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別忘了我們有師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邪黨兩會期間)下午四點半左右,我把做好的大法粘貼擺放在床鋪上,想分開整理好給同修送去。正在這時丈夫叫我:「你快過來看看下雪了,雪花那麼大真的有冤情。」我看了一會兒,就開始做飯去了。

我家住樓房,為了便於通風每天鎖上防盜門,室內各道門都開著,我正從麵袋裏取麵時,突然發現門外來了三個警察,其中一個警察問:「你是某某某嗎?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是」。「給門打開讓我們進去」。這時我才想起了床鋪上的大法粘貼沒有收起來,桌上的收音機正播放著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音,聲音還很大,我當時動了一個很強的念:「請師父幫我!」

然後我把門打開,讓他們進來,心裏想我是主角我先說,我說:「這麼多年了,你們每年都找我,而且還跑到我兒子的單位打電話找我,我是做甚麼錯事了?還是違法了? 還是傷害到誰了?」他說:「大姨不是,是我們上指下派,現在是兩會期間很緊,我們過來看看,沒有別的意思。」我說:「下著雪這麼晚了你們還來?」他說:「我們就是看看。」這時我把桌上的收音機關了。再看其中兩個警察就站在了我放大法真相粘貼房間的門口,而且面向屋裏看,一動不動。跟我搭話的警察接著說:「你就說不煉不就不找你了嗎?」我說:「你今天說到這,我就跟你說一說,我不可能說不煉了。」他說;「為甚麼?」我說:「我得過血液病」。他說:「上醫院了嗎?」我說:「去了。」「去哪個醫院?」「去的是血液病專科醫院,經檢查醫生診斷是造血功能不行了」,他說:「是嗎?」接著放低聲音說;「是煉法輪功煉好了?」我說:「是的,因為得上這種病的人沒有一個治好了的,只有大法顯神跡。小伙子,其實煉法輪功就是修煉,就是修佛的,修佛很嚴肅,對常人來說,修佛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全憑意念相信佛,相信道。如果我說不煉了,那麼佛就不會管我了,那麼我的病還得回來,因為你不煉了,佛就不管你了。」他聽得很認真,看表情不反對,最後他說:「我知道,大姨在家煉吧,不要出去,我們走了」。那兩個警察聽說走了,才轉過身來跟著就走了,這時外邊的雪已停了。

他們走後,我到丈夫的房間對他說:「那兩個警察自始至終大約二十多分鐘,紋絲不動地站在那門口,屋裏的大法真相粘貼也沒動。」丈夫說:「咱家的能量場那麼強誰敢動啊?!」我覺的是師父用功力把那兩個警察給定住了,把大法真相粘貼用罩給罩起來了。這一次的經歷使我對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的內涵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

發完晚上六點正念後,雙腿還在雙盤著,天目中出現了三位形狀大小一樣的法輪,橫在眼前,從右眼到左眼像在一條直線上不停的旋轉著。看上去他們各自的邊緣處呈白色,感覺裏面是通透的、無色的,像透明玻璃一樣。

我深知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在鼓勵我,深感只要相信大法、相信師父,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作為弟子只有精進實修,踏踏實實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多救眾生,才能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兌現史前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