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同修發生矛盾時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想談談近一年來在與同修配合中發生矛盾時如何向內找修自己的體會。

由於大家的修煉狀態和心性各不相同,相互合作時經常出現一些矛盾。怎樣對待這些矛盾?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只能是以法為師,向內找,修自己,這樣矛盾出現了,也能很快化解。真能這樣做,就會體驗到修煉的美好。

我地有一位女同修,沒受到過牢獄之災,做證實大法的工作很有熱心,參與一些證實法的項目,接觸的人自然也就多些。她在使用手機的安全方面不大注意,給同修打電話時稱名道姓,甚至說些不該說的話。我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幾位同修商議後,準備與她就此事交流一下。我與兩位同修就去找她。

當我們坐下來,說明來意後,這位同修一聽就炸了,氣呼呼的說:「我不與同修聯繫就是了,我把同修的手機號都刪去。」我說:「你別著急,我們都向內找一下自己。」另一同修說:「連這都接受不了,還找啥啊,也不能哄著她啊!」我說:「因為我們都有想改變別人的心,所以才交流不了。」

當我們離開那位同修家後,路上,另一同修心裏還是很不平,叨咕了幾句,我說:「我們先向內找吧。」過了幾分鐘,我就收到了那位女同修發來的短信:「我錯了,我找到我一說就炸的心了。」我對身邊的倆位同修說:「你看,我們都按師尊說的做,情況就變了吧。」他倆都笑了。

到家後,我又收到了女同修發來的兩條短信,說的都是她向內找後發現的自己的執著心。當然,她這時還沒真正明白手機的不安全性,不知道這種短信是不能在電話上發的,只能當面交流。後來這位同修明白了事情的嚴肅性,基本不帶手機去同修家了,也看到了,不隨身帶手機,要辦的事一樣都能順利辦成,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幫著做。

遇到這樣一件事:

另一位女同修家裏成立了資料點,參與的人較多,其中有六、七個同修手裏都有她家的鑰匙。當地有的同修被綁架後,出於安全考慮,她接受了同修的建議把自己的家門換了鎖。這樣有她家鑰匙的同修也進不去她家了。

還有一位同修家的地下室為我們儲存資料,一天有同修讓我去地下室送真相資料,我需要到A同修家拿地下室的鑰匙。我在A家樓下等著拿鑰匙,與A見面時,由於我還急著去辦其它事,沒來的及和A多說甚麼,拿來鑰匙一笑就急匆匆的走了。為此A產生了誤解,對我意見很大。

一次偶然與A見面,A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對我大發雷霆,說:「某某同修家的門鎖是你讓換的;某某同修家地下室的門鑰匙也是你從我這收回的,你啥都不讓我做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責備與誤解,我解釋說:「換門這事不是我讓做的,你不信的話,咱倆可以去問問同修。」她很生氣的說:「我不去!」

我轉念一想,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定是對著我的執著心來的,我想起師尊的法:「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1]。自己的心就穩了下來,她臨走時,我對她說:「姐,咱們一起學學法吧。」她說:「我不跟你一起學。」我說:「我到你家學法去。」她回答:「我不讓你來!」就這樣我倆各自回家了。

過了幾天,A在與我見面時深表歉意的說:「你那天怎麼那樣平靜啊,我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說:「這不是師父讓這樣做的嘛。」

還有一件事:

今年當地的一位男同修被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有的同修沒有向內找自己也不積極的想辦法營救同修,而是在人心的作用下找被綁架同修及與被綁架同修相互配合做大法工作的同修的問題。

一次,我們幾位同修正在一起辦事,另一個同修也來了,一進屋就情緒激動的對我們說:「他被綁架了,因為他不像個修煉人,他妻子懷疑他有男女關係問題。以後我再看哪個女同修敢用車拉著他、偷著給他做資料的錢……」

其實那是因為我地男同修少,敢於出來做證實法的事的男同修更少,這位男同修自然和女同修配合工作的時間就多一些。我對這位同修說:「他在遭受迫害哪,怎麼去修他了?」她控制不住自己,又說了些責備同修的話。六點了,大家坐下來發正念。發完正念後,她還沒平靜下來,又說了幾句男同修,我提醒她:「以後怎麼做由師尊安排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對剛才這位女同修的行為開始埋怨:她有駕駛證,家裏又有錢,自己不買車,我省吃儉用攢錢買了車,自己花錢加油拉著同修去做證實法的事,她還說三道四的製造流言蜚語。剛這麼一想,我馬上抓住這不符合法的一念向內找自己:不要埋怨同修,我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也不是給同修做的,她說的這些刺耳的話一定是針對我的怨恨心、隱蔽很深的色慾心來的。這樣一想,心裏馬上平靜了。

之後我與那位女同修坦誠的進行了交流。她也看到了自己當時反映出的不好的人心,現在我們仍然在一起配合著做證實法的事。

在這一年的修煉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向內找的無邊法力,在修煉的路上遇到矛盾時,只要無條件的向內找,就能化解矛盾,同時帶來的是心性的提高;在與同修配合時,要多看同修的長處。其實每個同修與師尊簽下誓約,拋下神的光環,一起下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並能風風雨雨的走到現在,都是堅定的修煉者,本質上都是好同修。我們只有很謙卑的放下自我,去除顯示心,學會傾聽,才能做好自己該做的,與同修配合好,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十八年的修煉路上,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沒有同修的無私幫助,我自己是走不到現在的。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