頭的,向我探聽你的消息,我甚麼也沒理會他們。」他們轉悠一陣就走了,沒有登門,以後就再也沒來了。

通過這次敲門行動,我悟到:只有我們大法弟子放下人心,講清真相他們明白的那面是能感受得到的。目前他們只是為了生活而昧著良心做事,我覺的他們很可憐。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學法,當好救人的主角才能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自己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