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警察相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我市召開兩會。期間,警車在整個市區到處亂竄,大街小巷也都布滿了警察,氣氛非常緊張。開兩會不是件好事嘛,為啥非得讓人感覺像發生了特大案件一樣詭異!

這天正好碰上市區有大集,我和往常一樣去集上講真相。剛到集上,就發現到處有穿著警服的人在走動,頓時怕被迫害的心就上來了,我想:今天這麼多的警察,可得要特別注意安全。

小心翼翼的轉了一陣,怎麼也不敢和以前那樣大大方方的和人講真相。我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勁。這時,「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1]這句法出現在我的腦子裏,我想警察也是為法來的,他們也是等待大法救度的,那我就應該去給他們講真相。平時還沒有機會接觸他們呢,今天他們就是來聽真相得救的。師父也告訴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 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師父就把我那種怕的物質拿掉了。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不准另外空間的邪惡操縱警察迫害大法弟子,不准邪惡干擾警察聽真相得救度。警察,聽著,我是來救你們的!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讓自己有個好的未來。

我的心淨下來了,走過去給兩個警察講了真相,沒想到他倆都痛快的退出了邪黨、團組織,並都發自內心的連聲對我說:「謝謝!」

給第三個警察講時,他的態度很和藹,問我:「大姐,你是煉法輪功的?」我回答是。他一臉認真的對我說:「大姐,你放心,你回去告訴你們的組織,我早就看透中共這個壞東西了。我已在網上做了『三退』。我也不交黨費,也不參加他們的組織活動。」

我一聽,知道這是一個真正明真相的,從內心深處為他高興!我告訴他:我們法輪功沒有組織,誰想學就學,不學就走,大道無形,沒有任何形式。他聽後連聲說:「謝謝你的師父!謝謝你!」我告訴他不用謝我,謝謝我們的師父就可以了。

告別這個警察,剛往前走了沒有幾步,又遇見了一個中年警察,我對著他發出強大的一念:「我要救你!」等他走到我面前,我微笑著對他說:「警察兄弟好?這麼忙,您還有空來趕集啊?」他說:「我們今天是有公務的。」我說:「您知不知道法輪大法好和『三退』保平安這件重要的事情?不管你是執行甚麼公務,幹甚麼工作的,平安才是福,健康是最大的財富。」他聽我講完,問:「大姐,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

他不急不躁但很認真的說:「咱實話實說,我和你講件事。有一次,我在所裏值班,同事那天抓來了十二位法輪功學員。我一看他們個個都面目和善,我知道都是些好人,被抓是冤枉的。我想,不能把這些好人關在這裏遭罪。於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趁身邊沒有人,偷偷的把門打開,把他們都放了。第二天,所長上班時見被抓的人都不見了,就追查此事。他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很坦然的對他說,『我也正在納悶呢,他們是怎麼走的呢?』後來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他又很認真嚴肅的告訴我:「只要我出警,任務是抓法輪功的,把人抓到後,我都會到沒人的地方把人放了。所以我的工作記錄上沒有抓過法輪功學員。」

聽了他的這番話我很是感動,也真心為這個善良、正義的生命而慶幸。我聲音有些激動的對他說:「兄弟,你真是個明辨是非的大好人!你太了不起了!善待大法弟子,天賜幸福平安。你為自己積大德了,真是功德無量啊!」我問他在哪裏上班,他很痛快的告訴了我他的工作單位,並告訴我,他今年就要退休了。我問他多大歲數了?他說六十一歲了。我有些吃驚,說:「你哪像六十一歲的人哪?看上去也就四十多歲。」他高興的說:「你太會說話了。」我說:「你真是善待大法得福報了。身體健康相貌好。」我問他是否「三退」了,他說沒有退過。我問:那我給你退了吧?他很痛快的同意了。一問他的名字,也真湊巧,竟和我哥哥同名。我說:「咱們真是有緣哪!」他也很高興。我又給了他一本《九評共產黨》和一個帶穗的福字。大集上那麼多人,他大大方方的拿在手裏。我們交談了這麼久,他竟毫無戒備之意,說話坦然、熱誠,就像老朋友一樣。臨別時他說:「有機會以後再談。」

這次和幾個警察的相遇,讓我感觸頗深:我還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好的警察,默默無聞的在其工作崗位上保護大法弟子,做著大善事,我知道,這是他們在中共這十八年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中看到了師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善良從而發生的改變。

我由衷的感謝師父!表面上看是我勸退了幾個警察,可這都是師父和法的力量啊!

通過今天的講真相,我也發現了自己平時一些不易覺察的人心和執著,也改變了過去我對警察這一群體的一些固有的觀念,過去我一直認為警察和大法弟子是迫害和被迫害的關係,今天我切實認識到我們和他們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他們也都是為法來的,是代表著一個個巨大的天體來到世上,盼望得到大法救度的高層生命,只是當初被舊勢力安排成了對大法起負面作用的生命,這絕不是這些生命的本願,他們是被舊勢力欺騙和利用的可憐的眾生。如果他們最終不能明白真相,那他們和他們所代表的世界中的眾生是沒有未來的。

所以我們要放下對他們的一切負面的想法,不要把他們當作特殊的生命,不要對他們抱有任何不正的想法,要像對待其他的眾生一樣慈悲的向他們講真相,記住我們的責任,擺正我們與眾生的關係,我們才能真正的把他們救了。

我更加感到了救人的緊迫感。以往我們在面對面講真相時,由於受一些表面條件的限制和一些觀念的障礙和怕心,對公檢法人員和警察講真相不重視,做,也是很被動。這次與警察的相遇,讓我看到警察中有很多有正義感的好人。只要我們有一顆純淨救人的心,師父就會把他們安排到我們身邊聽真相。我們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任何邪惡都不配對我們進行所謂的考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