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業魔難中與邪惡生死較量的過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今年五十三歲了。今年的一月份經歷了一場在病業魔難中與邪惡的生死較量,期間我堅信師父和大法,最終戰勝了邪惡的干擾迫害。下面談談如何過的這一關的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那天晚上發完六點的正念,當剛吃完飯時,突然就噁心起來,看了看表離去學法小組還有點時間,心想先躺一會吧。可是到走的時候就起不來了,噁心嘔吐同時伴著全身無力和渾身冷。當時也沒用正念對待,就沒有去學法。

到第二天不吐了,但還是全身無力,渾身冷,咳嗽厲害且伴著吐痰,躺著翻個身肺裏痛的像裂開一樣,走路緩慢,連煉功都沒勁兒了。到第三天,我想不能不學法不煉功呀,就咬著牙起來煉,煉一套坐下歇一歇,隨後幾天,狀態沒有減輕,連說話吃飯的勁兒也快沒了。因為渾身無力和喘,上樓也上不了,還得扶著欄杆走走停停,更提不了東西,也抱不了外孫了。

開始吐痰還正常,後來就咳出了血痰,裏邊帶有小血塊。腦子裏還出現了一些不正的念頭,意念中跟我說:「你的肺爛了。」我就在意念中跟它說:「我沒心也沒肺,身體整個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了。」它又給我演化成乳腺癌的假相,連做手術縫的針都在右胳膊上逼真的演化出來了。它還在意念中說「你得了乳腺癌了。」我就跟它說:你少給我演化這個假相,我身體根本就沒有病。我師父說了:「我們這裏不練氣,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1]它又說,你上醫院看看吧!我就跟它說:我師父說了「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2]我一邊背法,一邊發正念解體身體出現的乳腺癌假相,隨後乳腺癌的假相消失了。但別的狀態越來越嚴重,後來發展到連續兩天吐血。

這期間邪惡的干擾更厲害了。它跟我說:「你就把這臭皮囊扔了吧。」我就跟它說:「你看我這個皮囊不起眼,在我看來很珍貴,我還要用他煉功、向高能量物質轉化呢,到時跟我師父圓滿回家!」它意念中又跟我說:「誰誰都走了(這位同修也是因為病業假相離世的),你也走吧。」我就跟它說:「他是他。我呢一定要跟師父走到底。」這時我就想到師父的法:「正法期間弟子必須在正法結束後才能離去」[3]「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2]背完我就跟它說:你聽到了吧,我都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所以生、老、病、死跟我沒關係。一會兒它又冒出:「你的元氣傷了。」我想到法裏說的「那個元氣那得高功夫的人才動的了的。」[1]我就跟它說:「誰也動不了我。我有師父,有大法,宇宙都是我師父造的。」我就背《論語》:「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4]我就發出一念:把你這不好的念頭徹底滅掉!

在過魔難的前幾天,我都沒有坐下來純純淨淨的針對自己的狀態發正念,學學法,都是過嘴沒過心,走形式。這時我就想,我不能縱容邪惡沒完沒了的迫害,那幾天我已經在滋養你了。就決定不在孩子家了,晚上就回到自己家中。第二天就針對自己的狀態好好發正念吧,但是靜不下來。我就想起師父的法:「法能堅定正念」[5],那就先學法吧,就這樣幾乎半個小時學法、半個小時發正念。發正念時我就求師父加持:我是師父的弟子,修的是宇宙正法,宇宙正法就是正一切不正的。我有常人心、有不足可以在大法中修去歸正,不允許你舊勢力干擾、迫害,我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接著背正法口訣,就這樣持續了一上午。中午休息,它還在干擾說:「你心性守不住別修了。」我就背法:「因為是人修煉,不是神修煉。既然是人修煉,就有人心在修煉中表現出來」[6]、「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說:「我就跟我師父一修到底,行與不行,由我師父衡定,和你沒關係,你說了不算!」下午接著學法、發正念,丈夫也在幫著發。學到五點多停下了。這時打過意念說:你明天就好了。我就用意念說:要是師父,就謝謝師父。要是邪惡呢,你也別給我玩緩兵之計,你只有被清除的份兒。

結果真好了,不吐血了。但還是身上無力,走路緩慢。我就跟自己說:你說自己是往高能量物質轉化的身體,怎麼還是這個狀態呢?你這不符合法呀?我就想到師父法裏講的:「可是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我就發出一念讓這不正確的狀態立即消失,結果真的身體也有勁了,走路也快了。

經歷魔難的時候,因為全身無力,拿不了東西,出去都是丈夫陪我。好了以後,我就自己出去。邪惡還是不甘心說:哈,你一個人出來了。它那意思,就是想往死裏弄我,還跟我說:你死定了!我就跟它說:你死定了!我有師父保護,誰都動不了我!就背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正法期間弟子必須在正法結束後才能離去」。它看動不了我,沒意思,也就不干擾了。

這次魔難前後持續了將近半個月,可能有在魔難中沒有及時向內找的原因。

在這次魔難中,我行與不行,我也不考慮,也不讓舊勢力抓住迫害把柄,就相信師父和大法無所不能。關過了以後我就開始找自己,由於照顧老人,好幾個月都沒好好學法,正念跟不上,講真相幾乎停止。有時學法也是流於形式,沒入心。發正念也是如此,心性守不住。總之是不精進造成的。師父在法中也告訴我們了:「正念一上來甚麼都擋不住,所以被干擾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厲害的多數是那些個不太精進的學員,或者是學法不經常的,學法思想在幹別的事的,都會是這樣。而真正那些個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擾不了,一點也干擾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時在幫助別人,真的是助師正法。」[7]

這次能夠戰勝病業魔難和邪惡的干擾,全靠師父的慈悲保護和加持,全靠大法的無邊威力。我真切感受到了師父的偉大!法的偉大!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是我們過好「病業」魔難的唯一出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