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主任:從心裏佩服你們這些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天,村婦聯主任帶著派出所的一名女警察來到我家,我猜想到她們是為我參與訴江的事情來的,我很鎮定,沒有一點怕意。

女警察坐下來啥話沒說就拿出一張紙叫我簽字,我拒絕了。她又把紙遞到我丈夫(同修)面前叫他簽字,丈夫也拒絕了。她再次把紙遞到我面前叫我簽字,並膽突突的對我說:「奶奶,你把字簽了,把你的名字就勾銷了,以後就沒你的事了,再就不找你了。」我說:「不管你怎麼說,我是絕對不會簽字的。」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她說:「一會兒『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公安局和國保的人來了你可千萬別說這些話。」女警察又問我同意讓他(她)們來吧?我問,他(她)們在哪裏呢?她說在車上坐著呢。我馬上打出一念:他(她)們是來聽真相的,今天我要當主角!我說:「讓他(她)們進來吧!」女警察叫人去了。

婦聯主任很緊張,擔心的對我說:「大姐,你就配合一下吧,你要注意啊!千萬別出事呀!」我笑著說:「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因為我心中有師有法。我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求師尊保護弟子,加持弟子的正念,救度來的這些人,不讓他們犯罪。

頃刻,女警察帶的人進來了。一進門一個中年男子熱情的與我握手,讚揚我屋裏整潔、清新。他自稱是國保的人;六一零的人是個中年女性;一個高個子男警察是公安局的,後兩位表情嚴肅。

我和丈夫笑臉相迎,招呼他們入座,男警察從包裏掏出訴江控告信問我:「你控告江澤民了嗎?」我答:「控告了」。問:「控告信是不是你寫的?」我說:「不是我親手寫的,但是上面的話是我親口說的,都是我修煉前後的親身經歷,沒有半點虛假,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不說假話。」

六一零的女性伸手拿我的訴江信說:讓我看看這控告信,她拿起看得很認真。男性警察和我繼續一問一答:「你為甚麼要控告江澤民?」

我就講我修煉大法前後身體發生神奇變化的詳細過程,思想境界的鮮明對比,講「天安門自焚」偽案、「四二五」上訪真相和大法弟子遭受的酷刑。

問:「控告江澤民有甚麼訴求?」我答:「法辦江澤民!還我師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輪功,允許我們大法弟子正常、公開學法煉功。」

問:你現在還煉嗎?我回答:「天天煉,就是只能在屋裏煉。」

問:「家裏還有書嗎?」答:「有沒有書和控告江澤民有關係嗎?」

警察說:「江澤民是國家主席,控告國家主席是違法的,不知者不為過,前面的事情也就不追究了,以後不要控告了,再控告就抓你坐牢。」我對他們說:「自古以來,有句話叫: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迫害,他迫害了我們幾百萬同胞,陷害我師父,他罪責難逃!至於再告不告江澤民,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

六一零人員看完訴江狀說:「狀子寫的很有水平。」我說:「寫的內容都是千真萬確的。」這時女警察又拿出一張紙:上面大大的寫著「轉化書」三個字,又叫我在上面簽字。我說:「我修煉真、善、忍,處處事事做好人,我錯那裏了?怎麼轉化我?把我轉化到哪裏去?」

這時國保的人沖到我跟前威脅我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他重複的說這句話,屋子裏的人全部都站起來了,婦女主任急忙站在我跟前把國保人員擋住,給我說:「大姐,你就按他們說的做,好不好?」我說:「我是絕對不會簽字的,誰說也沒用!」

丈夫一直在一邊發正念,屋子裏靜下來了,我心裏求師父保護弟子,弟子絕不簽字,求師父讓這些人快走。

六一零人員或許是看控告信受到了啟發,說:「不簽算了。」又看了看「轉化書」三個字說:「用詞不當。」男性警察笑著說:「我筆錄的都沒簽字。」這時他(她)們幾個人都來了電話,分別告訴對方:「知道了,馬上回來了。」「你在哪裏,我馬上就到。」「甚麼事,這麼急!」幾個人先後電話不斷,匆匆告辭。

我留下婦女主任想勸她三退,忽然女警察返回來摟著我的脖子說:「奶奶今天的事別放在心上,千萬別放在心上,你不簽字沒關係,我回去把這個事情給你擺平,看著你含著眼淚講的那些話,我好心疼啊!」

我也半開玩笑的說:「你跟我孫女一樣親,把奶奶叫的這麼甜,你一定要記住奶奶說的那些話呀!」她雙手握著我的手說:「記住了,記住了!」婦女主任感慨地說:「我從心裏佩服你們這些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