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在過病業關的同修共同提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二零一六年底,有同修跟我說:A同修病業假相比較重,已經幾年了,根據你的工作性質能否抽一些時間幫助A同修多學學法,也好早日提高上來,儘快闖過病業關。我答應了。

A同修的家人不支持她修煉大法。我因受邪惡迫害多年不在家,所以對A同修的現況並不十分清楚,我想:甚麼也不想,就是抱著一個祥和的心態,就是與A同修一起認真學法。

到了A同修家一看,A同修話都說不清、半邊身體不好使,精神狀態也很消沉。我與A同修一起學法,讀錯了我就及時糾正,學了四次法後,A同修就有了明顯的變化:精神好了很多,開始願意學說話了,說話時口齒也清楚了許多。過去反對A修煉的老伴也高興的對我說:我明顯感到了老伴(指A同修)的變化,謝謝你!我說:別這樣說,這是法的作用,但願A早日提高上來,闖過這些魔難。

就在我們談話時,A的大女兒進來了,一進門就大聲叫喊道:不許你們一塊學法、煉功……後面的話非常難聽。我一直保持著樂呵呵的祥和的心態與她講真相,並沒有在意,也沒有把她衝著我說的不好聽的話放在心上,照樣繼續與A同修一起學法。可A同修卻受到很大的干擾,狀態一下子回到了我們學法前的狀態了。

接下來再學法時,我就與A同修先發正念:清除自己範圍內的和外在的一切干擾因素。然後開始學。有一次,我打了一個噴嚏,A同修說:你感冒了?我沒有回答A同修,A同修又問:你感冒了嗎?要不咱們今天少學點,你早點休息。我對A同修說:我把咱們剛剛念過的師父的法再念一遍。念完後,我對A同修說:師父怎麼說的聽清楚了嗎?我是感冒了嗎?A同修沉思了一會兒不說我感冒了。通過學法轉變常人的思維觀念站在法上看問題是很重要的。又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和煉功,A同修狀態又慢慢的提高上來,比如:師父的《論語》也能比較準確的、連續的讀下來了,讀《轉法輪》時,也能連續的讀十至十二頁了。可這時A的大女兒又來了,又大鬧了一場,同修又被干擾的一下子又回到了學法前的狀態。

每當同修狀態出現明顯好轉時,她大女兒都回娘家來大鬧一場,致使A又回到原點,幾個月下來這樣反覆了幾次。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想:我應該靜下心來找自己,想想到底是怎麼回事。通過靜心向內找,發現在同修A狀態明顯好轉時,自己有歡喜心,在A同修受到干擾又掉下來時,自己有煩躁心。找到這些後,我就發正念清除它、去掉它。

又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和艱苦的煉功,A同修的狀態又慢慢的提高上來,學法時自己已經能連續讀十二頁、十四頁、十六頁大法書。煉功時,手也能抬至與肩平齊,甚至有時手能夠高於肩膀了。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應該在面對干擾這個問題上和A同修好好交流一下了,因為每次干擾都是在同修狀態有明顯好轉時發生的。我就把A同修和她的老伴叫到一起,我說:最近A同修的精神狀態與身體變化比起前一段時間要好的多,可每次有明顯好轉時就會有一次很大的干擾,每次都能干擾了你(指A同修),如果真修,就要儘量多放下一些人心與人情,不要把自我看的太重,因為這些都是我們修煉中應該要去掉的。同時,我也講出了過去生活中的一些實例提醒A同修。A同修表示:在面對干擾上要過好這一關。

就在我們交流後的第二天,A同修的大女兒又來大鬧一通,不但說一些難聽話還不時的罵A同修。過後,我問同修:受干擾了嗎?A同修說:沒有,她(指女兒)在這沒有市場了。我聽後很高興,A同修真的提高上來了。感謝師父的點悟與慈悲加持。

最近由於我的工作發生了變化,不能像以前那樣經常與A同修一起學法了,我繼續給她送資料和新經文。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再加上與其他同修的交流及身邊其他同修的狀態,有如下體會:

1、如果一開始就能有同修幫A同修多發正念、共同學法、形成整體效果可能會好很多,外來干擾就不會那麼大,破除邪惡的迫害會更快。

2、幫助在病業中的同修時,一定要自始至終保持一個慈悲的心態,同時修自己,因為任何人心都是自私的、不善的、惡的,都是要修去的。

3、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也要注意不要把同修當拐棍、離不開,因為起作用的是法、是師父,不要學人不學法。

4、處於病業中的同修也要向內找、修自己,要把自己當修煉人。不要把自己當作常人中的「婆婆」,這個不順眼、那個不孝順。也不要把自己當作常人中的「兒媳婦」,總覺的對自己不公平,總想治一治誰。

5、有些老年同修在修煉前就比較強勢,修煉後也感覺不到,得不到改正,家庭成員也習慣了,如果對方也是修煉人,會使雙方都陷在情中與魔難中,如果在這方面沒有修好,都會往下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