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師尊講的法理做 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把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寫出來,也許會對同修有所幫助,對我自己也是個激勵,堅定的走在神的路上。

二零一六年八、九月份,我突然發現右側腹腔從肋骨以下到小腹長出一個硬東西,幾乎佔了整個右腹,晚上怎麼睡都痛,煉功彎腰也痛,那硬塊就在那實實在在擺著呢,真是檢驗我的心如何動。

後來出現氣短走路都累,睡覺感到冰冷,醒來脖子出冷汗,我能挺多久,我不知道。持續近兩個月,我心裏有些慌了,覺得要死了,這時強行自己平靜,清理自己不好的念頭,我還有使命沒有完成,我不能走。

從法上,我知道師父多次講過有關修煉人沒有病的法,這肯定是假相,可是這實實在在的一個硬東西看得見摸得著,痛還不說,思想有負擔,覺得修來修去修成這個樣子,讓人怎麼看我,我也苦笑自己死要面子。

怎麼辦?確認不是病就不能去醫院,不能把身體交給醫生。「病,醫院,醫生」這些概念不能在我這裏存在。可是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消瘦的一個月減去二十磅。同修看到我都很驚訝,我說我這是在減肥瘦身。

我再次讓自己平靜穩定,只能走修煉人的路,按照師父講的堅定正念走下去。師父開示:「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1]師父告訴我們:「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1]明白師父講的法理,我就多發正念,清除肚子裏硬東西背後的那個靈體。

師父還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我就向內找,我為甚麼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想起和同修發生矛盾我沒有過好,心裏一直有一種委屈和怨恨。表面上不表現出來,看到同修心裏還是不舒服,就採取迴避,關沒有過好。

我還發現了自己有安逸心、顯示心、看不慣別人的心、隱藏很深的妒嫉心等,看到別人一家一家互相照應,享受天倫,自己心裏避免不了有一些酸楚淒涼,言外之意我怎麼甚麼都沒有呢,年輕時就把家看得很重,對家付出很多,誰想到越追求越沒有,到頭來家破人亡。我這是把自己又混到常人境界了。

身體難受時,我也曾想過即使我死了,我也要把不好的心找出來,不能帶著執著心走。我找啊,找啊……找出了許多不好的心,我最後就堅定一念,不管結果怎樣,決不能把身體交給醫生,因為醫院治不了修煉人的病,索性把心一放到底,不管發生甚麼全部都交給師父,做一次真正的大法弟子,去留由師父說了算。

就這樣,出現了奇蹟:經過二個多月病業的身心魔煉,終於修出了平靜、坦然、堅定。

有一天總是想小便,一下午就沒離開廁所,當時有一人念出來了:完了,尿失禁了,褲子濕了,看來我真的不行了……,我馬上歸正自己的正念,是自己沒做好,執著心還有一大堆,別怨別人,都是自己的問題,我不要這些不好的心。後來排出一些渾濁的東西和一些粉色的東西。

到晚上,腹部的硬東西沒有了,疼痛感消失了,睡覺煉功怎麼也不痛了,這時我又生疑心了,迴光返照吧?當時的悟性就那麼差。

一個星期以後,才醒過神來,我真的好了,硬東西沒有了,腹部軟軟的。我就先給在法會期間碰到的一個以前在大陸熟悉的美國同修(當時請他幫我發過正念)打電話:「我說小斌,我徹底的好了,」他第一句話就說:「謝謝師父, 」我眼淚就出來了。

是啊,弟子不爭氣,拖了兩個多月,是師父幫我清理了,把不好的那個東西拿掉了。拜謝師尊。

經過這次病業魔難,我深深感受是:就是堅信師父。師父講病業方面的法理,讓我能正念去看待表面空間這個硬塊。我如果把自己當常人,去了醫院,醫生會說不是硬化就是癌症,說不定就死在那裏了。在難受時就是堅定正念,向內找自己。讓自己平靜下來,一步一步按照法理,去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行,有師父看著,生命就在改變和昇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