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呵護 四天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六年臘月二十三那天,我發現脖子、臉上長出幾個水泡,還真疼。最初我沒當回事,可是第二天越長越多,連成一片,我覺的特別奇怪,怎麼都長在一面,全都長在左面,頭髮裏面也有,特別疼,右面一個水泡也沒有。

我立刻立掌發正念,就在這時一個同修來我家,看到我這個狀況說:「是不是你家抽煙空氣不好造成的?」我說:「不是,那是人的思維,人的想法。」那位同修坐一會兒就走了。

我又繼續發正念,向內找自己,可是也沒有從根本上找到自己的執著,這時已經晚上了,我帶著疼痛下地做飯。晚上家人回來說:「怎麼厲害了?能行嗎?上醫院吧!」我說:「沒事,你放心吧!」表面上看正念很強。

可是發覺我心裏隱隱約約隱藏一個很大的執著,師父的法在我的眼前展現:「我們還有一部份學員有一種錯誤認識,覺的一煉了法輪大法就像上了保險了,不會肉身死亡了。」[1]反應出我對自己的修煉狀態存有疑惑。

第三天早晨,我左邊的臉、脖子、頭、耳朵全都腫起來了,我想不能被這些假相所帶動,我照樣學法、煉功、發正念。學法的時候坐不住我也強忍著學,絕不躺下,無論怎麼難受,再疼我都不躺下。到了後來越來越難受,晚上睡覺不能躺下,頭不敢碰任何東西,一觸動頭皮像針扎一樣疼,一點不敢動,頭髮像被人揪的一樣劇痛,只能依在床頭迷糊一會兒。

後來聽說這現象醫學上叫帶狀皰疹,常人說是蛇盤瘡,也叫斷頭瘡。如果這一半連上就有生命危險,這時我感覺全身發燒,臉、脖子一摸特別熱,耳朵脹的嗡嗡響,就像要鼓出來的滋味,特別難受,全身是汗。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直接針對我取命來了,好像隨時都會被拖走生命,一場病業生死關來了。

我拿鏡子對照一看把我嚇一跳,臉、耳朵腫的特別高,全是灰紫色,特別嚇人,當時完全沒了正念,還抱著狡猾心裏想:不吃藥,擦藥可以吧!我拿起電話說:「姐呀!你外甥擦的藥膏叫甚麼名?」我說:「我臉上起水泡了,我想緩解一下,你把藥名告訴我吧!」然後我姐說:「妹呀!你身體一直很好,從不吃藥,你怎麼了?你怎麼想擦藥哪?」(我家的親人全都明白真相)。

慈悲的師父借用我的親人用重錘敲醒我,使我馬上認識到自己根本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還用常人的方法對待,還是在關鍵時刻把舊勢力強加給我的病業魔難看大了,放不下生死,在關鍵時刻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沒有堅定的正念,沒有做到金剛不動,堅如磐石。這時我主意識清醒了。

當時我淚流滿面,立掌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無論我有甚麼執著、有甚麼不好的負面思維和人的觀念,我都會在法中歸正自己,向內找,舊勢力的一切黑手爛鬼、舊宇宙的亂法亂神都不配迫害我,去留由師父說了算,由師父安排。這時,我空間場能量特別強,我仔細查找在思想中存在的常人的執著和觀念。

二零一六年因為著急搬家找房住,我租房的那個地方離山邊很近,一層五戶,我搬到四樓,我很反感,心裏很不舒服,很不情願的搬過來。可是住了不到一年,家裏就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丈夫開車出了兩次事故。一次事故特別嚴重,車開的特別快,把道邊一棵樹撞倒,沖到道牙上邊,又把一半牆撞倒,前面擋風玻璃撞的細碎,人卻沒有傷到一點。因為丈夫很相信大法,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躲過劫難。還有一次,我丈夫突然前胸特別痛,蹲在地上,臉蠟黃,疼痛難忍。上醫院說是冠心病,化驗血正常,醫院覺的奇怪,當然詳細的情況我就不提了,在慈悲師父的保護下都平安走過來了。

可是我還是不向內找自己,不在這顆心上下功夫,還向外找,向外看。心裏想:我修煉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這麼多事,怎麼搬到四樓以後就這樣了?四樓真不好。由於我的心帶動,我丈夫也說:「四樓不好,咱們搬家吧!」這時,我才發現我家住的是四樓四號,我心裏更不安穩了,怨這怨那,這段時間我又忙活找房子,人心全上來了。是人的觀念阻礙我,時常在思想中產生負面思維,四樓不好,不吉利,完全沒有在修煉中紮紮實實的實修自己,沒有在法中向內找自己,哪不符合法,哪就留下了被邪惡鑽空子的隱患,這是其一。

最主要的還是我在這一年裏光忙活找房子,沒有踏踏實實修煉,實修自己,時常出現急躁心,煩躁心。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我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有時精進有時懈怠,沒有時刻向內找自己,沒有把修煉當回事。

好多心找出來了,因為它們不是我,一切不好的想法和行為都歸於舊勢力,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當我把所有的心都找出來時,我的症狀馬上就有改變,找到了自己根本的執著心,身體馬上特別輕鬆,全身的汗水滲透衣服,我發覺臉和耳朵不脹了,慢慢消腫,可是還疼,我相信師父在法中說的:「告訴你,已經給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個麻煩小的多了。要不給你消,你遇到這麻煩可能就一命嗚呼了,也可能躺那兒起不來了。所以你遇到點麻煩,你就難受了,哪有那麼舒服的事?」[2]

我躺在床上突然看見我家房間滿屋都是法輪,還有師父法像,睜眼看閉眼看都是一樣的,我靜靜的看,是師父在鼓勵我呀。

我滿臉是淚,跪在師父法像前,發自內心跟師父說:「對不起師父,弟子錯了!」作為一個老弟子在闖生死關時,關鍵時刻還有人心返出來,感到很慚愧,用語言無法形容。

臘月二十六,我臉上、耳朵全消腫了,全長痂了。我跟家人說:「我去洗澡了。」他說:「行嗎?不能感染嗎?」我說:「你放心吧!沒事。」因為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在過年前,我終於闖過了生死關。

在這過程中,是師父替我承受痛苦,是師父不肯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弟子救度眾生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