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講真相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我到一個學法點去送師父的新經文,等了一個多小時,還有兩名同修沒到,我說,算了,不等了,我準備背包起身去另一個學法點,我正準備開門,就聽見有人敲門,開門一看不認識,我就喊來房主,房主(同修)問甚麼事?來人說:「來核實一下你家房子實際面積」。我正開門出去,被十多名便衣警察堵回屋裏,我的心一下堵到嗓子眼,意識到考驗來了,我拼命的往外擠,「讓我出去!」「讓我出去!」警察們拼命把我往裏拽、搶我的包,我大聲呵斥他們:「大白天上門搶劫,擅闖民宅,你們在犯法,你們在犯罪,善惡有報是天理,都甚麼時候了,趕快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吧!」

幾個警察拿著手機對著我拍個不停,我的包被撕破了,他們搶走了經文和大法書,還有一千多元真相幣。還有幾個警察撬臥室的門,我一下堵在臥室門口不讓撬,大聲說:「不許破壞百姓設施……」這些警察哪管我說甚麼,只管把我拽開,他們拽、推的推,把我塞進警車,一邊坐著一個警察,分別抓住我的手、踩著我的腳。剛坐穩,幾個同修老太太也被警察帶過來了

我被綁架到派出所,關進醒酒室的裏間,一個小警察說,「好了,一路講真相累了吧,進去歇歇吧」,把門一關走了。

我盤腿打坐,兩眼一閉,首先想到的是師父和法。師父說:「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問題了看自己哪錯了、我應該怎麼去對待,用法來衡量。」[1]師父告訴我們:「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1]。

是的,我是弟子就應該聽師父的話,我也該好好找找自己了。可能是我對養花種菜太執著了;有可能是三退名單沒及時發給大紀元而被邪惡鑽了空子;也可能是在邪惡的監獄時關沒過好再考驗一次;也許是同修情還沒有完全放下。不管是甚麼原因,今天全都放下。有師在,有法在,如果是我哪沒做好,我會在法上歸正,絕不允許任何邪惡、舊勢力再加害於我,我就是要用善、用慈悲來對待這一切,把自己交給師父,用自己強大的正念闖過這一關。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我想起了幾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們正在做資料,突然有人敲門,我們馬上關了燈,我跟同修說:「你發正念,我看咋回事。」我一看樓上樓下都是警察,任他們怎麼敲門,我們就是不開。我和同修坐在床上發了兩個小時的正念,在發正念的過程中,師父讓我看到一個景象,當我不自覺的把臉偏向右側時,看見一個大磨盤在半山腰,那磨盤轉動的非常快,把山上山下所有的蛇、狐狸、黃鼠狼、老鼠、蜈蚣、蠍子、蟲子等等大大小小的低靈爛鬼都被飛快的吸入磨盤,血肉從磨盤眼噴出,我又不自覺的把身體偏向左側,以免血肉飛到自己身上。我看了好幾分鐘才消失。兩個小時過去了,邪惡散去了,我們闖過了一大關。

現在我已經被綁架到派出所,也在進行著正邪大戰。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要用自己強大的正念解體這裏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邪惡干擾。我單手立掌:徹底清除、解體另外空間操控派出所惡警參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舊勢力、黑手、爛鬼、惡黨邪靈!徹底清除、解體、滅盡惡警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徹底清除、解體、滅盡現在還在參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層層無可救要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不知發了多長時間的正念,感覺自己身體輕飄飄的,身體被能量包容著,非常舒服。

這時,一個小警察開門進來說,阿姨睡著了?我睜開眼睛說:「這是甚麼地方,能睡得著嗎?」 看見這個小警察,我一下想起師父的法:「所以得把他們救了,在魔難中也得把他們救了,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常人做不到的」[1],我緊接著說:「小伙子貴姓?」小伙子說姓某,我說是大學生、黨員吧?小伙子說是。

我緊接著說:「小伙子,咱中國人幾千年來都知道三尺頭上有神靈,這個黨戰天鬥地、貪污腐敗、迫害好人、活摘器官、天怒人怨, 老天要淘汰這個黨了,凡是入過黨、團、隊的,趕快從心裏退出來保平安。才是明智的選擇,小伙子,趕快從心裏把你入過的這個黨退出來保平安好嗎?你三尺頭上有神靈為你作證。」小伙子說:「咱們先不說退不退的事,就說這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就在家煉,到處跑幹甚麼呀?」我說:「小伙子呀,學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江澤民出於極端妒嫉,一意孤行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操控所有媒體鋪天蓋地的造假宣傳,把教人向善的法輪功誣蔑成某教,煽動仇恨。為了澄清事實真相,我們法輪功學員帶著一顆真誠善良的心,向世人講清真相,給世人一個選擇的機會,也是給世人一個免於被淘汰的機會,你看今天,中共江氏集團的各級官員不斷落馬,鋃鐺入獄,成了階下囚。落馬、被抓是報應的一種方式,而且只是開始。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呀! 周永康、薄熙來等上千名高官落馬,這不是天理報應嗎?小伙子,時間不多了,趕快三退保命吧!」小警察趕快說:「好!謝謝阿姨!」

小警察說完開著門就走了。我和醒酒室外間的同修一起,把負責看管外間同修的小警察也勸退了。這個小警察也走了。我就和醒酒室外間的同修一起出了醒酒室,配合走廊上的同修把走廊上的小警察也勸退了。

到了晚上八、九點鐘,我是最後一個被「提審」的,我想起師父的話:「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他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高層眾生全都歷歷在目。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叫他們佩服。」[3]我要用我最大的慈悲挽救這些可憐無辜的警察。沒想到我往那一坐,十幾個警察圍著我一齊罵我師父,我立刻想到師父的法:「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4]我怎麼能讓這些可憐無辜的警察對我師父犯罪?我連忙站起來,把手往台子上一拍,大聲呵斥道:「都給我閉嘴,我的師父你們也敢罵?」瞬間鴉雀無聲。

我趕緊接著說:「我們這些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做好人,按真、善、忍標準做更好的人,你們怎麼能用如此惡毒的語言來攻擊我師父?!你們是在無知的犯罪,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們一個個都傻透了,你們一個個都被江澤民賣了,你們還跟他後面為他數錢。你們看現政權打的老虎,可都是江派人馬,這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是還沒輪到你們,在給你們機會。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和首惡們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惡報連連,他們被抓的、被判的、死於非命的、患絕症的等等等等,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啊!自古以來,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的罪孽最為深重,而且多現世現報。你們看當地國保大隊某某某大隊長,你們都認識吧?任職才幾天,大過年的死了。所以,我勸你們趕快停止對大法弟子任何形式的迫害,大勢已去了,你們趕快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吧!我苦口婆心可是為你們好啊!」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把我綁架進了拘留所。到了拘留所才發現我等待的兩名同修已經在拘留所裏了。雖然我們被關在三個不同的號房,我們可以溝通交流。我想既然來了就來了,也許這裏有我要救的人,我早上三點五十煉功,然後發正念;上午背法;中午從十一點五十發正念到下午一點二十分;下午講真相救人,晚上七點到九點煉靜功;十一點五十再起來發正念。十天的時間我勸退了二十人,其中有兩人是其它號房的,還找回一名昔日同修。

到釋放我的時候,我們號房一起放七個人,那六個常人已經走了,我心裏有點不穩,就問值班警察怎麼回事?值班警察說:「別急,你家人馬上就到。」我明知道我的家人不會來接我,不知道邪惡又要玩甚麼花樣。我就默默的發正念,我今天一定要回家,誰也別想再加害於我,請師父加持。這時號房裏的常人有來安慰我的;有吵著要聽真相的,說:「再給我們多講講法輪功吧,你走了我們想聽都聽不到了。」「再給我們多講講吧!」

大概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值班警察說你家人來了,走吧,值班警察把我交給門衛,我就跟著門衛一起下樓,我就問門衛怎麼回事,門衛說:「看守所的人來了,派出所的人還沒到。」我馬上意識到新的考驗即將來臨。我立刻否定這一念,任何邪惡都別想再加害於我,我今天就是要回家,我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給師父,請師父加持。

到了門衛提審室一看,有站著的、有坐著的、有男、有女十幾個人。馬上就有一個人問我說:「你叫甚麼名字?」我說:「你們不知道我叫甚麼名字,你們憑甚麼提審我?你們是誰?幹甚麼的?」嘩!十幾張嘴一起向我「開炮」,我不聽,就靜靜的對著他們發正念,徹底清除操控這些邪惡生命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絕不允許這些邪惡生命再對師父、對大法犯罪;也絕不允許任何邪惡的迫害再加害於我。他們見我不說話,其中一人就說:「你怎麼不說話?」 我說:「你們是誰我都不知道,說甚麼?你們十幾張嘴一起說,還惡語傷人,我可不想傷害你們,我覺的你們很可憐,都甚麼時候了還不清醒,糊塗到這種程度,你們就沒看見現在被打的老虎都是江派人馬,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你們就不怕報應?我勸你們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別去給江派人馬陪葬。」

我話音一停,就有幾個人出去了。剩下其中一個人說:「我們是你戶口所在地來的,有市610的、有派出所的、有看守所的、我們兩個是區政府的,多年不見,聽說你在這裏,我們就來了,你現在還在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如果不煉,我這個人早已不存在了。」另一個人厲聲厲色的說:「你起訴江澤民了?」我說:「起訴了!」這個人緊接著惡狠狠的說:「國家領導人你也敢起訴?」我說:「有甚麼不敢的?他讓我差點死在勞教所,他讓我差點把命丟在監獄,我九死一生,憑甚麼不能起訴他?他迫害死幾百萬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罪惡滔天,我們起訴他、控告他、清算他都是老天賦予我們的權利,善惡有報是天理,法辦惡首江澤民指日可待。」說完,這個人無話可說,出去了。又一個人惡狠狠的說:「你真沒良心,吃著共××黨的、拿著××黨的、你還反黨、跟黨作對!」我說:「你錯了,我沒吃甚麼黨的,這個黨本身並不創造任何財富,是全國的納稅人在養著這個黨,是你們吃著百姓的、拿著百姓的、還利用百姓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你們在助紂為虐!歷次運動迫害死八千萬無辜百姓,是你們在犯罪!」這個人又惡狠狠的說:「你沒吃甚麼黨的,你社保卡從哪來的!」我說:「我給誰打工幾十年,誰能不給一口飯吃!何況我還是自己拿錢買的!有病時你們不管我,病好了你們又一次次的迫害我,你們才是真正的沒良心!善惡有報,老天最清楚,都要被清算的。」說完,這個人又無話可說,也出去了。

這時只剩下兩個是區政府的人了,他們說:「我們這次帶來幾輛車,是準備把你帶回去的,看在這幾年你沒有在我們當地犯案,你也這麼大歲數了,在家好好過日子、帶好孫子、享受人間天倫之樂不是很好嗎?回家好好煉,別再到處跑了啊!我們走了,你也趕快回家吧!」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順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同時把自己又溶入到證實法的行列中,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這次順利闖關,都是在師父的一路呵護下才闖過來的。是師父和大法賦予我強大的正念解體了邪惡生命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才使我闖過這一大關。弟子在這裏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