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過後謝師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我和老伴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初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餘年來,我倆一直堅持學法、煉功,《轉法輪》背了五遍,謄寫一遍,逐步的對師父的法理有了深刻的領會。在這些年風風雨雨的考驗中,在摔摔打打的過關中,我們始終對師父、對大法是堅信不疑的。

在修煉中,我們不斷的提高心性,不斷的去各種執著心慾望,二十餘年來,我倆沒花一分錢吃一粒藥,可我的肝硬化、腎盂腎炎、胃穿孔等疾病無形中消失了,老伴嚴重失眠和肝炎等症狀也沒有了。人們說我倆越活越健康(我七十八歲,老伴八十六歲),他們內心都知道,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而健康,都佩服煉法輪功的人是真正的好人。

二零一七年七、八月份,我頭部和耳部一下一下咚、咚發響,一段時間右耳聽不見聲音,後來流膿血,鼻子也出膿血,牙痛也出血,口腔都破皮了,因為我是修煉人,也不當回事,到了八月初,右邊頭疼痛難忍,像頭裂開似的,有時鑽痛,有時揪痛,雙腳掌麻木,痛的汗水直流,一夜換了三、四次衣服,痛的天昏地轉,走路搖晃。

一次倒在地上昏過去不知道,兩膝都摔破了也不知道痛。老伴聽到響聲連忙把我弄到床上,感到床在傾倒,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

兩天後,我想我是煉功人,幾次抬頭又倒下去,我就發正念,排除舊勢力一切干擾,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我要學法、煉功,不承認舊勢力,排除干擾,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師父說的算。正念一出,晃了兩下就起來了,繼續學法煉功,但頭痛難熬,真是度日如年,開始人心起來了,心說:我何必變個人呀!這命難活。轉念又一想,啊!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想是這樣想,可疼痛難熬,沒辦法,三更半夜不時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我,可心裏想,師父為弟子承受這麼多,我怎麼好意思?還要師父為我承擔呢?該我承受,我應該承受。師父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1]牢記師父的教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於是我堅持學法,有時痛的鬧心,學不進去,我就打坐煉靜功一到三小時,咬緊牙關,一遍接一遍的念師父教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有時感到一股能量往頭頂上沖,有時往下走,每天煉動功兩至三次。就這樣學法、煉功發正念,熬了二十多天,一米五六身高的我體重不到三十公斤。

熬過二十多天後,我發現右側頸部長出個大包(雞蛋大小),頭轉動困難,這時我感到不對勁,向內找,信師信法是堅定不移的,但助師正法做的怎樣呢?問問自己,救度眾生又抱著甚麼心態呢?是真的把眾生救了嗎?好像就是天天出去講真相,實際是浮在面上,不耐心,不深入,不紮實!師父救人心急,可我不太急,很多機會錯過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就讓你難看,不讓你出去講真相,救眾生,發資料。向內找,還是自己正念不強,師父說:「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3]那時只顧自己疼痛難忍,忽視發正念的重要性,有時發正念時意識不清,倒掌迷糊過去了,所以被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加重了我的難關。膿血、黃水流了兩個月零六天才流盡!

若不修大法,我活不到今天,師父時刻在我身邊,保護著我,點化著我。現在頭也不疼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吃得下飯,睡的好覺,很快就恢復了健康,現在走路一身輕。

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不好好助師正法呢?在這正法最後的有限時間,多救眾生,完成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請師尊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正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